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一迢

冷cp自走产粮机

【楚白】不谓侠(12)

佟湘玉虽然是龙门镖局的大小姐,但她毕竟没经历过江湖的事。昨天晚上一把匕首就那么钉在桌子上,在她看来就是一种要命的信号。虽然店里有白展堂、有楚留香,还有陆青月,但是她也还是害怕。所以,她这一晚上都没太睡好,天刚蒙蒙亮她就起床了。

佟湘玉披起衣服,推一推睡在她身边的郭芙蓉:”效锅儿,效锅儿?”

郭芙蓉迷迷糊糊地半睁开眼睛瞄了她一眼:”干嘛呀掌柜的,这天还没亮呢。”

佟湘玉又推推她:”效锅儿,泥去看看蘸糖气床没有,额这辛里头还是慌滴很。”

“哎呀掌柜的你就放心吧,”郭芙蓉动了动身子,皱着眉头含糊地说,”有老白在能有什么事儿啊,再说不还有一个盗帅一个无心刀呢嘛,没事儿啊!”

佟湘玉还是不放心:”额也是头回碰到这样滴事嘛,额这辛里头防辛不下。”她又推了郭芙蓉两把,”效锅儿,效锅锅儿!”

“哎哟哟哟哟……行行行,掌柜的你别叫了别叫了,我去看看还不行吗?”郭芙蓉实在抗不住佟湘玉又求又哄的语气,无奈地爬起身来穿衣服。

白展堂、楚留香和陆青月起得比郭芙蓉想像得还要早,或者说这三个人其实是故意要起得早一些的。白展堂起床后就把客栈的大门打开,然后去厨房烧了壶热水,陆青月下楼的时候,就看到楚留香坐在客栈大堂里那张长桌子边泡茶——茶是她特意给白展堂带来的秋露香。

陆青月走到桌边坐下,楚留香倒了一杯茶给她:”尝尝看。”

陆青月喝了一口茶润了润嗓子,扭头问正拿着一盘炒瓜子过来的白展堂:”白大哥今天开门开这么早,会有客人吗?”

白展堂把瓜子放到桌子上,接过楚留香递给他的茶抿了一口,又望一望外面渐渐亮起来的天:”要是往常开门这么早是肯定没客人,不过今天不一样。”

“今天只怕会有客人急着赶过来上门。”楚留香接过白展堂的话,笑着又倒了一杯茶,”也不知道这客人这么早就急着来,是要吃饭呢,还是要住店呢?”

陆青月笑了一声:”估计这位客人现在可能没什么吃饭住店的心情吧?”

白展堂也笑一笑,没说话。他刚把茶杯放下,就见有个人从外面冲进了客栈里,直接向他们三个人扑过来。

那个人轻功底子还不错,速度很快,但是白展堂的速度比他更快,身形一动,手指一抬——”葵花点穴手!”

然后,陆青月就笑得一口茶喷了出去。

楚留香身形急动,险险地躲开了陆青月喷出来的茶,然后站在一边摇着扇子边摇头边笑。

扑进店里的人身形矮矮小小,却长了一颗大脑袋,偏偏脖子又非常细,都让人担心他那细瘦的脖子能否撑得住他那颗脑袋。这人的脑袋很大,头发稀稀拉拉地盖在脑袋上,粗黑的罗汉眉,下面却是一双绿豆耗子眼,酒糟的鼻子下面是一张跟郭芙蓉不相上下的大嘴。

这个人此刻被白展堂点住一动都动不了,只能保持一个向前跪爬的姿态,抻着脖子一只手伸向陆青月,一双耗子眼却叽里咕噜地转个不停。整个人活像一只被吓得呆住的乌龟一样。

白展堂仔细地打量了半天才认出这人是谁来:”九钱儿?”

朱九钱,江湖黑道上消息贩子的扛把子,朱是他的姓,他卖消息的时候只要”九钱”——或是九文铜钱,或是九钱银子,或是九钱黄金。久而久之,江湖上的人都忘了他叫什么,只管他叫朱九钱。

朱九钱武功不怎么样,但是消息却是一等一的灵通,他手下的人脉关系网庞大到让人害怕。

但盗圣却不怕朱九钱,相反,他们还是忘年之交。两个人当初拜了一半的把子,所以就是半个把兄弟。

拜了一半的原因就是当时在说誓词的时候,朱九钱说”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白展堂翻了脸一脚踹了过去,说九钱儿你傻啊?你比我大几岁你心里没谱儿啊?还同年同月同日死,你这是咒我呢!

于是这把子就只拜了一半,剩下的一半楚留香替朱九钱拜了,原因是盗圣说宁可跟香帅同年同月同日死,也不想跟朱九钱长得这么奇葩的一起死,不然就觉得憋屈。

所以,江湖上能叫朱九钱一声”九钱儿”的,也只有盗圣白玉汤一人而已。

而今在同福客栈里,朱九钱却被自己的半个把兄弟给点住了,他急得只能冲白展堂猛眨眼睛。

白展堂叹了口气说:”九钱儿你别卡巴你那两绿豆,我看着迷糊。”说着抬手就把朱九钱的穴道给解了。

然后就看到朱九钱扑到陆青月脚边一把抱住她的脚,惨嚎一声:”小陆!陆姑娘!陆奶奶哟!!!你可得救救我啊!!!”


评论 ( 5 )
热度 ( 44 )

© 鱼一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