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一迢

冷cp自走产粮机

【楚白】不谓侠(6)


同福客栈其实并不算大,它的客房也并不是很豪华很舒服,至少像楚留香这样一个懂得享受的人是很少会委屈自己住在这样一个小客栈里的。
但现在却不同,为了白展堂,楚留香心甘情愿地住在这并不算很舒服的客房里,并且还特意沏了一壶茶等着。
正如楚留香期待的那样,在客栈里的人都睡下之后,白展堂推开了他所在的客房的房门。
楚留香微笑着给白展堂倒了一杯茶,装作没看到对方没好气丢给他的白眼:“这茶是小陆留给我的,我想应该是很对你的胃口。”
白展堂憋了一肚子的话没问出来,只好坐下拿过杯子喝了一口,惊讶道:“秋露茶?”然后又像是要确定似的又喝了一口,笑道,“哎呀,还是小陆知道疼人儿,知道我爱喝这个就给我带来,哪像有些人呐,哼……”
楚留香无奈地摸摸鼻子,又给白展堂倒满一杯茶:“小白,抱歉……”
“别,楚大侠您可千万别,咱这小人物受不起你这一句!”白展堂硬声打断楚留香的话,嗤笑着,“我说你们这帮江湖人这一个两个的咋回事儿呀,啊?你们江湖人爱刺激爱互相过不去就找个地方打去呗,一天天地老往我这边儿凑干啥呀?完了说话还净说一半儿,谁一天天闲地给你玩儿猜谜呢?还是你们江湖人就好这口儿,天天说话跟对暗号似的?!”
楚留香听着白展堂一口一个“你们江湖人”,只觉得心里颇不是滋味,他从不知道白展堂这么急于跟他撇清关系,巴不能从此相忘江湖,老死不相往来。
“小白,我找了你五年了……”
一句似叹非叹的话一下就让白展堂闭上了嘴,他当然知道楚留香是什么意思,刚刚数落盗帅的那股劲头也一下就泄了,有一句话顶到了喉咙里,翻了好几个个儿,又硬生生地被他给压回到了肚子里。
白展堂知道,自己现在就是个关中小镇里的一个小客栈里的小跑堂,楚留香还是那个声名赫赫的盗帅,两个人之间有如云泥之别。
更何况自己已经退出江湖,更是不敢再去回想以前那种江湖生活,在同福客栈里安逸得久了,白展堂就越发地不想再去接触以前江湖上的人和事了。但楚留香不一样,他是盗帅,他喜欢刺激的生活,他不怕麻烦,也乐于解决麻烦,他的生活本该就是肆意快活的。
所以自己当初转身转得很决然,说退出江湖就退出江湖,没有一丝的犹豫,那是因为怕被楚留香找来又不知怎么解释。
可如今盗帅来了,白展堂只觉得嘴里泛苦,他不知道该怎么跟楚留香说,总不能说:我就想过这种安安稳稳的小日子,不像你天天撩这个撩那个,满江湖的红颜知己,看着牙都酸。——这么说的话,好像自己也太小心眼儿了一点。
白展堂思来想去了半天,抬眼偷偷地看一眼楚留香,却发现他在很专注地看着自己,不自觉脸红了一下。然后为了不显得自己心虚,下意识地挺了挺后背,清了清嗓子道:“你……你要是没啥事儿,我先下去了……”
楚留香叹了口气,伸手抓住了白展堂的手:“小白,你现在就这么怕见到我么?”
白展堂张张嘴话还没说出口,客房的门就又被推开了,陆青月走了进来,一见屋子里两个人的样子先是愣了一下,继而撇撇嘴嘟囔:“虽然是大半夜的没什么人,但你俩好歹注意点儿啊,这还八字没一撇呢。”
白展堂急忙挣开楚留香的手,把陆青月拉过来坐下:“你真去杀人啦?”
“别提了!”陆青月拿过楚留香面前的杯子一口把里面的茶喝尽,摇摇头道,“我到底去晚了一会儿,那屋里面已经没一个活物了。”
楚留香听了皱起眉头:“你看到凶手没有?”
陆青月摇摇头:“没看到,我去的时候半个人都没看到,只闻到有异香,就知道不好了。”
“异香?”白展堂怔住了,“啥样的异香?”
陆青月看看他,淡淡地说:“就是当年你在饮血宫里闻到的那种。”
白展堂不吱声了,被他埋藏多年的一段往事被陆青月此时此刻一句轻描淡写的话给挖了出来,他只觉得脑袋里嗡嗡响,手有些不自觉地发抖。
勉强让自己镇定下来,白展堂不自觉地想啃指甲,手指刚送到嘴边就被楚留香给握住了,从楚留香手中传来的温暖让他瞬间就心安了不少,一如许多年以前。
“小陆,这究竟怎么回事儿,你给哥今天一五一十说明白了!”
白展堂盯着陆青月,脸上神情严肃,就好像又变成了当年那个天不怕地不怕的盗圣。
陆青月看看他,又瞅瞅楚留香,想了想才问道:“白大哥,你还记得五年前,你为什么要去饮血宫吗?”

评论 ( 4 )
热度 ( 60 )

© 鱼一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