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一迢

冷cp自走产粮机

【明侦/双北】最后的晚宴(四)

双北大法好呀双北大法好~~~~

高智商精英cp的糖简直甜啊~~~~

顺便表白我鸥的双北cp按头小分队队长~~~感觉在节目的时候鸥美人也都好懂啊!

**********************************************************************

第四章 第一首富甄有钱

“很高兴在今夜与各位欢聚于此,在此,我谨代表MG集团向来参加宴会的诸位表示热烈的欢迎……”

看着站在前方表演台上正在向宴会厅里来参加晚宴的来宾们致辞的男子,撒侦探默默地抿了一口手里的柠檬苏打水。同时也下意识地看了一眼自己手腕上的手表:晚上八点十分。

对于正在致辞的MG集团总裁甄有钱,撒侦探总觉得这个男人身上藏着太多的秘密,坊间关于这个传奇的富豪也有不少真真假假的传闻:白手起家,几次沉浮商海,最终美人事业双丰收。后来妻子不幸去世却再未续娶,一直洁身自好,不跟任何人传绯闻,还有爱心,多年来热衷公益事业等等等等。

大部分传闻都是很正面很积极向上,把这个甄有钱描述得就像是小女孩儿们最爱看的恋情总裁小说里的男主角一样,除了年过半百之外,剩下的什么绅士有礼、品味超然、为人和善的标签,简直就好像是照着小说男主角扒下来的一样。

但是撒侦探却对此不以为然,所谓八卦传闻,很大一部分都是经过人为加工过的,那些藏在八卦传闻下面的真相往往不那么光鲜亮丽。

张法医端着一杯酒跟何天才一起慢慢地走过来,看到撒侦探喝的苏打水之后,笑了一声:“怎么?还是不敢喝酒?”

撒侦探晃晃手里的杯子,看着张法医严肃地解释:“酒精会让人的思维变得迟钝,而且过度饮酒还会导致各种疾病,所以对于像我这样一个严谨认真的人来说,酒这种东西最好还是不要碰。”

张法医看着撒侦探故意板着脸做出的一副“名侦探”面孔的样子,心里无比想把他按在地上摩擦一顿,于是在撒侦探说完话之后,装作不经意地样子迅速接话:“哦?真的不是因为某一次喝嗨了,导致酒后乱……咳么?”

此时此刻,如果不是因为还处在一个觥筹交错、大家谈笑风生的公共场合,何天才觉得眼前两个明显生理特征为成年男性的人,肯定会朝对方互相泼饮料,一边用言语怼对方一边跟对方扭打在一起。

每次见面,这两个人都会以一副“友好交流”实则“互喷毒液”的样子怼来怼去,很好地秉持了“打人要打脸,骂人要揭短”的嘴炮原则。

何天才朝还在表演台上致辞讲话的甄总裁看了一眼,回过头压低了声音说:“如果是甄夫人还活着,那么她今天是不是就应该出现在这个酒店里?”

正在互喷毒液的两个人听到他的问话都停下了幼稚的互怼,不约而同地看了一眼台上的甄有钱。

撒侦探问张法医:“小白接到那通电话里没说具体要动手的时间?”

张法医摇摇头:“没说,就说是今天晚上,不过看这个样子,应该是在宴会之后。”

“或者宴会进行的时候。”撒侦探接着说,“现在更让我在意的是,如果像小何说的,甄夫人还活着,那她会在什么情况下,以什么样的姿态出现。”

“其实我也只是猜。”何天才凑过来,伸手拿过撒侦探手里的柠檬苏打水,毫不在意地喝了一口,“从你接到的委托、鸥律师收到的信件、还有打到张法医那里的电话,以及我之前对甄夫人的了解和她死亡事件的疑点,我怀疑她现在其实是活着的,但是替她死的那个人是谁,我就不敢肯定了。”

撒侦探看着自己手里被拿走的苏打水,眼神在何天才刚刚喝完水还很湿润的嘴唇上溜了一圈儿,他突然觉得自己喉咙里有些干,于是下意识地咽了一下口水,强迫自己思考起甄夫人的问题。

突然一阵热烈的掌声传来,打断了三个人之间的对话,甄有钱已经作完致辞,在身边助理的陪同下走下台,正跟来宾一一笑着点头打招呼。

鸥律师穿着一身黑色一字肩高开叉的性感晚礼服,优雅地向着撒侦探这个三人小团体走过来,似乎想要找撒侦探说些什么,但是却在半路上被人拦住了。

拦住鸥律师的是一位高大俊秀的男子,眉目如画,一双桃花眼里荡漾着无尽的温柔笑意,米色的剪裁合体的西装让他整个人更显挺拔,他略微低着头,双目含情地看着鸥律师,脸上温暖柔和的情愫足以让任何一个女人都心甘情愿地沉溺其中。

鸥律师被拉住后先是愣了一下,继而脸上挂起得体的妩媚笑容,跟那个男子聊了起来。但她的眼晴却时不时地向撒侦探这边瞥一下。

鸥律师那边的情况撒侦探三个人都注重到了,何天才冲张法医挑挑眉,示意他去给鸥律师解围:“不展现一下你的绅士风度?”

张法医接收到何天才带着调侃的示意,不过没有急着过去,反倒是学着何天才的样子,冲着撒侦探挑了挑眉,用下巴朝鸥律师那边点一点:“不去展现一下你大侦探的绅士风度?”

撒侦探没好气地指一指被何天才拿在手里的杯子:“何老师这杯水还可没喝完,你要觉得热,可以拿着洗把脸。”

张法医笑着摇摇头,然后转身就向鸥律师那边走过去。

张法医刚离开没一会儿,白刑警就不知道从哪个地方钻了出来,小伙子手里端着一个盘子,上面堆满各种食物,看样子应该是从宴会自助的桌子那拿的,白刑警一手端着盘子,一只手里拿着吃了一半的小蛋糕,嘴巴鼓鼓的,活像是一只刚刚觅食归来的田鼠一样。

何天才看到白刑警的样子忍不住笑了,他从白刑警打了个手势,示意小孩儿过来,同时把手里的苏打水又塞回到撒侦探的手里,低声对撒侦探说:“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甄夫人其实就在这个酒店里。”

撒侦探看着被塞回到手里的杯子,拇指无意识地抚上刚刚何天才喝水的那一小块杯口处,他垂着眼睛说:“你觉得甄夫人跟甄总裁的关系如何?”

“不太好。”何天才轻轻地说了一句,眼神有意无意地向甄有钱那个方向瞥了一下。

撒侦探没再说话,他有一种预感,在这场宴会结束之后,会有一个惊人的秘密慢慢地浮出水面,而甄有钱……他抬眼看向了还在跟人笑语寒喧的男人,估计活不了多少时间了……

撒侦探作为侦探界的“明灯”,他的能力是得到同行们一致认可的。虽然总会在最后关头很逗逼的偏离方向,指错嫌疑人,但当撒侦探认真开始对某个案件抽丝拨茧一追到底的时候,他的思考和判断方向往往都是非常准确且犀利的。

看着还在与人谈笑风生的甄有钱,撒侦探犹豫了一下,终于还是向着对方走过去:身为一个侦探,撒侦探很深刻地明白,即使甄有钱真的做了什么龌龊之事,那也是应该由法律来制裁他,而不是由某个人依据自己所受到的不公对待来私自审判。

就自己已知的一些情况来给予甄有钱适当的警告和建议,撒侦探认为自己并没有做错。

当然,这也只是撒侦探自我认为而已,那个被警告的人却不见得领情。

何天才看着撒侦探走到甄有钱身边凑近对方不知说了些什么,但是却能明显看到甄有钱的表情从笑容满面渐渐地变成了不耐烦的厌恶。何天才撇了撇嘴,这位一手创建了MG集团的男人,骨子里实际上更为自负和傲慢,撒侦探好意的劝诫和示警只怕并不会有什么太大的用。

果然,撒侦探过去跟甄有钱说了一会儿之后,就有些垂头丧气地回来了。何天才嘴角勾了一下低声对撒侦探说:“像甄总裁这样的人除非你能拿出实质性的证据来说服他,不然他是不可能因为你的一点猜测与推理就做出改变的。”

“不,”撒侦探扭头看了看甄有钱,对何天才说,“至少我肯定了一点,甄总裁他肯定是知道有人想要杀他这件事,并且他也一定清楚是什么人想要对他下手。”

何天才愣了愣,随即就明白了撒侦探话里的意思,他的眉头立刻就皱了起来:“也就是说,甄有钱他其实完全知道那个想要下手杀他的人是谁!”

撒侦探点了点头,脸上的神情很不好。何天才的眉头皱得更紧,他好像想到了什么了一样对撒侦探说:“有没有可能甄有钱最终的目的就是要把想杀他的人引出来?”

引蛇出洞?撒侦探挑了下眉头,继而他就想到了一个问题:如果甄有钱真的知道想要对他下杀手的人是谁,但又这样大张旗鼓地开宴会、请宾客,那么是不是代表着这位自负的MG集团总裁打算从“猎物”变成“猎人”这个角色呢?

撒侦探正在思考,突然耳边就传来一阵吵闹的声音,他抬起头向吵闹处看过去,看到有一个穿得特别嘻哈、特别接地气的男子正一只手抓住甄有钱的衣服,另一只手挥来挥去像是要打人一样,满脸通红地正跟一脸尴尬的甄总裁嚷嚷:“姓甄的,今儿咱们就谁都甭想好!”

哎哟!

撒侦探跟何天才对视了一眼,从彼此的眼中看到了一点兴味:看来今天这场宴会还真是隐藏着不少的东西(八卦)呀!


评论
热度 ( 6 )

© 鱼一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