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一迢

冷cp自走产粮机

【楚白】不谓侠(25)

葵花派隶属东厂,所以也是听命于皇上,皇上间接成了葵花派的掌门,但由于皇上是天子,不能跟江湖扯上关系,于是皇上就指定了一个人去做葵花派的掌门,就是东厂的厂公曹公公。

曹公公这个人吧,武功不错,也是难得的好说话的人,更有侠义心肠,为人热情,唯一让人受不了的就是他那一天到晚叨逼叨个不停的嘴。

也不知道曹公公年轻的时候经历过什么,反正天底下能让他把嘴闭上歇一会儿的人……还不存在——就连皇上也拿他没办法,实在是太能说了!曹公公要是一就什么事发表自己的看法,皇上都得紧拦着,生怕他能添油加醋地说出一段袍带书来。

后来皇上一时兴起弄了个葵花派,曹公公就被派过去做掌门了。本以为能消停些日子,但让皇上和十二监都没想到的是,曹公公死了。

曹公公的尸体是在锦衣卫的诏狱里被发现的,身上一共十六处伤,全是利器所致,左手被齐腕斩断不翼而飞,但曹公公的脸上却没有半点儿痛苦挣扎的神色,反倒安详得跟睡着了似的。

曹公公是怎么死的、谁杀的、有什么目的,谁都不清楚,唯一清楚的就是曹公公在死前曾写过七封密折准备呈给皇上,而在他死了之后,十二监的掌印们一起把他的住处翻了个底儿朝天,也没找到那七封密折。

圣上龙颜震怒,甭管曹公公之前有多烦,但说到底他还是皇上的人,怎么会就这么不明不白地死了呢?更何况他写的那七封密折也消失得无影无踪,完全查不出是谁偷走了这些密折。

后来,怪事更是一桩接着一桩,一件连着一件——在曹公公死后的第四天,司礼监掌印王公公随身的牙牌就不见了;在曹公公死后的第六天,印绶监少了三对信符;在曹公公死后的第十天,尚宝监里用于传诏和调兵的宝玺在众人的眼皮子底下消失了。

宫里宫外乱成了一团,锦衣卫和东厂的人连觉都不敢睡,校尉番子全体出动,明里暗里地查,最后所有的线索都汇聚到了葵花派。

然而曹公公死了,本来就一团乱的葵花派就更乱了,除了四大长老各自为政以外,派里的顶尖高手公孙乌龙无缘无故出走下落不明,然后六扇门杀上山门抓走了白三娘,半数弟子死的死伤的伤。最后想找个人问问曹公公生前的事都找不到人。

韦公公急得头发都白了一半,但却半点法子都没有。这个时候葵花派的南长老却想到了白展堂。

那个时候白展堂已经有了盗圣的名号,南长老虽然不认为东西是他偷的,但总觉得既然都是贼,那肯定能看出同行的手法来吧?于是就拎着白展堂进宫去找了韦公公。

结果白展堂被南长老拎进宫这事儿不知怎么就让皇上知道了,于是皇上见了白展堂一面,觉得这小伙子挺有意思,然后脑子一抽就想了个损主意——既然曹公公死了,那就再立一个葵花派的掌门出来,放出话就说皇上把一样要紧的信物放在这位新掌门的身上了,然后引蛇出洞把杀曹公公的人找出来!

白展堂觉得自己命苦,忒苦!

他不想做钓鱼的鱼饵,但不做又不行,因为皇上说你要是不做朕就杀了你的朋友亲人,还诏告全天下你偷了朕的宝物。

白展堂胆子小,被皇上一吓就答应了,完全没注意到旁边捂着嘴偷笑的韦公公和王公公。

“原来是这么回事!”陆青月恍然大悟,然后咂咂嘴接了一句,”皇上也太损了些!”

楚留香没说话,但是他十分赞同陆青月的话——朝堂与江湖向来走的就是两个路子,有些办法可以在朝堂上用,在江湖上却不见得有多管用。江湖人自有江湖上的办事规则,就算是有阴谋诡计,也跟朝堂上的谋略不是一个级别的。

如果曹公公还活着,那么皇上一拍脑袋想出的主意是一定会管用,但现在曹公公莫名其妙地死了,葵花派就相当于一只断了线的风筝,再想捏回到手里就十分困难了。

而在曹公公死后再把白展堂推上”葵花派掌门”这个位置来做诱饵,最大的可能不是找到杀死曹公公的凶手,而是会引来更多的麻烦。

楚留香靠在床上想了想问白展堂:”想必杀曹公公的人应该就在葵花派里,偷宝的人也应该在葵花派里,本来他们是想趁乱把葵花派从皇上的掌控中脱离出去,但是没想到你又变成了葵花派的‘掌门’,一时之间又分不出精力来对付你,于是就另立了一个门户——饮血宫?”

“哎呀!要不就说楚儿你脑子好呢!”白展堂乐得拍了一下床,却不小心扯到了伤口,疼得他直咧嘴,于是不敢再乱动,老老实实地斜靠到楚留香身上说,”不愧是名震江湖的盗帅啊,这脑子就是不一样啊。”

陆青月看着白展堂靠着楚留香嘿嘿直乐的样子觉得略蠢,于是扔了两个瓜子过去:”哎哎哎,我说你们两个,注意点儿啊!这还坐一待字闺中的大姑娘呢,白大哥你干嘛呢?”

“是吗?哪儿呢?”白展堂哼了一声,”待字闺中的大姑娘没看见,就看见一乳臭未干黄毛丫头!”

陆青月瞪着白展堂就要伸手,楚留香急忙伸手去拦她:”好了好了,你们俩到一起就没有不拌嘴的时候,我现在还有伤在身呢,你们二位祖宗就行行好,让我休息一会儿怎么样?”


评论
热度 ( 22 )

© 鱼一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