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一迢

冷cp自走产粮机

【楚白】不谓侠(16)


吕轻候打小就熟读四书五经,通晓经史子集,后来就是因为不会做生意,所以才把自家的祖产客栈卖给了佟湘玉,然后为了一口温饱,继续在客栈里做帐房先生。至于风起云涌的江湖,在吕秀才的眼里就像是他写的那部小说一样,无非都是以讹传讹编出来的故事而已。
所以当初他此生唯一一次壮起胆子与江湖人拼命,也就是说死了姬无命那次,剩下的时间则都被留给了与郭芙蓉相处的腥风血雨的浪漫里。
至于他因说死姬无命有功,而被小六和老邢忽悠上级报功得来的那个“关中大侠”的称号,在他眼里还不如十八里铺卖的新书有价值。
但不在意并不等于不明白“关中大侠”这四个字在江湖人眼中的份量。所以今天突然被人叫出这个名号,吕轻候第一感觉就是对方是来找他寻仇杀人的。
吕秀才腿有些发软,但是又死命硬抗着站直了,结结巴巴地对男子说:“这这这……这位大侠!请问您是寻仇啊还是找人啊?”
男子又大笑起来:“难怪老臭虫在你们这一呆就是这么长时间,这里果然是个有趣的地方——对了,老臭虫人呢?”
“老老老老臭虫?”吕秀才和郭芙蓉对视了一下,谁都没明白这人说的是谁。
“怎么?他不在?”男子看了看吕秀才又看了看郭芙蓉,“那小白呢?小陆呢?总有一个在的吧?总不能都跑了吧?”
小白?小陆?郭芙蓉脑子里灵光一闪:“你是说……诶,你是谁啊?”
“我?我是胡铁花呀!老臭虫没跟你们说?”男子抓了抓头发一脸奇怪,“不对呀,一个月前他给我写信让我速来七侠镇救人,难道救的不是你们?”
“胡铁花?!”郭芙蓉惊叫出声,胡铁花是谁她当然知道,只不过没想过传说中的“花蝴蝶”竟会是这么邋遢的一个人。
惊讶之余,郭芙蓉也松下了一口气,既然香帅都将胡铁花叫了过来,可见老白那边也应该不会太危险了……吧?
危险不危险,白展堂说不好,但他现在的状况可说不上好。
一路追着假朱九钱跑到了西凉河边,白展堂才勉强把人追上,相比起对方一副游刃有余的样子,白展堂就要狼狈一些。
暗中喘了一口气,把刚刚涌到喉头的血给强咽下去,白展堂右手的食指与中指并出剑指,皱着眉头冷冷地看着对方:“说吧,到底想干啥?”
假朱九钱又笑了:“盗圣啊盗圣,你本是个聪明人,却为何总要干蠢事呢?”
白展堂冷笑一声:“我从来没觉得自个儿聪明,我只知道有些事不能昧良心。”
“哎呀哎呀,”假朱九钱摇摇头,似叹非叹地说,“人么,总要为自己而活着,总不能为了不相干的人送命。你当初为了那些江湖人就丢了半条命,如今不会想再丢下别外半条吧?”
“小白向来福大命大,又常热心助人,有侠义肝胆,这样的人怎么会说丢命就丢命呢?”楚留香轻飘飘地踏落在白展堂身边,虽然似在说笑一般,但是眼睛里却没一丝的笑意,“更何况,小白胆子小得很,一般来说,胆子小的人都要比那些胆大包天行事不端的人活得更长久。”
假朱九钱冷笑一声:“香帅果然是一张利嘴啊,只是不该来趟这趟混水。”
“干你个阉人什么鸟事!?”伴随着一声怒喝,一把短刀直冲假朱九钱的后背心刺过来。
假朱九钱心头一惊,“哎呀”怪叫一声,身子向旁边一扭,险险躲开了刺过来的刀,但是他没想到,使刀的人身法更快,刀锋一转复又向他的心口挑过去。
假朱九钱左躲右闪,那把装饰华丽寒芒闪闪的刀却始终都能在他刚刚躲开前一刀的时候,立刻就变换路线再取他的胸前。有几次刀尖儿甚至差一点儿就要插进了他的心口里。
好快的刀!
假朱九钱暗自惊讶,五年前他虽听过无心刀的名号,却总觉得并没什么大不了,但如今一试,他才知道陆青月这无心刀的名号决非虚传。
眼见陆青月的身法越来越快,刀法也越来越狠厉,假朱九钱咬咬牙,手指悄悄地动了动——若是不能速战速决,只怕自己当真要变成无心刀的刀下亡魂!
“小陆小心!”白展堂眼睛尖,瞄到了假朱九钱的动作,心下大惊,知道这货又要使阴招。
楚留香在白展堂喊出声的时候身形就已经动了,就在假朱九钱手中的暗器出手的时候,他的扇子也到了。
楚留香的扇子展开又合上,生生夹住了两枚暗器,还有一枚被他用左手的食指和中指夹住,他刚想要将手中的暗器丢掉,就听到脑后有利器破空的声音,楚留香迅速转身想挡住后面的袭击,有个人却提前挡在了他的面前——一支精铁铸的利箭“噗”地一声就钉进了白展堂右胸!

评论 ( 1 )
热度 ( 54 )

© 鱼一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