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一迢

冷cp自走产粮机

【楚白】不谓侠(29)

楚留香的话说到了点子上——葵花派从建立伊始就已经在内部分成了两伙人。

白展堂在一开始也是不太相信自己的这个猜测,但是后来随着他越来越深入的调查,甚至还跑到过皇宫大内呆过一段时间,他才开始确信自己当初没猜错。

天底下最尊贵的位置只有一个,而垂涎的人却不少,所以明里暗里的争斗自然就不可能少。

楚留香点点头:”葵花派从一开始建立的时候,内部就已经分成了两伙人各为其主,所以这两伙人平时里肯定也是明里暗里争斗不休,甚至还想把对方拉到自己的阵营来。只不过争斗到最后,双方谁也奈何不了谁,再加上六扇门突袭葵花派,于是就有一伙人离开了葵花派建立了饮血宫——就表明这本来只在暗处争斗的两伙人已经撕开了脸,打算明着来了。”

说到这里,楚留香顿了顿,笑着对白展堂说:”不如让我来猜一猜罢,小白你刚刚说北长老把曹公公给杀了,但实际上杀人的是曹公公,被杀的却是北长老,对不对?”

“哎呀!”白展堂一拍大腿,”要不是我当时就在房梁上趴着,我都怀疑你这个盗帅都亲眼瞧着这件事儿了!”

当时才十五岁的白展堂战战兢兢地趴在房梁上,大气儿不敢出一下,生怕一个不小心就被下面打得正欢的那两位给拉下来怼死。所以当他看到”北长老”杀了”曹公公”之后,险些就窜下房梁去点住那个”北长老”。

但就在他要动的时候,白展堂看到了死去的”曹公公”的脸——竟然长得跟北长老一模一样!

接着白展堂看到北长老在”曹公公”的下巴处摸索了几下,然后就从”曹公公”的脸上揭下了一张精致的人皮面具。

刚刚被六扇门吓破了胆的白展堂,在一个黑灯瞎火的夜晚,眼睁睁看着葵花派里平时只知喝小酒的不会武功的”二大爷”伸手利落地杀了一个人,然后又在那个死人的脸上揭下了一层皮。可想而知,当时年纪尚小还没经历过江湖大风大浪更没拿到盗圣玉牌的白•准盗圣•怂贼•展堂被吓成了什么熊样。

所以刚刚杀完人的”北长老”毫不费力地就发现了在房梁上哆嗦成一团的白展堂,并且好心地把这倒霉孩子给拎下来了。

把白展堂拎下来之后,看着平日里清秀白嫩的少年抽抽答答要哭不哭的样儿,北长老又好气又好笑。

为了哄白展堂,北长老拎着他连夜下了山,敲开了山下一家小面馆的门,给白展堂点了一大碗热气腾腾的面,又叫了好几个菜,让白展堂敞开了吃。

一碗热面、一桌好菜安抚了连惊带吓的白展堂,也让他边吃边听着北长老讲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故事,长到都第二天太阳爬出山了,北长老还没讲完。

经历过这件事之后,后来孤身夜闯皇宫面圣的盗圣才明白,皇上没骗他,曹公公那张嘴是真特么能说!

皇上告诉白展堂,初建葵花派本意就是朝堂向江湖安插的眼线,只想通过葵花派掌握江湖上武林人士的一举一动而已。但是没想到葵花派刚建起来没多久就出了娄子——曹公公发现东长老失踪了!

东长老是前六扇门的总顾问,跟曹公公一明一暗领导葵花派,可没听说过这门派刚建起来长老就先失踪的。于是曹公公就按着东长老失踪前留下的蛛丝马迹追查了下去。

一查不要紧,曹公公发现葵花派里竟然有一半的人都被人在神不知鬼不觉之中给替换掉了!

吓出一身冷汗的曹公公觉得要出大事,于是急忙找了东厂的暗线去给皇上传信儿,然后发现暗线也早就被人给暗中替换了。

曹公公急啊,急得在自己屋子里直转圈儿,他现在明面上是葵花派的不会武功的”二大爷”北长老,轻易不能离开葵花派,他的一举一动都有不少眼睛明里暗里地盯着。

急得火上房的曹公公最后实在没办法,找到了公孙乌龙。

别看公孙乌龙是个不太讲理的武痴,但他脑子转得还算快,觉得这事儿好办得很。他告诉曹公公,东长老失踪了不要紧,他前些日子无意中发现白三娘是六扇门的密探卧底于葵花派,只要让白三娘把葵花派的事传出去就可以了。

于是思考方式向来与众不同的公孙乌龙派徒弟姬无命下山去偷了一枚官府的官印,却留下了白三娘的名儿,然后六扇门就轰轰烈烈地杀上了门绑走了白三娘。

白展堂不知道自己娘被绑走的时候是啥心情,反正在他听曹公公讲完这事儿之后,第一个念头就是要先揍姬无命一顿——不打个半死不算完!

曹公公也觉得公孙乌龙这招儿损了点儿,又觉得葵花派现在不太平,平日里他也挺喜欢白展堂的,于是给了白展堂一些散碎的银两,让这个才只有十五岁的少年连夜离开了葵花派。


评论
热度 ( 24 )

© 鱼一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