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一迢

冷cp自走产粮机

【楚白】不谓侠(7)


一个江湖客,本身就有很多故事,而一个名震天下的江湖客,他的故事则会更加地曲折离奇。
盗圣白玉汤其实就是这样一个人。
天下没有他不敢偷的东西,也没有他偷不到的东西。
盗圣本该跟盗神、盗帅并立江湖之中,一直到他年华老去,江湖上依旧流传他的事迹。
但是五年前,盗圣突然退出了江湖,江湖之中关于盗圣的传闻也一下子就消失了不少,甚至原本不少关于盗圣的事迹也开始变得模糊无趣,就好像江湖从来都没有过这样一个人似的。即便人们听说过盗圣,也只是一个很模糊的概念,其余的都在一夜之间就被一只看不见的手抹去了。
武林中人也开始有意无意避开有关盗圣的一切谈资,关于盗圣白玉汤,江湖之中只剩下了将军府的九龙杯、扬州知府的小妾、江南四大贼王,还有就是盗圣白玉汤“曾经”是盗帅楚留香的好友这些早已传遍大江南北的旧时流言。
白展堂不知道江湖上的人对自己退出江湖是一种什么样的想法,但他自己的想法其实很简单:就是觉得混江湖的日子太累了,突然想歇一歇,过过平常的小日子,没有打打杀杀,没有江湖恩怨。
然后他一不小心就跳进了同福客栈这个坑里,做跑堂做得乐呵呵的。
他不知道的是,当初盗圣退出江湖之后,有多少人在找他,又有多少人想杀他。他更不知道,在他退出江湖之后,盗帅楚留香第一次在江湖中人的面前翻了脸,无心刀陆青月杀上了各大门派,把各门各派砸了一个稀巴烂,却没有一人感说她一个不字。
盗圣退出江湖之后,陆青月曾经拿着刀指着黑白两道上的人物喝问:“你们的良心都被狗吃了吗?!没有白大哥,你们早就成了乱葬岗里的一堆烂骨头了!”
而黑道上专靠卖消息为生的朱九钱第一次哭丧了脸:“那我们怎么办,怎么办呀?”
五年前,江湖上突然出现一批人,暴虐非常。各门各派上至掌门长老,下到弟子杂役几乎都吃过这些人的亏。后来这帮人终于惹怒了整个武林,各路高手全都开始追杀他们。
也正是在这一年,盗圣白玉汤救下了一个被人追杀至浑身是血、奄奄一息的人,那个人给了白玉汤一枚令牌,告诉他如果有一天饮血宫的人来找,就把这令牌交出去,可换得一次活命的机会。
后来那块令牌被白展堂送给了楚留香去救人,但是他没想到的是,楚留香前脚刚走,后脚各路高手就被下了毒,而唯一的解药却就在饮血宫。
当时白展堂就傻了眼,他觉得自己总不能去追楚留香,让他把牌子交回来,但又觉得放着这么多人不救也太不仗义。
一边是急等着救命的江湖客们,一边是迟迟未归的楚留香,白展堂当时急得啃秃了十个手指的指甲。最后硬着头皮杀上了饮血宫的大门。
解药不在饮血宫的宫主手上,却在饮血宫内门禁地九九归一奈何阵的里面,想拿解药就要闯阵。
最后,谁都不知道白展堂是怎么闯过的那个凶险非常的阵法,又是怎么拿到的解药。陆青月只记得那天晚上白展堂一身是血地回来,十分镇定地看着众人服下解药,然后就踏出门去再也没回来,一个月后,盗圣就突然退出江湖了。

评论 ( 4 )
热度 ( 44 )

© 鱼一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