鱼一迢

冷cp自走产粮机

【楚白】不谓侠 lof特供番外 之 九龙杯(4)

这是这个特供番外的完结篇,以后可能还会写别的,说不定还会开新的楚白文~~

总之,要慢慢看啦~~

lof特供番外,禁止外转~~~

***************************************************************

说实话,混江湖混了这么久,楚留香这是第一次被人当众呛声,而且还是被个同行呛。虽然对方回呛的话也确实有那么一点儿道理,但是也不妨碍让只有他呛别人、不许别人呛他的楚香帅此刻很想飞身过去抽对方大耳刮子,让对面的同行清醒清醒。

两个贼一个站屋顶上,一个站树上,天上月亮在云层里时隐时现,地上的人群闹闹哄哄。怎么想,都不像是一个完美的、充满了曲...

【楚白】不谓侠 lof特供番外 之 九龙杯(3)

今天发文发现一个多了“合集”的功能,简直高兴,终于可以把这文都归到一个文件夹里了!

lof特供番外,禁止外转,谢谢!

**************************************************************

番外lof特供一 九龙杯(3)

六扇门的官差看都没看那个跑掉的白衣身影,一扭头就进了放九龙杯的屋子里,就看到潇洒俊帅的盗帅正拿着杯子欣赏呢。

见到有人来,楚留香也没慌,反倒是十分客气地冲对方笑了一笑:“御赐之物果然不同凡响。”

他的话音刚落,六扇门锁人用的链子就到了眼前,楚留香脚尖轻轻一点,就像一片轻飘飘的羽毛一般轻巧地避开了那条锁链。

跟...

【楚白】不谓侠 lof特供番外 之 九龙杯(2)

lof特供番外,禁止外转,谢谢!

**************************************************************

皇上调侃归调侃,毕竟九龙杯是御赐之物,被偷了不光抚远将军没脸,皇上面子也是无光。

在笑够之后,皇上点头调动了锦衣卫和东西两厂的校尉番子去将军府帮忙,并且还特意叮嘱了一下锦衣卫统领季诚,待抓到盗帅和盗圣之后一定要把二人带到皇宫给自己瞧一瞧。听得季诚嘴角抽了又抽,一番话从肚子里翻上来又硬咽了回去。

季诚想说,皇上您饶了锦衣卫吧,饶是锦衣卫的功夫再好,也追不上这俩贼祖宗啊。

抚远将军从宫里回来之后,又让管家拿着自己的名贴跑遍了京城里...

【楚白】不谓侠 lof特供番外 之 九龙杯(1)

还是那句话:lof特供番外,禁止外转,谢谢!

**************************************************************

江湖与朝堂,自古以来就是两个圈子,朝堂的人看不起江湖上的莽汉、野狐禅,同样的,江湖上的高人一样瞧不起朝堂的走狗、老酸腐。

所以,自古以来,江湖与朝堂都是能不与对方接触就不与对方接触,恨不能两个圈子之间画出一条粗线来,有越线的就被抓出来挂墙头群殴众踹。

但就算是两个圈子再怎么互相看不上眼,也总会有那么一些艺高人胆大的,时不时就捞进对面的圈子里转一圈儿、逗一逗,最后潇洒地全身而退,成为一个为众人所景仰的传说。

比如,盗...

【楚白】不谓侠 lof特供番外之关于无心刀叫“娘”这件事

番外是lof特供,禁止外转,谢谢!

**************************************************************

陆青月是江湖上有名的快刀客,又叫无心刀。

不是说她没长心,而是她那颗心早已经随着亲人惨死而死去了。

陆青月小的时候不懂什么江湖恩怨,不知道什么江湖规则,她只知道自己的家人在一夜之间被一群来路不明的人给杀了个干干净净,父亲是被人活活虐杀,死前最后一刻都在惨叫,母亲则是被砍了一条胳膊,勉力护着自己到大门口,拼尽最后一点力气将自己推出了那个如地狱一般的家。

然后陆青月就开始流浪,开始躲避追杀,那个时候她连哭的力气都没有,她甚至都不...

不负责地猜想老白跟楚留香熟到什么程度

老白到底跟楚留香能熟到什么程度?

盗帅名满天下这一点是毋庸置疑,那么盗圣的名气又有多大?在第五集《展红绫千里追扒手,郭芙蓉一心迷盗圣》中,老邢到客栈中提到盗圣重出江湖时,问老白认不认识白玉汤,老白当时为了隐瞒自己的盗圣身份说了“从来不认识”,然后被众人科普,这个时候佟掌柜曾经说过一句话“名声甚至直逼当年的楚留香”,这句话中,有“当年”两个字,也就是说,楚留香是在老白成名之前的人,算是老白的前辈。

但之前老白曾经说过他跟楚留香比过轻功,还“光着脚,顶着风”,按楚留香的身份和性格来看,他不可能无缘无故就跟人比轻功,肯定是在某一时刻遇到了老白,对老白的功夫露出了赏识,才会有他们二人比试轻功一节。...

关于小六到底知不知道老白是盗圣这件事

个人的倾向是:知道的。

不光小六知道,老邢其实应该也是知道的。

只不过两个人都选择了隐瞒和视而不见,或者说是故意忽略这件事。

一是因为大家都是一个镇子上低头不见抬头见的街坊邻居,就算是小六和老邢再拿官腔,再爱摆谱,也不至于跟街坊领居过不去。更何况七侠镇是个什么治安状况,当了几个捕头再傻的人也应该知道了。这根本就不像是能出大案子的地方,所以平时跟镇子里的人哼哼两句,大家也就一笑而过,但是真的扯上谁是贼、谁杀了人这样的事,小六和老邢还不至于傻到就随便凭感觉指个人就去抓。

二来是因为老白的武功,小六与老邢是典型的“欺软怕硬”式官员,面对老白别看平时可以瞪个眼睛、说个闲话,到了关键时刻,还是要...

【楚白】不谓侠 (番外) 青年表演艺术家与江湖名侠

白展堂回同福客栈已经大半年了,之前段素冲冒充康王谋反的事就好像是一段说书先生嘴里的故事一样,已经被客栈里的人都渐渐地扔到了脑袋后头。

经历过了那么刺激的一件事后,白展堂也依旧没有回到江湖,在跟楚留香跑出去一个月之后,他还是回到了客栈继续当他一个月二钱银子的小跑堂。

一开始郭芙蓉和莫小贝还有些不解,她们觉得白展堂颠颠儿跑回来当跑堂这件事实在是蠢极了,明明他就可以回到江湖,回到那个潇洒肆意、游戏江湖的盗圣白玉汤的形象上去,但偏偏老白就是没那个心思,每天在客栈里招呼那小猫两三只的客人还特高兴。

对这一大一小跟在屁股后头的追问,白展堂总是抿嘴一笑,然后就打岔混过去,从来都不解释为什么。

后来佟...

【楚白】不谓侠

终于把文全搬完了~~~~

写结局的时候我曾经犹豫过,是让老白跟盗帅走呢?还是让盗帅留下来陪老白?

想来想去,总觉得都不太合适。

盗帅楚留香,就是个浪子,就像风一样,他不可能永远停留在某一处不再离开,他追求的是刺激,是江湖中的风浪。

盗圣白玉汤,他其实更像是江湖中的一个过客,基本属于过把瘾就跑的那种,拦都拦不住。其实他更像一只鸟,早晚都要找一个地方落脚。于是他最终停在了七侠镇的同福客栈里,用回了自己的本名白展堂,把之前经历过的腥风血雨当成了故事,讲给别人听。

这样两个人在一起,反倒是比任何人都更加洒脱。

既然互为知己,就算不天天在一起又能何妨?偶尔见一次面,说一说江湖上的趣闻、吹一吹...

【楚白】不谓侠(61)大结局

在这里,我先要很严肃地澄清一点:本人,不是六扇门的丹青圣手,更不会画画!所以别找我要盗圣的画像!!!

虽然我也很想赚那二十两银子,但是我!手!残!!!!QAQ

*********************************************************************

七侠镇同福客栈的莫小贝同学最近一段时间很听话,既没有带着一帮熊孩子们去西凉河边玩儿泥巴,也没有上课迟到不写作业,更没有放了学不回家跑去找三年二班邱小冬的麻烦。

归根结底,是因为客栈里的伙计少了一个人,又多了一个人的缘故。

客栈里少的是那个长相英俊、贫嘴爱笑的跑堂白展堂,多的是一个衣着华美、...

© 鱼一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