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一迢

冷cp自走产粮机

【楚白】不谓侠(5)


同福客栈众人晚上吃饭的时候有些拘谨,因为跟他们一起吃饭晚的还多了两个人,一个是无心刀陆青月,一个就是盗帅楚留香,不同的是,陆青月的碗里有两个馒头和一只鸡腿,而楚留香面前却只有一小壶兑酒的水。
楚留香看着自己面前抠抠叽叽的那一小壶酒,当然知道是谁干的,但他却只能无奈地苦笑。
陆青月很满意,她笑眯眯地把鸡腿夹给莫小贝,对白展堂说:“白大哥,我今晚不能吃太多,等下还要出去呢。”
白展堂抬头看着她问:“你还要去哪啊?大晚上的,你一姑娘家出去不害怕啊?消停儿地在这呆一晚吧。”
陆青月摇摇头:“也就只有你管我叫一声‘姑娘家’的,这么几年夜路我没少走,有什么可怕的。再一个,‘月黑杀人夜,风高放火天’这可是你以前说过的。”
“啧,你这孩子咋不听劝呢?你大晚上的跑出去想干啥?!”白展堂不高兴地把酒杯往桌子上一放,皱着眉头问。
“我说啦,”陆青月用筷子戳一戳馒头,“我来七侠镇就是为了杀人。”
“杀谁?”
“杀镇上一个姓宁的胖子。”
“姓宁?”白展堂仔细想了想没什么太大印象。
一旁的佟湘玉反应过来了,她拉了拉白展堂,悄声说:“旧似前亮天刚来镇上滴昨生意滴宁老板,卖古董滴,泥当时还说看着宁老板不大像生意人。”
白展堂想起来了,前几天七侠镇上开了一家古董店,店主说是从扬州那边过来的,姓宁,是个胖子,据说长得跟白面馒头似的。开业的那天白展堂也去凑了个热闹,远远地瞧见古董店门口堵着个球,一开始还以为是摆的什么东西,后来仔细一看才发现那个球是个人,当时吕秀才还说那宁老板胖得都赶上两个大嘴的身材了。
可白展堂却总觉得不大对劲儿,他总觉得那个古董店的老板不应该那么胖。
而且在古董店门口放鞭炮的时候,那个姓宁的胖子为了躲鞭炮,颠颠儿地跑进了店里只探出个脑袋来向外瞅着。别人都在哄笑,但白展堂却看得清清楚楚,那个宁老板可不是小跑进的店,而是脚尖儿灵巧地一旋就进了店里,那很明显是练过轻功的底子,如果是一个普通人根本做不到。
白展堂后来回店里跟佟湘玉说了这件事,他总觉得那个宁老板不像一个古董店的老板,让她小心防着些,别跟那个胖子走太近。
现在陆青月说要去杀宁老板,白展堂就觉得脑袋嗡嗡响,他凑过去问陆青月:“那个姓宁的不会是六扇门儿的吧?”
陆青月嘴角一抽:“他要真是六扇门的还好了——你真没认出他来?”
白展堂又想了想,最后晃了晃脑袋:“就是觉得有点儿眼熟,但想不起来搁哪儿见着过,总觉得他不应该那么胖,要是再瘦点儿说不定我就认出来了。”
“他要是瘦成原来那个样子,只怕他就不敢来找你了。”一旁的楚留香突然接过了话头,他刚刚抿了一口放在自己面前的那壶酒,只觉得这是他这辈子喝过的最难以言喻的酒,难喝到让他差一点儿就绷不住把五官皱到一起去。
“嗯?”白展堂一听楚留香这么说,反倒更奇怪了,“我认识?他到底是谁啊?”
楚留香和陆青月都没有搭他的话,陆青月摸摸自己的刀站起身来,稍微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冲楚留香点一点头就走出店去了,只一眨眼就不见了踪影。
楚留香温和地微笑着看向佟掌柜:“恐怕楚某就要在这里住上一段时间了,不知道掌柜的能否给我开间房?”
“耗滴耗滴,楚公子泥尽管住,额们滴客房都舒服滴很!”佟掌柜一听到楚留香要在这里住上一段时间,两只眼睛刷地放出光来,盯着楚留香笑得好像他就是一只大号的金元宝一样。
楚留香摸摸鼻子,故意装作没看到白展堂瞪向自己的眼神,起身跟着佟掌柜向楼上走过去。

评论 ( 1 )
热度 ( 50 )

© 鱼一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