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一迢

冷cp自走产粮机

【明侦/双北】最后的晚宴(三)

第三章 律师所里一枝花

“甄珠死了?”撒侦探重复了一遍何天才说的话,有些不明所以地看着他,没听明白他是什么意思。

“何老师的意思就是,”张法医开口说,“之前玫瑰酒店案件里的犯人之一甄珠在一个月之前死了。”

撒侦探看了看何天才,又看了看张法医,突然明白了他们说的是什么意思:“甄珠没有入狱?”

“因为案子涉及的人员有些多,再加上案情有些复杂,所以现在一直还没有正式宣判,甄珠是被取保候审了。”张法医回答。

撒侦探追问:“谁是甄珠的担保人?”

“甄有钱。”张法医淡淡地说。

“然后,”撒侦探向后仰了仰,抬起头看着天花板,好像在自言自语一样,“一个月前甄珠死了,但是甄有钱说他的妻子还活着,你们又接到了有人要杀甄有钱的电话……”

何天才和张法医都没接他的话,两个人一个端着杯子直愣愣地看着桌子,好像在思考什么,另一个则是低着头垂着眼,脸上的神色有些阴郁。

一屋子里的人中唯有白刑警左看看这个,右瞧瞧那个,张了张嘴又不知道应该说什么,自己眨着眼睛琢磨了半天才疑惑地吐出来一句:“那有没有可能甄珠其实就是甄夫人?”

他的话刚说完,屋子里另外三个人立刻都看向了他,白刑警被三个人盯得有些心里发毛,结结巴巴地解释:“就是、那个……甄珠她不是做过甄夫人的那个什么转换实验吗?所以、我我我就想那跟甄夫人做转换的那个是不是就是……甄珠……”

撒侦探挑眉看着何天才,何天才也有些惊异于白刑警的脑洞,他微张着嘴有些不知所措地看了看撒侦探,又看了一眼张法医。

张法医皱着眉头想了想,张嘴刚要说话,突然传来了一阵敲门声打断了他将要说出口的话。

白刑警跳起来跑去开门,门打开之后他看到外面站着一位长发性感的美女,穿着一身干净利落的职业装,架着一副金丝眼镜。看到开门的是白刑警,反倒被吓了一跳,她怔了怔才对白刑警说:“你好,我是鸥律师,请问张法医在吗?”

“张法医不在,你要是有什么事可以直接跟我说。”没等白刑警说话,撒侦探一边探着身子向门外看,一边语调不太正经地说。

站在门外的鸥律师在看到撒侦探的那一刻先是惊讶地一愣,然后一脸的不可思议:“撒侦探?你不是去澳大利亚了吗?”

“去澳大利亚?”何天才听到鸥律师的话之后,扭过头看着撒侦探,似笑非笑地问,“你去那边干嘛?”

撒侦探因为鸥律师的话身子不自觉地向下一栽,好不容易手忙脚乱地稳住身子,一抬头就看见何天才两只眼睛跟探照灯似的发着强光盯着自己。

撒侦探下意识地咽了下口水,觉得如果自己这波要是答不好,送分题就可能变成送命题,他张开嘴想解释,却听到自己的声音:“没、没事儿啊,不说那边袋鼠挺可爱的嘛……我就……”

“就找袋鼠练拳击去了?”张法医很适时地在撒侦探的心口上插上一刀。

撒侦探瞪了一眼张法医。

张法医耸耸肩表示whocare?反正只要能给你们这对时刻撒狗粮的狗男男添堵,别说被瞪一眼,你瞪一天我也乐意。

所以说,关键时刻好朋友变成猪队友帮忙送人头这种事真的是不分职业。

好在身为“一定赢”律师事务所所花的鸥律师一向是个神助攻:“对啊,前一阵子他还问我塞班岛和圣灵群岛大堡礁这两个地方哪个适合求婚呢。”

矮油?!求婚!

屋子里另外三个人有致一同地看向撒侦探,白刑警一脸“撞见了大新闻,求八卦”的兴奋表情。张法医则是眯了眯眼睛,无声地对撒侦探说了一个“蠢”字。至于何天才,早就露出一副了然的神情,抿着嘴笑着,满脸写着“我就看你怎么往下编”的表情看着撒侦探。

撒侦探深觉交友不慎、今日不宜出门办案!

看着满脸愉悦表情的何天才,撒侦探就觉得自己脑子里乱成一团,好容易找回头绪,一对上何天才的眼睛,他就又怂了回去,最后张了几次嘴,只干巴巴地说出来一句:“我们还是先来讨论一下小白接到报警电话这件事吧。”

撒侦探此话一出,换来一堆白眼,外加张法医的一句:“你就怂吧!”

反倒是何天才没什么不高兴的样子,十分配合地接过了撒侦探的话:“这件事比较要紧。”

看在何天才的面子上,张法医没继续吐槽下去,只是暗暗地向撒侦探比了一个“弱爆了”的手势之后,就扭脸看着已经进到屋子里的鸥律师问:“请问鸥律师您找我有什么事儿?”

“事实上,”鸥律师伸手抚了抚自己的头发,轻轻地扶了一下眼镜说,“我听我们事务所的人说起过,您曾经参与过甄夫人失踪那件案子?”

听到鸥律师的问话,张法医瞄了何天才一眼,点了点头:“我确实参与过。”

“那么,”鸥律师微微向上抬了抬下巴,“死者是甄夫人吗?”她说这话的时候,眼睛死死地盯看着张法医的脸,似乎想从张法医的脸上看出什么来一样。

只不过张法医没能如她的愿,一张脸上还是没什么表情,说话的语气也依旧淡淡的没什么变化:“从最后找到的尸体的解剖结果来看,死者的生理特征的确是甄夫人。”

张法医狡猾地用了“生理特征”这个词来模糊鸥律师的问题,但鸥律师却没上他的当:“所以您也不能肯定当时的死者就是甄夫人本人,对吗?”

张法医没说话,只是耸了下肩膀,又看了看撒侦探,对他眨了眨眼睛。撒侦探会意,接过了话问:“鸥律师,你说的这句话有几层意思?”

鸥律师倒没回避他的问题话,直接从自己随身精致的小包里拿出一封信递了过来,微微皱起了眉头说:“在一个月之前,甄有钱委托我们律师事务所对他的几个合作伙伴进行资信调查。本来调查已经到了尾声,但是三天前,有一封匿名信突然寄到了所里,信里面写的内容就是关于甄夫人、甄有钱、甄珠之间的关系。”她顿了一下继续说,“包括甄有钱曾经全力支持甄珠做灵魂转换实验这件事。”

何天才抬手接过鸥律师递过来的信,先是看了下信封,感觉没什么特别,然后打开取出里面的信,仔细看了一遍皱了皱眉头问鸥律师:“没查出来寄信的人是谁吗?”

鸥律师摇摇头,站在一旁的撒侦探从何天才手上接过信从头到尾看了一遍,沉吟了半晌后缓缓地说了一句话:“寄信的人是甄夫人。”

屋子里其他几个人都因为撒侦探这一句话,一起吃惊地看向她,每个人脸上都写满了不可思议。张法医的眉头紧紧皱起来,一脸严肃地问撒侦探:“你是乱猜的还是……”

撒侦探没说话,反倒是从自己的口袋里拿出了一封皱巴巴的信,用左手的食指与中指夹着这封信对其他人说:“这是在半个月之前有人寄到我那里的,信里所写的内容跟今天鸥律师收到的这封信一模一样,并且,”他特意加重了声音,慢慢地说,“并且在我收到的这封信中还讲到了一件事,就是甄有钱曾经多次家暴甄夫人,而在最后一次对甄夫人实施家暴之后,为甄夫人医治的人就是甄珠!”

屋子里再也没人说话,每个人的脸上都带着思索的神情,鸥律师下意识地咬了咬自己的下唇,张法医的眉头从刚才就一直紧紧皱在一起,白刑警微抿着嘴一脸纠结地在想什么。

撒侦探的目光从每个人的脸上扫过,最后落在了何天才的脸上,他看到何天才有些愣愣地样子,便凑过去,两个人几乎快要脸贴着脸了,撒侦探盯着何天才低声地问:“你在想什么?”

何天才像是被惊到一样,愣愣地转过头看着撒侦探,他的眼神里带着一些不可思议,也含着悲伤和惊讶。

何天才与撒侦探两个人之间的距离实在是太近了,近到只要有人一伸手推其中一个人一把,两个人就立刻能嘴对嘴地亲到一起去。本来还在思考的鸥律师无意中的一抬就看到这辣眼睛的一幕,她柔嫩白皙的手指无意识地搓了搓,忍了又忍,最终还是把想要大步上前将眼前两个男人的头按在一起的冲动压了下去,只能在心里腹诽一句:你们俩个真是够了!

而此刻的何天才和撒侦探可没想到鸥律师会加入“按头小分队”的事,撒侦探盯着何天才又重复了一遍他的问题:“你刚才在想什么?”

何天才愣愣地看着撒侦探,好像是在组织语言,又好像想不明白什么,半晌才用近似自言自语的口气对撒侦探说:“甄夫人她……还活着……”


评论
热度 ( 9 )

© 鱼一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