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一迢

冷cp自走产粮机

【楚白】不谓侠(4)


盗圣白玉汤不光是盗贼界的知名人物,更是江湖上的名人。
盗圣在江湖上之所以出名,除了冠绝天下的轻功、独门绝技点穴手之外,还有盗圣那非同一般的好人缘——当然,最后这一项盗圣白玉汤自己是不知情的,毕竟胆子小得跟耗子一样的人,是决计不会愿意跟江湖武林中的人扯上一丝一毫的关系的。
所以,如果你想跟盗圣交朋友,那你的轻功就一定要很好才行,不然,还没等你站在他面前透露出想结交的意愿来,盗圣早就窜出十八里外去了。
于是,楚留香也就成了一个特例。
江湖上都说盗圣盗帅曾相约比试轻功,后来盗帅略胜一筹,二人就此结为好友,但是做为当事人之一的楚留香可是明白得很,当天他为了追上白玉汤可以使出了十成十的功力,才把个跟兔子一样窜得飞快的盗圣给拎到手里。
为此,楚留香差一点儿跑岔了气,但是盗帅为了保持自己的形象,硬是忍着没说。
但是江湖终归是江湖,人与人之间聚散来去总是很正常的,再加上各人所向往的生活不同,再好的朋友也终归是有分开的一天的。更何况是胆子比耗子还小的盗圣呢。
楚留香从天山回到中原之后听到的第一件事就是盗圣隐退江湖的大新闻,那天他坐在人声吵杂的酒馆里,却一口酒都没喝下去,整个人都是木的。
如今在七侠镇,楚留香又见到了当年那个眉目如画的盗圣白玉汤,但现在他已经不叫白玉汤了,他叫白展堂,是个小客栈里的跑堂。
原来记忆里那眉清目秀、白嫩如花的盗圣现如今眉宇之间刻满了岁月的风雪沧桑,只有那一双眼睛还如当年一样,灿若星子,依旧对这世间充满了温暖的恋眷。
楚留香在同福客栈的门口站了很长时间,他实在不知道该如何问候自己那个许久不见的老友,太多的话堵住了他的喉咙,于是他只能摇扇微笑,然后换来无心刀陆青月的一声嗤笑——
“切,装逼!”
楚留香无奈地低头摸摸鼻子,走进客栈,微笑地问白展堂:“这些年来过得可好,小白?”
陆青月一边嗑瓜子,一边把白展堂从桌子底下拎出来按在凳子上:“你怂什么怂?怎么一见楚盗帅你就腿软呢?当年你扒他鞋子扯他衣服的时候都没见你怂过,现在怎么胆子越来越小了?刚才跟我说话时的气势呢?”
“楚、楚……楚盗帅?”莫小贝一愣,呆呆地看向楚留香,话里全是询问的意思,一旁的郭芙蓉也一脸兴奋紧张地看向楚留香。
“咳,在下就是……”
“他就是江湖上第一装逼犯,楚留香,楚大情圣!”陆青月截过楚留香的话头,一脸不屑地吐出瓜子皮,满脸都是“卧槽这么多年过去竟然还这么装逼真是让人受不了”的表情。
“哇噻!!!楚留香啊!!!”莫小由和郭芙蓉惊呼一声,尖叫着扑到盗帅的面前叽叽喳喳,一边的吕秀才和李大嘴也从震惊当中回过神来,往前凑过去想要个盗帅签名什么的。
做为同福客栈的佟掌柜此时已经笑得见牙不见眼了,她仿佛看到了大把银子从天而降的场面,一边风情万种地走过去一边温柔地说起官话:“盗帅光临小店真是不胜荣幸,不知楚先生是不是要住店啊?”
楚留香笑着低头摸摸鼻子:“掌柜的,我想在这里住上几天。”
“没空房没空房,去去去,出去出去!”佟掌柜还没来得及搭腔,白展堂就从一旁挤过来,一脸的不耐烦往外轰客。
陆青月坐在一边嗑着瓜子笑得肚子疼。好不容易找到人就换来这么句话,盗帅还真是惨得可怜。

评论 ( 3 )
热度 ( 54 )

© 鱼一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