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一迢

冷cp自走产粮机

【楚白】不谓侠(11)


楚留香笑着握着白展堂的手放到自己的胸口上,声音里不自觉地带上一丝轻佻与戏谑:“我找了这么长的时间才好容易找到小白,怎地连让我多握一会儿你的手都不肯?实在是让人心里难过得紧啊。”
白展堂打了个哆嗦,鸡皮疙瘩立刻起了一身,他一边往回挣一边伸出右手并出剑指:“你你你楚留香我警告你好好说话!不然我点你啊!”
楚留香是谁啊?风流浪子香帅啊,脸皮厚啊。
听白展堂毫无底气地威胁自己,楚香帅反倒笑得更开心,心说不怕小白你点我,就怕你不点!
楚留香觉得,在江湖人面前自己就是那个风流潇洒的盗帅楚留香,可如果换在了白展堂的面前,他就是个脸皮厚比城墙的无赖——这一招他还是从小陆身上学来的,至少对付白展堂有效得很。
若是在以前,楚留香是从不会想过自己也会有用无赖招数的一天,但是偏偏就在碰到盗圣之后,楚香帅就明白了一个道理:有些人,还真是你不无赖就抓不住他的。
在白展堂的心里,楚留香向来都是风流浪荡、进退有度的一个人,他退出江湖这么多年,也曾经想过如果再见楚留香时,香帅会变成什么样子,左不过是老一些、头发会白一些,但还是风流浪荡、进退有度。可他偏偏没想到,如今真的见到了楚留香,这人长相倒是没怎么变老,性子却无赖了这么多!
白展堂觉得牙疼,他觉得如今楚留香这个样子大概才是香帅最真实的本性——早知你这样,我当初跑什么呀我?!需知自己当初还觉得挺伤感悲凉的,还把自己代入到街头小话本里的悲情主角身上去,觉得自己跟楚留香是云泥之别,只能相忘于江湖。
可如今呢?
早知如此,直接上手点住他然后绑起来扛回家去多好!
这个时候白展堂才明白当初大家一起在楚留香的大船上喝酒时,陆青月说的过的话是什么意思。
当时胡铁花被高亚男追着跑得跟兔子一样,而楚留香正第六次把窜得跟兔子一样的盗圣拎回到船上,一边哄白玉汤喝酒一边暗地里顺着那口差点儿跑岔了的气。
陆青月刚刚杀了两个恶匪,一脸煞气地喝酒,看到他们这样子就笑了:“老胡跟高亚男是一个愿打,一个不愿挨;你们俩个就是一个矫情一个犯贱。”
白展堂一直以为陆青月说的“犯贱”指的是自己,但退出江湖后他才明白,陆青月说的“矫情”指的才是自己。
他一直觉得楚留香是名震江湖的盗帅,是江湖人口中的风流浪子,是女孩子们的梦中情人,自己却只是个小小的贼而已。但白展堂忘了,他是盗圣,贼的祖宗,黑白两道人人敬畏的高手。
将军府闯得、四大贼王斗得、能行侠仗义、能解困救危,这些盗圣做得起也扛得起。
可白展堂坏就坏在胆子太小,小到他只觉得自己是个小人物,小到他记不住自己做过的侠义之举,小到他觉得自己配不上盗帅楚留香。
所以陆青月才说他“矫情”,想得太多,但没一样是在点子上的。
所以,当楚留香放下风流浪子的一面开始只对盗圣一人无赖耍流氓的时候,白展堂突然就悟了——这么多年自己究竟在矫情个啥哟!
悟了之后的白展堂胆儿就大了许多,至少在面对楚留香时大了许多,所以他终于挣开了楚留香的手,然后指着对方的鼻子说:“我告诉你啊,再敢这么动手动脚爷我一指头点得你三天三夜动不了!”说着还竖起手指示威似的冲香帅晃了晃,然后得意洋洋地下楼去大堂铺被睡觉去了。
楚留香一个人在屋子里笑得肚子疼,刚刚白展堂那示威一样的举动让两个人之间隔着的那层看不见的纱消失了,楚留香觉得自己赚到了,或许不必再像以前一样,他跟小白再相互小心翼翼地试来试去了。
这大约是自己到了七侠镇之后,最让人开心的一件事了。

********************************************

加班濒死中,求好心人烧纸_(:_」∠)_
还有好几个坑没填,我总觉得自己快升天了……(´Д`)

评论 ( 5 )
热度 ( 68 )

© 鱼一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