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一迢

冷cp自走产粮机

【楚白】不谓侠(2)

白展堂觉得莫小贝不对劲,非常特别以及极其地不对劲。

今天莫小贝自打回到客栈到现在为止,就一直盯着自己看,看得自己背后冷汗直冒、心跳加速。

后来白展堂实在抗不住了,凑到了莫小贝面前问:”贝啊,你今天咋地了?”

莫小贝晃晃脑袋,用一种复杂的目光看着白展堂,想了半天才小声问他:”白大哥,我问你件事行吗?”

“问呗,有啥事儿?”

“白大哥,你……你当年还是盗圣那会儿,是不是偷了啥特值钱的东西啊?”

“嗯?”白展堂皱着眉头上上下下打量了莫小贝一遍,然后又伸手摸了摸莫小贝的额头,”不烧啊……小贝啊,是不是大嘴给你吃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了?”

莫小贝不耐烦地打掉白展堂的手,不高兴地瞥了他一眼大声问:”你就说你当年还是盗圣……”

“嘘……我的小姑奶奶,你小点儿声!你是生怕六扇门的不来抓你白大哥是不是?”白展堂慌慌张张地伸手捂住莫小贝的嘴,一边扭头四下打量,生怕被谁听到。

莫小贝使劲儿挣开白展堂的手:”你怕什么呀,现在店里又没有人,说一下怎么了?!”

“小贝,你白大哥什么胆儿你又不是不知道。”郭芙蓉一边拿着扫把从后院走进来,一边毫不留情地嘲笑白展堂,”盗圣嘛,就是名字好听点儿,还不是就偷了一!个!荷!包!”说着还瞪了白展堂一眼。

白展堂怂归怂,但是也好面子,郭芙蓉的话让他觉得很不痛快,但是偏偏又没办法反驳,只能瞪着郭芙蓉问:”你啥意思?找点呐?!”

“哟哟哟,有本事你点!姑奶奶就站这儿给你点!”郭芙蓉说到底也是年轻气盛,平日但凡有一点儿能跟白展堂呛声的机会她都不会放过,打不打得过先放一边,嘴上痛快了再说。

吕轻候是深知郭芙蓉的性子,急忙从柜台后面跑出来拉了拉郭芙蓉,打着圆场:”芙妹你不能这么说,其实老白还是挺厉害的。而、而且……而且,他都退出江湖了诶!”

“退出江湖怎么啦?”莫小贝不高兴地反驳吕秀才,”退出江湖也是盗圣啊!而且就算他退出江湖不也是曾经的名人嘛,要不怎么会值十万两黄金啊?!”

“啥玩意儿?!”

“十万两?”

“黄金……”

一时间几个人都把目光转向了莫小贝,郭芙蓉和吕秀才的脸上是明显的不敢置信,而白展堂皱着眉头,但脸上却没有惊讶的表情,反倒是觉得自己值十万两黄金这件事是很理所当然的。

“哎呀妈呀,老白你还挺值钱的呢!”李大嘴听到客栈大堂里吵吵闹闹,就端了一碗花生米出来凑热闹,结果刚出来就听到了莫小贝的话。

莫小贝第一次有些懊恼自己的嘴快,她哼唧了两声想把这件事给含糊过去,刚一迈步,就被白展堂给按坐在桌边了。

白展堂脸上没有笑容,很严肃,莫小贝看着眼前第一次如此严肃的白大哥,心里有些虚。在她的印象里,平时遇上再大的事白展堂都没有像今天这样绷着脸过。

白展堂把莫小贝按在凳子上问她:”小贝,谁跟你说白大哥值十万两黄金这件事儿的?”他的重点不是在十万两黄金上,而是在那个”谁”上面。

“没没……没谁……”莫小贝向后缩了缩,她只觉得白展堂莫名的让人有些害怕。

白展堂抓着莫小贝的肩膀,手指不自觉地收紧,眼神里也带上了一丝厉色:”谁跟你说!?是谁!?”

“我我……我……”莫小由被白展堂抓得肩膀疼,只觉得此刻的白大哥陌生得很,怕得她的声音里都带上了一丝哭腔:”我……我……嫂子——”

“咋咧咋咧?”佟湘玉一边从楼上走下来,一边急急地问,”捞白,你掐着额滴娃干啥?小贝招泥咧?”

“掌柜你听我说,”郭芙蓉拉过佟湘玉,”我觉得老白有些不对劲儿!”

“咋不对?”佟湘玉一边问一边伸手去掰白展堂扣着莫小由肩膀的那只手,”哎呀捞白,有啥话不能好好说,你看你把娃掐滴疼成啥样咧嘛!”

“掌柜的你别管,今天必须得让小贝说清楚!”白展堂松开手,点着莫小贝的脑袋说,”到底是谁跟你说的盗圣值十万两黄金这件事儿?!”

莫小贝没有回答,因为已经有人替她回答了——

“自然是我说的呀!”客栈的门口站着一个身着锦衣,饰带华美的女子,女子的腰上别着一把刀,她手里拎着一包瓜子,笑眯眯地冲着白展堂道:

“盗圣,你果然在这儿!”


评论 ( 1 )
热度 ( 65 )

© 鱼一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