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一迢

冷cp自走产粮机

【楚白】不谓侠(14)


在同福客栈生活了这么几年,白展堂早就习惯了不到大事不动脑子,遇到大事稍微动一下脑子的生活,现在让他一下又恢复到以前闯荡江湖的时候,天天动脑分析的状态,一时让白展堂有些略蒙。
郭芙蓉早就在一旁听了半天了,这个时候才终于出了声:“老、老白,这这这这个……人?是你朋友啊?”她没好意思说出“东西”两个字来,因为郭芙蓉怕自己那么一说的话,朱九钱再一激动就抽过去。
“啊,我以前江湖上的朋友,姓朱,大伙管他叫朱九钱。”白展堂一边想着事一边含糊地答了一句。
“朱九钱……朱九钱?!”郭芙蓉念了一遍朱九钱的名字,突然就像想到什么样一,瞪大眼睛不可思议地看那个长相奇葩的矮小男人。
“啥酒钱?!谁喝酒咧?”佟掌柜打发郭芙蓉到大堂来之后还是觉得不放心,于是就亲自过来,一进大堂就听见郭芙蓉的声音,急忙问了一句。
“什么谁喝了啊?”郭芙蓉蹦到佟掌柜身边,趴在她耳边带着兴奋地小声说道,“是朱九钱!江湖上有名的情报贩子,就没有他打听不出来的事儿!这人特别厉害!”
佟湘玉不关心朱九钱是不是厉害,她只关心朱九钱为什么会来同福客栈,听郭芙蓉的意思,这位恐怕也不是什么善茬,这让她一夜没落的心又往上悬了几分。
佟湘玉勉强稳住心神,走到楚留香旁边问:“香帅,这位竹先生是……”她的话还没说完,手就被窜到面前的朱九钱给握住了。
朱九钱两眼放光地看着佟湘玉:“哎呀,美人啊!美人啊!!!”
“捞……捞白……”佟湘玉眼见一张绝世罕见的脸就这么在自己眼前放大,吓得声音都开始哆嗦了。
楚留香看不下去,急忙伸手搭在朱九钱的手腕上,手指一用巧劲儿就让朱九钱的手被火烫了一样缩了回去,然后他又上前一步把佟掌柜挡在身后,有些无奈地看着朱九钱:“朱老板,莫吓到人!”
“唉哟哟哟,是我的不是,是我的不是。”朱九钱满脸堆笑地看着楚留香,“香帅啊,我这不是看到美人了太激动了嘛!不知道这位美人芳龄几何、家住何方、是否婚配啊?”
楚留香摇摇头叹了口气道:“朱老板,我们在谈正事……”他没把下面的话说完,只是扭头看了看白展堂,白展堂会意,竖起食指和中指瞪着朱九钱,坐在一边的陆青月也把手伸向腰间放在刀柄上。
朱九钱一下就蔫儿了,灰溜溜地坐回到桌子边去。
白展堂瞥一眼蔫搭搭的朱九钱,护着佟湘玉和郭芙蓉坐在陆青月的身边,然后才一拍桌子冲着朱九钱喝了一声:“说!”
除了楚留香,剩下的人都被白展堂这一下吓了一跳,朱九钱则是吓得从椅子上窜起来:“我说我说,白老弟你别点我啊!我说!”
盗帅与盗圣相互看了一眼,极有默契地笑了一下,楚留香才慢悠悠地开口:“若是朱老板想说的是东厂想杀小白这件事,那就不必再说了,因为这件事我们都已经知道了。”
朱九钱一听楚留香的话,人又矮了几分,晃着大脑袋说:“既然你们都知道了,那还有什么好说的?”
白展堂笑一笑道:“因为我们还有别的事要问你呀。”
朱九钱奇怪地看着他:“你还有什么事要问?”
楚留香道:“比如,朱老板你。”
朱九钱下意识地咽了咽口水,小心翼翼地往旁边蹭了蹭:“我?我我我……我能有什么事?”
“比如,”楚留香啪地一声合上了扇子,“你伪装成朱九钱来同福客栈这件事。”
他的话音刚落,佟湘玉就觉得眼前一花,她下意识地往郭芙蓉身边一缩,然后耳边就听到“锵——”的一声,再回过神的时候,她看到一把奇怪的兵器就这么停在自己的眼前。
佟湘玉不知道那算是一把短剑还是一把短刀,那兵器像剑,却在中途分成两股,变成了两个剑锋,两个剑锋又都向外弯成月牙形,让这个兵器看起来就像是一支锋利的鹿角一样。
这把古怪的兵器本应该能杀了佟湘玉的,但它此刻偏偏就停在了佟湘玉的眼前动都动不了。因为在那“鹿角”之间档着一把刀,一把一尺长的、刀鞘上镶金嵌玉,刀柄嵌着一粒大红宝石的刀——那是陆青月的那把无心刀。
郭芙蓉也被吓了一跳,但她立刻反应了过来,一搂佟湘玉就向后倒过去,与此同时陆青月的刀也出鞘了,刀锋带着慑人的寒意直奔“朱九钱”的心脏而去。
“朱九钱”身子灵巧地一拧,就闪开了陆青月的刀,然后他的那把奇怪的兵器往脑后一横,准确地抵住了楚留香点过来的扇子。就在他稍稍停顿的空档,白展堂的手指已经点在了他的京门穴上。
“朱九钱”的身形一滞,猛地向侧一斜,脚下一动就站在了同福客栈的门外,他哑着嗓子用跟刚刚完全不同的声音嘿嘿笑着:“盗圣的点穴功夫果然天下无双,只可惜你五年前都未点得住我,如今就更点不住了。”

评论 ( 1 )
热度 ( 40 )

© 鱼一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