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一迢

冷cp自走产粮机

【楚白】不谓侠 lof特供番外 之 九龙杯(1)

还是那句话:lof特供番外,禁止外转,谢谢!

**************************************************************

江湖与朝堂,自古以来就是两个圈子,朝堂的人看不起江湖上的莽汉、野狐禅,同样的,江湖上的高人一样瞧不起朝堂的走狗、老酸腐。

所以,自古以来,江湖与朝堂都是能不与对方接触就不与对方接触,恨不能两个圈子之间画出一条粗线来,有越线的就被抓出来挂墙头群殴众踹。

但就算是两个圈子再怎么互相看不上眼,也总会有那么一些艺高人胆大的,时不时就捞进对面的圈子里转一圈儿、逗一逗,最后潇洒地全身而退,成为一个为众人所景仰的传说。

比如,盗帅楚留香。

“闻君得宝九龙杯,心向往之,三日后子正,踏月来取。君素豪气,必令吾兴归也。”落款:楚留香。

“啪!”地一声,抚远将军恶狠狠地将那张散发着郁金香香气的纸使劲儿拍在桌子上,气得呼哧带喘,一张脸涨得通红,如果楚留香此刻就站在这位将军面前的话,只怕下一瞬就会被抚远将军活活生撕了不可。

站在一旁的管家小心翼翼地瞄了眼正气得怒发冲冠的抚远将军,有些犹豫着要不要把手里的另一张纸条也交上去给主人家看一下。

“楚留香!好个楚留香!好狗胆!”抚远将军一边拍桌子一边骂。其实不怪抚远将军生气,九龙杯本来就是御赐之物,自己拿到手里还没看两眼呢,这边盗帅楚留香的字条就到了,这明显就是江湖人冲着朝堂人挑衅的“捞过界”行为。应该予以强烈的谴责和制止!

骂归骂,不想刚到手的九龙杯一眨眼就变成别人的囊中之物,还是得从自身想办法。

抚远将军骂了半天,拍桌子拍得手都快肿了,总算停下来缓了口气,一抬头看管家战战兢兢站在旁边,于是喝命道:“去拿我的贴子,到其他镇远将军、宁远将军和威远将军府上去!”

管家不明所以:“老爷找这几位是想……”

“借人!”抚远将军又使劲儿拍了一下桌子,“借来他们的贴身亲兵帮老子抓贼!不光他们几个,还有六扇门、锦衣卫,统统去给我借人!花钱也好、求情也罢,我就不信他一个小贼能在这重兵围困之下将我这杯子盗走!”

抚远将军气哼哼地从鼻子里喷出一团气,咬牙切齿地骂着:“盗帅?我呸!一个贼还敢称‘帅’?送来一张字条就想取走九龙杯?想得美!”

管家在旁边抖了一下,伸手摸了摸袖子里笼着的另一张字条,咽了咽口水小声嘟囔:“其实不是一张……”

“你说什么呢?”抚远将军等了半天见管家依旧站着没动,不禁皱起眉头喝斥:“你不去几位将军府上请人,还愣着干什么?还说什么一张两张的话,是什么意思?”

管家壮着胆子往前凑了凑小心翼翼地回道:“呃……其实、其实今日府中收到的字条不是一张,是两张。”

两张字条?抚远将军一时也糊涂了,他莫名其妙地看着管家:“什么两张?”

管家哆哆嗦嗦地从袖子里又抽出一张字条递到抚远将军的眼前哭丧着脸说道:“这、这个是跟那个盗、盗帅的字条前后脚出现在府里的。”

抚远将军奇怪地接过字条,一眼看去,只见字条上写着一首打油诗——“御赐九龙杯,既珍且又贵,今夜子时取,三日后送归。”落款是:盗圣 白玉汤。

这次抚远将军既没拍桌子也没吼,而是直接被气背过气去了。吓得管家扑上去又是捶背又是掐人中,总算让将军大人把这一口气缓了回来,还没等他张口,就见抚远将军颤抖着伸出手,指着大门的方向喊了一声:“来人,备、备轿!我要进宫面圣!”

最后抚远将军带着盗帅和盗圣写的两张字条进宫面圣的结果,就是换来了皇上的金口玉言——“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爱卿你可真倒霉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评论 ( 7 )
热度 ( 37 )

© 鱼一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