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一迢

冷cp自走产粮机

【楚白】不谓侠(8)


陆青月记得很清楚,盗圣退出江湖之后,江湖上就突然出现了追杀令,悬赏盗圣白玉汤的人头十万两。
紧接着六扇门又发下了通缉令,悬赏抓捕盗圣白玉汤,只要活捉了白玉汤,就可以得到赏银,而数额也是十万两。
再后来黑白两道上专门贩卖消息的贩子们又传出了话,说有关盗圣白玉汤的一切消息,不论真假都是十万两一条,黄金。
陆青月杀上了朱九钱的门,拔刀要砍人,朱九钱捂着脸呜呜地哭:“小陆,我也是没办法啊!没办法啊!谁敢跟天斗呢?”
陆青月当时只觉得手脚冰凉,她知道朱九钱口中的那个“天”指的是什么,她也知道朱九钱也是身不由己,才想出了这么个笨法子,把盗圣的身价提到了一个极高的点,再抹掉盗圣的一切行踪,能拖一阵是一阵。
杀盗圣的人在找白展堂,楚留香也在找白展堂,甚至还真的花了十万两黄金去买他的消息,然后被陆青月用看傻子的眼神看了整整一个月。
楚留香也很无奈,白展堂就是个耗子胆儿,他要是认真想退出江湖藏起来,真的是谁都找不到。自己也觉得那十万两黄金一条的消息很扯蛋,但是又能有什么办法?盗帅风流天下,偏偏就一头栽在了一个眉目如画,一口东北大碴子味的盗圣身上,这种事说出去谁会信?
胡铁花调侃楚留香,说老臭虫你也有这么一天,真是天下男人的大幸!
所幸,楚留香还是找到了白展堂。他到七侠镇之后就悄悄地隐在同福客栈附近,然后就看到前盗圣现跑堂的白展堂一脸得瑟地站在客栈门口,甩着个旧抹布迎客。
不知道为什么,楚留香在悄悄松了一口气的同时,突然又觉得自己略憋屈。甚至觉得当初去花十万两黄金打听盗圣下落这件事干得确实挺傻。
但盗帅要装逼,所以即便觉得憋屈了,盗帅也不说,忍着。
然后就一直忍到了陆青月来到七侠镇。
而此刻,正是夜半该入睡休息的时候,同福客栈的客房里,盗帅、盗圣和无心刀却三个人围着一张桌子喝茶聊天嗑瓜子——瓜子还是陆青月友情提供的,白展堂倒还真一点儿都没客气,嗑起来那叫一个顺嘴。
陆青月好容易把当年自己从朱九钱那里得来的消息说完,一扭头就看楚留香轻摇折扇,慢饮香茶就觉得气不打一处来,伸手就把楚留香手里的杯子抢了过来:“是给你喝的么?这是我给白大哥带的茶,哪有你的份儿?”
楚留香笑一笑,抬手就把白展堂面前的那杯茶拿过来喝了一口:“小白,当初我没在你身边,回来后你又不见了踪影,今天你总可以跟我好好地把话说一说了吧?”
“说、说啥呀?”白展堂吧唧吧唧地嗑瓜子,“我就是觉得江湖上天天打打杀杀地太吓人了,累了,就退出江湖了,这有啥好说地啊?”
“这话你信?”楚留香叹了口气,摇着扇子道,“莫说你厌倦了江湖的那些话,你今年也不过才二十五,哪里就能生出那种心思来?”
白展堂没吱声,一边嗑瓜子一边思考自己要怎么说才能显得大气洒脱一点儿。
坐在一边的陆青月却没客气:“切,楚香帅问这话就是明知故问,难不成你的心上人天天招蜂引蝶、撩猫逗狗,红颜知己一大堆,你忍得了?”
陆青月的话是冲着楚留香说的,但是白展堂听了之后就觉得自己的耳朵有点儿烧,于是急忙拿起杯子喝一口茶给自己降降温,然后咳嗽一声,用手点点桌子:“别扯远了啊,咱们现在说的是那个宁老板。”说着还冲陆青月挤了下眼睛,悄悄地摇摇头,示意她别再往下说了。
陆青月抿嘴一笑,刚要说话,突然就听到一声惊恐尖叫——
“啊——”
三个人都是一愣,白展堂最先反应过来:“掌柜的!”

评论 ( 2 )
热度 ( 55 )

© 鱼一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