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一迢

冷cp自走产粮机

【楚白】不谓侠(18)

当一朵炫目的烟花在七侠镇上方炸开的时候,就注定了这个往日里平和安详的小镇要经历一场能够掀翻了朝堂和江湖的大风浪。

当胡铁花领着青衫毒医巫七娘、武当清广长老、少林半痴大师、苍峰七子和锦衣卫指挥使季诚赶到同福客栈的时候,郭芙蓉也拎着燕小六回来了。

燕小六一进门就把刀拔出来了:”贼呢贼呢?!贼在哪儿呢?!”

郭芙蓉一巴掌拍到燕小六背后,直接把他拍了一趔趄:”嚷嚷什么呢!没贼!”

“没贼?没没没没贼你叫我干嘛来了?”燕小六一边收刀一边不解地问郭芙蓉。

没等郭芙蓉答话,佟掌柜就哭着扑上来了:”效六儿!”

燕小六被吓了一跳,急忙往旁边儿躲,一边躲一边结结巴巴地说:”佟佟佟佟掌柜,你你你干嘛干嘛?!恁么地了?”

郭芙蓉也被佟掌柜吓了一跳,急忙问道:”掌柜的,怎么啦?”

“捞白……”佟掌柜抽泣着搂住郭芙蓉,”捞白受了伤,全身是血……”

“啊?!老老老老白受伤了?!”郭芙蓉被这个消息吓了一跳,急忙拉着佟掌柜想问个究竟。

这时正巧胡铁花也带着人进了门,一听到佟掌柜的话,巫七娘惊讶道:”盗圣真的受了伤?”

不光她惊讶,其他的人也都又惊又怒,胡铁花不敢多耽搁,急忙带着巫七娘往楼上走。

等众人进了客房,闻到一屋子的血腥,看到昏迷不醒的盗圣和一身狼狈的盗帅时,才真正相信盗圣白玉汤受了重伤这件事。

巫七娘不敢多耽搁,急忙走到床前查看白展堂的伤势,少林的半痴大师低声念一句佛号,换下楚留香继续用内力维护着白展堂的心脉。

楚留香沾了一身的血,额上一层薄汗,早没了风流浪子的样子。季诚走到他身边低声问:”香帅,这是谁伤的盗圣?”

楚留香呼出一口气:”是有人假扮朱九钱到客栈里来,后来我与小白追出去的时候确认对方应该是东厂的人,应该是阎公公的手下,射箭的人没看清,但是从箭枝和当时的距离来看,应该是冉家的人。”

“冉家?!”季诚皱紧了眉头,”银箭断水的冉家?他们不是跟东厂有仇么?怎么也掺和进来了?”

“不是冉家!”

一个声音在门口响起,众人抬头看到一脸煞气的陆青月走了进来。

陆青月进了屋子往床上看了一眼:”白大哥怎么样?”

“箭虽未中要害,但却不怎么好,小白一直昏迷不醒。”楚留香沉声道,”刚才我以内力护着小白心脉的时候,发现他竟然还有好几处内伤,这一箭只怕是引动了他的旧伤。”

陆青月皱皱眉头,转头对季诚说:”那个假扮朱九钱的阉人让我给宰了!射箭的那个人不是冉家的人,我追的时候看他身法步行应该是漠北的恶匪出身。”

季诚听了陆青月的话,眉头皱得更紧,他是没想到事情现在竟然都能牵扯到漠北的匪患上去。

现在事情牵扯的人越来越多,越闹越大,只怕是没办法善了。

季诚叹了口气,回头看看还在昏迷的白展堂,又想起自己从京城临走时,白三娘对自己说的那番话——

“我儿自小就心眼儿实,胆子又小,偏偏又见不得别人遭苦受罪。季大人这次也是奉皇命办事,三娘知晓深浅,不求季大人关照我儿,只求季大人在紧要关头能护他一下,给我儿留口气。”

季诚在心里苦笑,三娘啊三娘,这次只怕不是我护你儿子,到头来倒有可能又像是五年前一样,盗圣护了全天下呢!


评论
热度 ( 39 )

© 鱼一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