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一迢

冷cp自走产粮机

【楚白】不谓侠 lof特供番外 之 九龙杯(3)

今天发文发现一个多了“合集”的功能,简直高兴,终于可以把这文都归到一个文件夹里了!

lof特供番外,禁止外转,谢谢!

**************************************************************

番外lof特供一 九龙杯(3)

六扇门的官差看都没看那个跑掉的白衣身影,一扭头就进了放九龙杯的屋子里,就看到潇洒俊帅的盗帅正拿着杯子欣赏呢。

见到有人来,楚留香也没慌,反倒是十分客气地冲对方笑了一笑:“御赐之物果然不同凡响。”

他的话音刚落,六扇门锁人用的链子就到了眼前,楚留香脚尖轻轻一点,就像一片轻飘飘的羽毛一般轻巧地避开了那条锁链。

跟着六扇门官差前后脚踏进屋子里的几位江湖客互相之间看了看,一位长相憨厚的男子站了出来抱拳拱手:“香帅还是不要难为我们哥儿几个了。”

楚留香笑着摇摇头,张嘴刚要说什么,耳朵里就听到一声细细的破风响动,他身子忙向左边一闪,就看到有一团黑黑的东西落地,没等楚留香仔细去瞧,他就觉得自己拿着九龙杯的右手霍然一轻。

在感觉到手上的重量不对的时候,楚留香心里就惊了一下,他迅速扭头过去,恰好就跟那个半路截了自己手上九龙杯的人打了个正对脸儿。

不过对方可没像他那么高调,一身夜行衣穿得规规矩矩,脸上也按照做贼这一行的行规包了头、蒙了面,只露了一双眼睛出来。

楚留香游戏江湖这么长时间,见过多少人的眼睛,有些人的眼睛长得大大的水汪汪的,眼睛里带着勾人的春色;有些人的眼睛则是浸着满满的毒液,只看一眼就觉得恶心;还有些人的眼睛里沉淀着岁月,好像有说不完的故事。

但是,楚香帅觉得跟今天晚上这一双眼睛比起来,以前见过的那些人就仿佛变成了瞎子一般。

这是一双漂亮的丹凤眼,眼尾又带着桃花春色,黑漆漆的眸子像是最珍贵稀有的黑珍珠一样,带着迷人的光彩。

楚留香一愣神儿的功夫,这个半路夺杯的人带着九龙杯跑到屋外去了。有几个六扇门的老官差在看到这个人的时候,“嗷”地一声嗓门儿窜得老高:“盗圣白玉汤!”

随着这一声喊,本来还在院子里嘻嘻哈哈聊天嗑瓜子的六扇门官差们就跟打了鸡血一样,一个个手里拎着铁链锁扣,蹦着高儿地往前冲。其中还有一位一手拿着一只白玉笔、一手捧着一块砚台,一边跟着往前冲一边吼身后帮他扛着画板的助手——“都给我让开!让我先把盗圣画下来!”

饶是盗帅这位强盗里的大元帅、贼圈里的活祖宗,也算是头回开了眼界:六扇门官差们这副架势看着不像抓贼,反倒像是见到什么当世奇人、绝世美女一样。

更何况,对方的名头可就跟自己差了一个字。

楚留香脑子好、记性也不差,他只略略思考了一下,就想了起来这位“盗圣”是个什么来头:曾记当年贼王大会,两个少年一身轻功艳惊四座,生生把一块“盗神”的铁牌和一块“盗圣”的玉牌给揽到了手里。那个时候楚留香正被江南四大贼王围着说话,只听到有人喊“盗神、盗圣名号已定”,再抬眼看过去,却只见到一个臭着一张脸的少年捏着块铁牌子正冲远处跳着脚地骂什么。

如今这从自己手里半路夺杯的,估计就是当年那位拿了“盗圣”牌子后瞬间就跑得人影不见的少年。

楚留香一提气,身形一拔,就跳上了将军府的屋顶。他刚上屋顶,抚远将军就带着一帮人轰隆隆地跑了回来了,看样子应该是明白自己中了盗帅的调虎离山计了。

楚留香没理在下面又吼又叫就差没气血攻心的抚远将军,他的目光早就落在了不远处一枝繁叶茂的大树上。

一道身影如一只蝴蝶一般轻轻地落在了一枝细细的树枝上,紧身的夜行衣完美的勾勒出对方细腰乍臂、比例均称的身形。

楚留香站在屋顶上微微一笑,运着内力向对方喊话:“阁下从楚某的手中夺宝,实在不是君子所为吧?”

对方听到楚留香的话倒是嗤笑了一声,一张口就带着一股关外大碴子味地呛了一句话:“行啦,都是个贼,跟谁这儿比君子呢?你要是君子那你倒是憋来偷杯子啊!”

评论 ( 7 )
热度 ( 55 )

© 鱼一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