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一迢

冷cp自走产粮机

【楚白】不谓侠 lof特供番外 之 九龙杯(2)

lof特供番外,禁止外转,谢谢!

**************************************************************

皇上调侃归调侃,毕竟九龙杯是御赐之物,被偷了不光抚远将军没脸,皇上面子也是无光。

在笑够之后,皇上点头调动了锦衣卫和东西两厂的校尉番子去将军府帮忙,并且还特意叮嘱了一下锦衣卫统领季诚,待抓到盗帅和盗圣之后一定要把二人带到皇宫给自己瞧一瞧。听得季诚嘴角抽了又抽,一番话从肚子里翻上来又硬咽了回去。

季诚想说,皇上您饶了锦衣卫吧,饶是锦衣卫的功夫再好,也追不上这俩贼祖宗啊。

抚远将军从宫里回来之后,又让管家拿着自己的名贴跑遍了京城里的各个将军伯候府,拉下面子到处借人借护院,就连瑞王和福王府上养的几个江湖人物都被抚远将军带着人杀上门抬腿扛脚地给弄来了,气的瑞王一蹦三尺高,跳着脚在家里骂抚远将军光天化日之下明目张胆抢人,简直不把他这个王爷放在眼里。最后这上百号人把个抚远将军府从里到外围了个水泄不通,热闹得跟过年赶庙会似的。

尤其是从六扇门请来的那帮官差,就差人手一个板凳儿两包瓜子,一边嗑一边看热闹,更有甚者竟然连画笔墨砚都带来了,说什么是要画出两位盗业顶尖人物的风采,呸,是形貌。

抚远将军只觉得心塞得不行——还不如老子当初就失手把这破杯子砸了呢!

砸杯子的想法好说,但这九龙杯是黄金铸底镶宝嵌珠,别说是硬往地上摔着砸了,只怕还会把地砸出个坑来杯子还什么事儿都没有。

本来两个贼祖宗偷到将军府上并不算是什么太惊爆的事件,盗帅就不用说了,谁家有好东西他都能第一时间知道。至于那个盗圣白玉汤,那更是出了名的盗界好贼——偷东西到手只玩儿三天,然后就给你送回来,还顺便帮你打扫屋子。这样的贼打着灯笼都找不着啊。

御赐的九龙杯本来就是个稀罕玩意儿,能招来贼多正常啊。可偏偏抚远将军这阵仗太大了,等他把人里里外外安排好了,大半个京城的人都知道他家要招贼了,还是招了两位听说可帅可帅的贼祖宗。

京城的百姓们激动得热泪盈眶,一窝蜂地往抚远将军府这边跑来看热闹,就盼着能看一眼那两位可帅可帅的贼祖宗,不少未嫁的姑娘们还特意打扮了一番,手里攥着鲜花果子就等着盗帅和盗圣一出现就往外抛。

抚远将军府的几位管家被这阵势吓得一脑袋的汗,又是哄又是劝又是吓地总算把百姓们都劝走了。

折腾了快一天,到了夜里时分将军府总算安静了下来。

抚远将军就坐在主屋正堂,身旁茶几上就是那只璀璨耀眼的九龙杯,从正堂到将军府的大门,里三层外三层地守满了人,每个人都瞪大了眼睛,只怕有形迹可疑的人从眼前跑过去。

就这样慢慢地等到了子时,就突然听到房上有人叹了口气,悠悠然然地说:“将军为了楚某摆出如此阵仗,可真是让人受宠若惊啊。”

院子里所有人的眼睛同一时间齐刷刷地看向将军府的屋顶,只见到一个身着白衣飘飘若仙的身影,院子里的人还没来得及喊出“盗帅”两个字,所有人的耳朵里突然又传进一声带着关外风雪大碴子味的惊叫——“妈呀!鬼!”

鬼?站在屋顶正而帅的楚留香笑容微微一僵,眼神向那道声音传出来的地方轻轻瞟了一眼,却没看清对方的身形,只隐约看到一道快速轻闪而过的影子。

看来是同行。而且还是个轻功不错的同行。

楚留香笑一笑,又把目光落回到将军府的院子里,又轻叹一声:“将军何必如此?九龙杯为当世罕物,理应供天下人赏。”

楚留香说这话是存了心地气抚远将军,什么叫“理应供天下人赏”?东西是皇帝赐给抚远将军一个人的,怎么还得让人家拿大街上摆着给大伙看不成?

抚远将军本来就是个爆脾气,楚留香轻飘飘的两句话登时就把他的火气都激起来了,管家一个没拦住,将军大人就窜外面去了。

抚远将军刚跑到外面院子里,就见屋顶上那个仙人一般的身影脚下一动,扭身就向偏院的方向跑去,院子里的人生怕让盗帅跑了,于是轰隆隆一群人就跟着追过去了。唯有瑞王、福王府中养的几位江湖客和六扇门里经验丰富的官差却动也没动。

像盗帅这样现个身引起大家注意之后扭头就跑的行为,在几位老江湖的眼里那是相当地熟悉,“投石问路”这项江湖侠客的基本技能,真的不需要什么太大的技术含量,是个在江湖上混的人都会玩儿这么一手。

楚留香这扭头一跑的背后,最有可能的结果就是,被追的那位“盗帅”变成了别人,而真正的盗帅则是直接进了放九龙杯的屋子。

评论 ( 2 )
热度 ( 21 )

© 鱼一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