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一迢

冷cp自走产粮机

【楚白】不谓侠(26)

楚留香觉得他跟白展堂和陆青月在一起,别的本事没见长,唯独哄人的本事倒精进了不少。

如今七侠镇上乱乱糟糟,各门各派在同福客栈的大堂里来来去去,但香帅此时却只想好好地睡上一觉。

陆青月又跟两人聊了一会儿,看楚留香也露出了疲惫之色,于是就站起身离开了屋子,让两个伤患先好好休息一下养养神。

白展堂跟楚留香两人并躺在床上,一床的薄被勉强盖住两个大男人的身体,楚留香闭着眼睛养神,白展堂躺在床上望着床顶出神,好半天才低声地问了楚留香一句:”楚儿,你真见着我娘啦?”

楚留香没睁眼,双手交叠放在腹部,只是”嗯”了一声,也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白展堂也不吱声了,但他却没有一丝睡意,他现在脑子里乱糟糟的,一会儿想白三娘在六扇门怎么样了,一会儿又想这几天又做不成生意了掌柜的也不知道愁成啥样儿,一会儿想朱九钱会不会出事,一会儿又想小陆现在也是走路带风的江湖名人了哈……

白展堂正胡思乱想着,楚留香在身边闭着眼睛说了一句:”小白,你为什么要退出江湖?”

白展堂被楚留香这一问给吓了一跳,他眨了眨眼睛,扭头看看香帅的侧脸,小心翼翼地问:”楚儿啊,楚儿?你睡着没?”

楚留香没答话,白展堂稍稍放下心来,觉得刚才可能是楚留香在说梦话。他动了动身子,看楚留香依旧没什么动静,便放松下来,也学着楚留香双手交叠放在肚子上,看着床帐顶自言言语道:”楚儿啊,你还记得当初咱俩咋认识的不?本来我就想去将军府把九龙杯顺走玩儿两天再还回去,结果呢,一进府就看你穿套白衣服站房顶上,我还寻思这将军府闹鬼呢,吓得我差点儿从屋顶上出溜下去——你说你也是,一个贼,大晚上偷东西不穿夜行衣,你穿什么白呢?是怕别人真抓不着你是咋地?”

白展堂缓缓地呼出一口气,脸上带了一丝笑:”不过后来我仔细想了,这要是别的贼,别说穿白衣服了,敢那么高调地去偷东西的,估计就得六扇门监狱一日游了。但你是谁啊?盗帅啊!也就你配得上那身白衣服,也就是你才敢这么正大光明地去偷人东西了。”

“楚儿我跟你说过没有,你那天晚上是真好看,就跟仙人似的。”

“所以啊,我打从那个时候就知道,咱俩不是一路的人。你是盗帅,江湖上人人都要仰着头儿看你,我呢?我就是个小贼啊,胆儿还小,还没啥本事,有什么可跟你比的呢?——也就长得比你帅点儿,但那有啥用啊?”

白展堂盯着床顶,觉得自己眼睛有热,他眨了眨眼睛,叹了口气继续自言自语:”其实跟你还有小陆、老胡在大船上的时候,是我至今为止最快活的时候,真的!我总想要是能这么过一辈子就好了。”

“可咱俩终究不是一路人啊!”白展堂声音里哽咽了一下,他顿了顿,压下不小心流露出来的情绪,”打南长老把我带到宫里,让我知道葵花派的秘密之后,我就知道,这事儿肯定没法儿善了,搞不好自己都得搭进去。”

“但我把自己搭进去不要紧,我不想把你也搭进去啊,楚儿。”

“我本来在饮血宫的时候都想明白了,啥朝堂、啥江湖,我都不想管了,我就想过个安安稳稳的小日子,小肉一吃,小酒一喝,完了平时能有点儿闲钱儿去听段书,这就挺好了。”

“可是……”白展堂声音又哽了一下,”可我咋也没想到,饮血宫那帮不省事儿的玩意儿就盯上我了,你说我这命咋就这么苦呢?”

“所以,小白你就连跟我连一句话都没有说,就决定‘退出江湖’了?”

白展堂正自顾自嘀嘀咕咕,冷不防楚留香就突然插了一句话,把他吓得一哆嗦:”妈呀!楚儿你没睡着啊?”

“我什么时候说过我睡着了?”楚留香缓缓地半支起身子,侧躺过来看着白展堂,”有一个人还欠着我一个解释没说,我怎么可能就安安稳稳地睡着呢?”

“啥、啥解释啊?”白展堂结结巴巴地说,”我不都说了么,咱俩不是一路人。”

“小白,白少侠,你说这话你自己信么?”楚留香摇摇头,无奈地坐起身,”你刚刚说的话,我可一个字都没有漏听掉。你这个人啊,说话向来只有一半是真的,剩下的一半就不一定了。”

白展堂没说话,只是躺在床上盯着楚留香,脸上什么表情都没有。

楚留香又看了看他,叹了口气道:”你如果用你刚刚那番话去哄小陆或者老胡,估计他们就会信了。只不过偏偏你现在是在对我说,所以就没那么那糊弄过去了。”


评论
热度 ( 28 )

© 鱼一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