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一迢

冷cp自走产粮机

【楚白】不谓侠(17)

江湖人都说,盗帅楚留香风流天下,潇洒有礼,虽然是个贼却有君子之风,而且香帅很少发怒,更不喜杀人。

但楚留香知道,自己不是不发怒,而这世上能让自己发怒的事太少了,他一向觉得发怒杀人是蠢人才会去干的事。可人总要有个底线,越过了底线,就算是菩萨也是会发火。

楚留香的底线就是盗圣白玉汤。

眼看着挡着自己面前的白展堂衣服上迅速渗出的血,楚留香就觉得一股热血涌上脑袋,将自己云淡风轻的风流潇洒给撕了个粉碎。楚留香一手揽住白展堂,让他靠在自己身上,另一只手明明应该去把射进去的箭拔出来,但楚留香却发现自己的手完全不听使唤,抖得厉害。

理智上告诉他要快点儿把箭拔出来,然后点住白展堂的大穴止血,再把人送回到同福客栈去找人救治。但楚留香却发现自己现在脑袋里嗡嗡直响,手脚也发软,连最基本的冷静都保持不了。

这恐怕不是什么好现象!

楚留香在心里苦笑,只怕自己再犹豫下去就真的会害死小白了。

白展堂替楚留香挡下这一箭之后,满脑子就只剩下了疼,被压制多年的内伤也压不住了,喉咙里涌出来的血流了出来,滴到了楚留香的衣服上。

可惜了这么好的衣服了。白展堂有些迷迷糊糊地想,他察觉到楚留香在发抖,想说楚儿你抖啥,但一张嘴却又喷了一口血出来。

或许是白展堂又喷出的这口血,或许是一旁愤怒的陆青月喝出的长啸,楚留香突然间就抓回了理智,力气也一瞬间就回到了盗帅的身上。

楚留香不再犹豫,抬手握住铁箭,低头说句:”小白你忍一忍。”话音刚落,手指发力拔出了这支铁箭,然后快速地点住白展堂周身大穴,再把人打横一抱,瞬间身形就飘出丈外!

楚留香带着白展堂走了之后,陆青月就彻底发了狠。

无心刀陆为马,在江湖上是出了名儿的狠辣无情,更出名的是她自创的刀法——二十二式魄血夺心刀法,刀刀取人命门。再加上她的身法又快,更是少有敌手。

但江湖上少人有知道,陆青月的身法是盗圣和盗帅联手调教出来的,而她的二十二式魄血夺心刀法其实是脱胎于盗圣的成名绝技”葵花点穴手”!

如今白展堂受了重伤,陆青月心里更是狠极了面前这个窜来跳去的假朱九钱,盛怒之下她的身法又快了一倍!无心刀的刀尖直指假朱九钱的心脏——这颗心她无心刀陆为马是取定了!

胡铁花进了同福客栈之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围着佟掌柜的七十年女儿红打转,恨不能立刻就打开酒坛子喝个痛快。但是佟湘玉死守着这坛酒让他连坛子都没摸到。

直到楚留香抱着浑身是血的白展堂踏进了客栈的大门。

胡铁花第一个蹦起来:”喝!小白怎么了?!”

佟湘玉腿脚发软,扶着莫小贝,眼眶都红了:”捞……捞白……修才,达嘴,快去找大夫!”

楚留香顾不上回答胡铁花的话,抱着白展堂就上楼进了客房,把白展堂放在床上之后,一边忙着把白展堂的衣服脱下去,一边对跟上来的胡铁花说:”老酒鬼,你快去镇子口那家成衣铺找七娘过来!告诉她小白受了伤,镇子上来了东厂的人,让她放出烟火信号通知各派高手。”

胡铁花应了一声,皱眉看着已经昏迷不醒的白展堂,十分担心地问:”老臭虫,小白没事儿吧?”

“看着险,但我已经点了他周身大穴,”楚留香把被血染透的衣服扔到一边儿,脸色不太好,”你下楼的时候让佟掌柜快去烧热水,还要准备干净的衣服,在七娘来之前我守着小白。”

胡铁花知道事态紧急,立刻转身就下了楼,正巧看到佟掌柜一脸担心地往楼上走,于是急忙拉住她吩咐。

脱下白展堂的衣服,楚留香才知道他当年闯九九归一奈何阵是个什么样凶险的情形,大大小小的伤疤让楚留香心都揪到了一起。香帅叹了口气,不怪现在小陆一见自己就冷嘲热讽一副自己对不起小白的样子,当年若是自己没有中计跑去天山,白展堂也不可能会去冒险闯阵,更不会留下这满身的伤。

楚留香扶起白展堂,用薄被裹住他,一只手抵到白展堂的后心处,内力缓缓度进白展堂的身体里——他现在只希望胡铁花的轻功快一些,快将等在镇子口的巫七娘请过来。

******************************************************

这文之前在JJ发过,要是有小可爱等不及每天一章一章地看,可以直接跑去JJ搜这个文,嗯……可以直接看完全本完结的。

最近天好热啊~~~每天都昏沉沉的,不记得自己发没发过文了……

评论 ( 6 )
热度 ( 44 )

© 鱼一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