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一迢

冷cp自走产粮机

【楚白】不谓侠(13)


朱九钱一声惨嚎,不但把陆青月吓了一跳,也把刚进到客栈大堂的郭芙蓉吓了一跳。
她一大早就被佟掌柜给磨起来到大堂这边打听情况,刚一进大堂就看见一个人“呼”地窜到陆青月脚边一声嚎叫,吓得她本来就没太清醒的脑子就立刻热血上涌了。
郭芙蓉也顾不上问白展堂什么情况了,她一个箭步冲过去大喊一声:“小陆你闪开!”然后就气沉丹田,运内力至双掌向前推出,嘴里喝了一句:“排——山——倒海!”
接下来慢了一步未能阻止郭芙蓉的盗帅、盗圣和无心刀眼睁睁看着朱九钱被郭芙蓉一掌拍了出去,趴在地上半天都没起来。
“你干啥玩意儿呀?!”白展堂推一把郭芙蓉,赶紧跑到朱九钱身边去扶他:“九钱儿,钱儿啊,你没事儿吧,啊?”
朱九钱被白展堂扶起来,哼哼唧唧地挤出来一句:“好内力!”
陆青月在一边早就笑得前仰后合了,楚留香也是笑得止不住:“朱老板果然好身体,郭姑娘的掌力虽然不像一流高手一般,但是也算内息纯厚,朱老板能抗住这么一掌,可见这些年外家强身的功夫没少练啊。”
听了楚留香的话,陆青月笑的声音更大了,她伸手推楚留香:“你怎么知道他没少练这功夫?”
“人若要去练一门并不适合自己的功夫,无非就是被逼到了性命攸关的时候,既然不想死,那便要想尽办法找让自己活命的法子。”
陆青月冷笑一声:“只可惜,有些人就算是练了铜皮铁骨也一样是要死的。”
楚留香没说什么,只是笑着摇摇头。
白展堂已经把朱九钱扶到桌子边坐下了,他一边拍着朱九钱的背一边问:“九钱儿,没事儿吧?”
朱九钱摇摇脑袋:“没什么大事儿。兄弟啊,哥哥我求你一件事。”
“你说你说。”
“要是万一我真有那么一天,兄弟你能不能在我咽气之前把咱们之前拜了一半的把子给拜完喽?”
白展堂一把就把朱九钱给推一边去了:“你拉倒吧,我还想多活几天呢。”
陆青月看着朱九钱冷笑道:“看来朱老板是觉得自己死得不够快了,这倒也无妨,我这把刀只需眨眼的功夫就能把你的心挖出来,保证你死得透一些。”
朱九钱把脑袋摇得跟拨浪鼓一样:“不不不,我的陆奶奶您可饶了我吧!”
陆青月瞥他一眼:“饶你?怎么饶?昨天晚上你在佟掌柜的屋子里插了把匕首,难道不是在威胁我们?”
朱九钱苦笑:“我哪里敢威胁你们几个?你们是江湖上顶顶有名的人物,我威胁你们不是不要命了么?我那是想趁夜到你屋子里给你提个醒,哪想到走错了屋子。”
白展堂奇怪地问:“啥事儿啊值得你大半夜里爬窗户送信?你要送啥信不会直接敲客栈门啊?”
楚留香摇摇扇子道:“朱老板不是不会敲门,而是当时他不能敲门。”
陆青月点点头:“没错。因为当时朱九钱还是个‘死人’呢!”
白展堂听得一头雾水,皱着眉头问楚留香:“你俩别给我在这儿玩儿猜谜,有啥话直接说!”
陆青月叹了口气,还是给朱九钱倒了一杯茶压惊:“我昨天不是说来镇上杀人么,我要杀的就是朱九钱——对了,当时我跟你说是要杀一个姓宁的胖子。”
“那位姓宁的胖子其实就是朱老板装扮的,”楚留香接着说,“你觉得熟悉就是因为你认得他,他把自己伪装成一个胖子,你一时认不出来了。”
“嗯?”白展堂又转头看向朱九钱,“那你为啥要伪装成一个胖子啊?”
“为啥?!”朱九钱啪地一声放下茶杯,哭丧着脸看着白展堂,“我的祖宗,还不是为了你!”

评论
热度 ( 42 )

© 鱼一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