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一迢

冷cp自走产粮机

【楚白】不谓侠(23)

跟盗圣和盗帅在一起能学什么呀?(*/ω\*)
******************************************
白展堂退出江湖后,楚留香怎么想怎么觉得事情不大对,他总觉得白展堂的“退出江湖”太过离奇,于是他就开始多方打探查找线索。
最后,终于让他碰到了白三娘。
白三娘是位奇女子,她是陆青月的半个师傅、祝无双的干娘,所以她见到楚香帅之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揍了楚留香一顿。至于揍香帅的原因嘛,楚留香在看到白三娘身后冲自己挤眉弄眼做鬼脸的陆青月和祝无双时就已经明白了。
楚留香能说什么呢?他当时是苦笑着受了这一顿揍,谁让他是真的对人家的儿子有想法呢?
不过白三娘倒也好说话,痛快地揍完人就把饮血宫从自己这里偷走密令的事告诉了楚留香。
楚留香当时是怀疑的,能教出盗圣的人怎么可能警觉性差到能让人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把那么重要的东西偷走?
顶着楚留香怀疑的眼神,白三娘一点儿都没有不好意思,很爽快地承认了:“那是我有故意让他们偷走的!他们要是不偷走,六扇门有什么理由去收拾饮血宫?”
当时盗帅就觉得,自己这辈子可能都要屈服于丈母娘的淫威之下了。
而关于那份密令的内容,白三娘却闭口不谈,只告诉楚留香找到白展堂自然就知道那份密令的内容是什么了。
现在,楚留香找到了白展堂,他将白三娘的话原原本本地告诉了白展堂,结果换来了对方的一个白眼:“我都没见过那份密令,我哪知道里面写的啥?”
楚留香无奈道:“三娘说你肯定知道,因为你是盗圣啊。”
“盗圣,盗圣!”白展堂气得差点儿从床上蹦起来,“谁爱当这个盗圣啊?啊?!我这都退出江湖了咋还啥事儿都往我头上安呢?你们江湖人……”
“哎哎哎,”楚留香一把握住白展堂气愤地指向自己的手指,笑嘻嘻地打断他的话,“小白你也是江湖人啊,别总想着把自己往外摘。”
白展堂气不过,又戳了两下楚留香的胳膊,然后往他身上一靠,哼哼唧唧地说:“我不管,哥早就退出江湖了,别想着啥事都往我身上赖!”
楚留香好笑地看着堂堂盗圣靠在自己身上耍无赖,摇摇头道:“怎么几年没见,小白你这脾气越来越怪了——三娘说你知道密令的内容是什么,还特意提到了‘盗圣’,意思是不是‘白展堂’不会知道密令的内容,但是‘盗圣’却一定会知晓密令里写了什么?”
白展堂的脑子并不笨,听香帅话里咬字的重音,他自己心里也犯起了嘀咕,靠在楚留香身上想了一会儿,突然“哎呀!”了一声,然后急忙爬起身来,盯着楚留香神色凝重道:“我知道密令里写的是什么了!”
楚留香看他的神色,也坐直了身子:“哦?你真的知道?”
白展堂凑到他耳边刚要说话,客房的门“吱呀”一声就被人推开了,陆青月拎着一包瓜子走了进来,一抬头就看到楚留香坐在床上,握着白展堂的一只手,而白展堂则扒着他肩膀凑到他脸旁似要做什么。
陆青月脚下顿了一下,脸上显出一种难以言表的表情来,她撇了撇嘴,把手里的瓜子拎一拎问道:“我是不是打扰你们两个‘干好事’了?”
楚留香“扑哧”一笑,又不小心瞄到白展堂正斜眼瞪他,急忙把这笑意给憋了回去,肩膀可疑地抖了好几下。
白展堂一脸“这么几年没见小陆你这都跟谁学坏了”的表情,皱着眉头说:“说啥呢?你这孩子这都哪学来的这套嗑儿啊?这咋现在怎么就这么会话赶话儿呢?”
陆青月从鼻子里哼了一声,没好气地把瓜子往床上一扔:“还能哪儿学的?跟盗圣和盗帅学的呗!”
“啧!”白展堂瞪起眼睛,“还学会顶嘴了是不是?你就不能学点儿好的?”
“我也想呀!”陆青月阴阳怪气地说,“谁让盗圣和盗帅不教我点儿好的呢?以前见天儿腻歪在一起也就算了,这都分开五年了,你们俩就不能长进点儿?就你们两个刚才那举动,说你俩之间没一腿我都不信!”说完了之后,又瞥一眼床上的两个人,嘀咕了一句,“就说你们两个一个矫情一个犯贱!”

评论
热度 ( 30 )

© 鱼一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