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一迢

冷cp自走产粮机

【楚白】不谓侠(22)

人有的时候就是这样,一个秘密压在心底多年,如果没有人刻意去问去打探,那么秘密就也一直都是个秘密。但如果有人故意去问的话,只要话开了个头,那么秘密就再也藏不住了。

就像现在的白展堂,他好像是想把压抑多年的话一下全说出来,那些回忆已经把他压制得太久了,他背负的东西也太多了,所以现在就竹筒倒豆子一股脑儿地全吐出来了。

葵花派的故事实在是压在白展堂的心头太久了,久到他以为这个秘密会一直带到坟墓里去,但却没想到在今天被陆青月这么轻易地给掀了出来。

陆青月看着白展堂明显轻松了不少的脸色,也终于想明白了当年白展堂曾经为什么突然失踪又突然出现这桩离奇的事。

陆青月突然不太想往下继续问了,虽然理智上她很想要把葵花派、饮血宫、东厂、追捕令这些事弄明白,但是在了解到白展堂究竟背负了多大的秘密之后,她突然有些心疼白展堂。

看到陆青月的表情不太好之后,白展堂突然就乐了:”干啥这眼神儿啊?没事啊,哥这几年不也是过得挺好吗?”

“我不知道你所谓的好是指什么。”陆青月抿了抿嘴唇,”江湖子弟江湖老,我们江湖人本来就跟朝堂不对付,你却是被绑在江湖和朝堂之间,能有什么好呢?”

“小陆啊,你这话就不对了。”白展堂笑着说,”江湖子弟江湖老这话你信?像我们这些江湖人练武为了啥啊?还不是因为念书念不好,就想学武功,以后像人家说的那样,考个武状元当个官儿啥的。不有那么句话么——学成文武艺,货与帝王家啊。”

“但是……”陆青月皱着眉头道,”但是像楚留香就不是啊,他的武功高,也没见他去考武状元。”

“你跟他比?”白展堂撇了撇嘴,”他一天天的小酒儿喝着,小游艇开着,身边还有红颜知己,那不比当官快活多了?”

陆青月听着白展堂酸溜溜的话,忍不住在心底默默地接了一句:难道你真的不是嫉妒楚大哥业务能力比你强,所以才如此认为吗?

陆青月又想了想,接着问白展堂:”既然葵花派是朝廷下属,那饮血宫呢?是不是也跟葵花派一样?还有,当初你去饮血宫究竟碰到了什么事让你一定要退出江湖?”

白展堂咂了咂嘴,贼笑着看她:”想知道?”

陆青月点点头。

白展堂嘿嘿一笑:”去,给哥弄二斤瓜子儿来,哥就给你讲。”

“受了伤你还想嗑瓜子不怕上火烧傻了你?!”陆青月啐了一口,又好气又好笑,”这几年哪儿惯出你这个毛病来的?等着,我去买!”

白展堂笑嘻嘻地看着陆青月走出门去,这才给自己又调整了一下姿势,让自己在床上靠得更舒服一些,有些懒洋洋地说:”行啦,出来吧!小陆都走了,你搁门外头听地够用了吧?”

他的话音刚落,楚留香就走进了屋子,微笑道:”你是怎么知道我在外面的?”

“这有啥难的?”白展堂白了他一眼,”小陆从来不好打听别人隐私,也就你,一天天净好瞎打听。”

楚留香笑着摇摇头,坐到床边推一推白展堂:”往里面去点儿,让我也靠一会儿。”

其实从楚留香进屋起,白展堂就注意到他左手上缠着的纱布了,心里说不担心是假的,于是从鼻子里哼了一声:”啧,德行!”一边哼哼唧唧地往床里挪了挪。

楚留香就势也靠在了床上,放松地呼出一口气,慢慢地说道:”我本来是猜到饮血宫大概跟朝廷有关联,却没想到葵花派竟然也是朝廷的手笔。”

白展堂捅了捅楚留香:”你脑子好,想事儿也想得全面。你都猜到啥了?”

“我知道你这个人是不可能无缘无故退出江湖的,后来听小陆说起饮血宫的事又觉得太过离奇,于是就从你给我的那块饮血宫的令牌上查起,没想到最后竟然查到了六扇门。”

“你能查到六扇门儿就挺厉害了。”白展堂叹道,”你都查到什么了?”

楚留香闭目养神:”我查到饮血宫从六扇门偷了一份密令,但密令的内容是什么却无人知晓,只知道这份密令是圣上御笔亲下,直接交给了白三娘!”


评论
热度 ( 30 )

© 鱼一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