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一迢

冷cp自走产粮机

【楚白】不谓侠(10)


白展堂被楚留香抓着手,他很想说,我能有啥顾虑啊,我都退出江湖了。
可退出江湖这四个字说起来容易,真正做到却难了很多。
江湖上多少人多少恩怨,不是说了就能了的,更不是一句轻飘飘的“金盆洗手,退出江湖”就能解决得了的。
其实在同福客栈这几年,白展堂看似轻佻、浪荡,说话不着调,脸皮厚、嘴巴馋,一天到晚说十句话有六句都得是瞎编的,但他其实很紧张,紧张突然有那么一天,一群江湖人找上门来二话不说就跟他动手。
盗圣行走江湖虽然不轻易杀人,但并不是不杀人,他白展堂也是个有七情六欲的人,怒极了也会起杀念。
同福客栈的生活就像是一杯醇厚的老酒,喝了之后就让人醉醺醺地意识模糊起来。再警觉、再冷硬的人,在这里都会放松下来,放任自己,变成一个普通人。
白展堂却没有,这么多年他反而越来越清醒,每天晚上睡在客栈大堂里他都没有真正地入眠过。好像自打跟楚留香分开之后,他就确确实实没有睡踏实过,仅仅只是养神的浅眠,只需一点儿轻微的动静就能把他吵醒。
但今天在看到佟掌柜桌子上的那把匕首后,白展堂反倒在心里松下了一口气,就好像这么多年都悬在嗓子眼的心终于又放回了原位。
而心里崩着的那根弦一松下来,白展堂就又想跟楚留香掰扯掰扯当年的事,他看看握着他手的楚留香,张了张嘴刚要说什么,陆青月就又从窗子外翻了进来。
白展堂“啧”了一声,嘟囔了一句:“这孩子咋就这么会挑时候呢?”
陆青月没听清他说的是什么,莫名奇妙地看了他一眼说:“白大哥你嘟囔什么呢?”
“没事儿!”白展堂说,“你不追人去了么?咋还回来了呢?没追上啊?”
“什么叫没追上啊?”陆青月撇一撇嘴,“我压根儿就没追!我就是出去看看外面还有没有同伙。”
“有同伙你还不得跟人家打起来?”白展堂瞥她一眼,“你这孩子就是性子急,我跟你说……”
“哎呀……又来……”陆青月不高兴地用手捂住耳朵,“白大哥你再这么多话,以后我就叫你白大嫂了!”
白展堂瞪起眼睛:“这孩子咋还说不听呢?你白大哥还能害你咋地?”
眼看着两个人又要抬杠,楚留香急忙插话:“小陆,你出去可有看到什么?”一边又给白展堂打眼色——祖宗,你就别再逗她了!小心她真急了又拿我撒气!
白展堂心里暗笑,他们三个人以前就这么闹,结果闹到最后回回都是楚留香来哄他和陆青月。如今又看到楚留香暗地里给他打眼色,知道这几年香帅必定是被小陆给折腾怕了,于是心里有些小得意:还是小陆够朋友,知道当初楚留香对不起我,所以就折腾他给我出气。
闹归闹,但该查的事还是要查。
陆青月揉一揉耳朵说:“我大概知道是哪个人在佟掌柜的屋子弄的匕首。”
楚留香微微笑着道:“那必定是一个你很熟悉的人。”
“没错。”陆青月点点头,“而且这个人我刚刚还去找过他。”
“然后发现他死了?”白展堂接着问。
陆青月点点头又摇摇头:“死了,又没死。”
“这可就有趣了,”楚留香笑道,“一个人既然已经死了,又怎么能没死呢?”
“或许死的不是他,而是另外一个人呗。”白展堂说。
陆青月却摇摇头:“我亲眼见的,并又确认过,人确实已经死了。”
“那么,你一定确认得并不仔细!”楚留香肯定地说,白展堂也笑着点点头。
陆青月想了想也笑了:“极是,照这样看来,明天一早这个‘死人’就会找来了。”
白展堂叹了一口气道:“行了,折腾了一晚上了,小陆你就回客房好好睡一觉吧。估计接下来的一段日子,这客栈里又要忙得不可开交了。”
陆青月点点头,扭身就走出了房间,只留下香帅与盗圣呆在一起。
看着陆青月走了,白展堂这才往回挣了两下手:“你这手该放了吧?啊?你这是握上瘾了还是咋地?”

评论
热度 ( 39 )

© 鱼一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