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一迢

冷cp自走产粮机

【楚白】不谓侠(30)

《武林外传》里的老白轻佻浪荡、满口瞎话、少爷身子跑堂命、一指头点牛脚心,随时随地都没什么正形,那如果离开这样一部喜剧场景的盗圣会是什么样子?

那个在楚留香的世界里的盗圣还会像武林外传里那样吗?

我一直都在思考盗圣在江湖上的位置究竟是什么样的,楚留香是“是强盗里的大元帅”,那盗圣呢?“盗贼里的圣人”吗?

总觉得,圣人不好当,不如当一个凡人更快乐一些。

也不知道老白是不是也这样想,他最终还是离开了那个能把自己捧成圣人的江湖,到同福客栈里当了一个快乐的凡人。

有些心疼老白……

******************************************************************

在没有离开葵花派的时候,白展堂其实是向往过江湖的。他在自己的想像里总会勾勒出一幅快意恩仇、热血贲张的江湖画面,他觉得江湖就应该是今朝有酒今朝醉,仗剑策马行义举的。

但白展堂没想过的是,江湖其实也很残酷。

初出葵花派的白展堂吃了多少的苦没人知道,受过多少的委屈更无人知晓。就连楚留香第一次见到白展堂的时候,他也只看到了那个刚满二十岁就与自己齐名的盗圣是多么的潇洒不羁、爱说爱笑。

盗帅不会知道初出江湖的盗圣闯荡江湖碰到的第一件事就是被同行给偷了自己装钱的荷包,也不会知道盗圣曾经在饿了三天之后为了一口饭吃跟人搭伙做了像白眉、马卓子那样的江湖骗子,更不会知道盗圣在成名之前为了行侠仗义闹了多少笑话、赔了多少银子,每天兜儿比脸都干净,大部分时间只能睡在土地庙里将就一宿。

即便是这样,即便见识了多少江湖上的丑恶、灰暗,白展堂都没有长歪,依旧对江湖、对武林、对侠义还抱有着那份赤子般的初衷。

所以白展堂才会在多少江湖客的袖手旁观中挺身而出救下了惨遭追杀的陆青月,才会在高手如林的秘陀林带着朱九钱逃出生天,才会在江湖高手悉数中毒后只身闯入饮血宫的九九归一奈何阵带出解药。

盗圣白玉汤一直都在用一颗柔软的心直面江湖上的风刀霜剑,即使有鲜血淋漓、九死一生的时候,盗圣都不曾后退过一步,依旧挡在他认为的”弱小”的人面前站得笔直。

所以盗圣白玉汤平日里结下了多少善因,今日在七侠镇就赶来了多少江湖客。

可偏偏白展堂怂,怂得以为自己做的事儿都不算啥,怂得以为今日这些来到七侠镇的江湖客们都是冲着楚留香的面子才来的。

此时此刻的白展堂把葵花派的过往一五一十地跟盗帅说了,听得楚留香又想叹气,他握住白展堂的手索性直接问道:”小白你就直接告诉我离开葵花派建立饮血宫的那群人领头的是谁吧。”

白展堂挠了挠脸,有些不太确定地说:”其实吧我这几年一直都在猜,当初我救下的那个人给我饮血宫的令牌是个什么意思。”

楚留香也点点头:”确实奇怪,不过我更想知道的是,小白你当年在饮血宫里究竟遇到了什么人。”

白展堂笑了,他指着楚留香道:”难怪姬冰雁一直都说你比他要精明。”

他拉过楚留香的手,掌心向上打开,在掌心上写下了一个”康”字,然后低声说道:”我在他身边看到了葵花派四大长老、六扇门儿的贺捕头、锦衣卫的冯千户,还有尚宝监、印绶监的掌印,还有……”白展堂的声音顿了一顿,”还有江湖上的几位高手,和……和你……”

楚留香缓缓地收拢手指,把白展堂的手牢牢地握在自己的手中,声音平缓且温和:”小白你知道那些人都是假的,对吗?”

“对,”白展堂低着头,声音听不出是生气还是伤心,”我一开始吓了一跳,但是在看到你也站在他身边的时候,就知道这些人都是假的,不过是他准备以假换真的一群替身而已。”

楚留香缓声问:”那么,当时那个站在你对面的‘我’说了什么吗?”

白展堂的手抖了一下,随即便放松下来反握住楚留香的手:”那个‘你’说‘既然你不知道我盗帅要的是什么,那么我们两个今日就在此割袍断义做个了断吧!’”

楚留香笑了:”所以,你一定没理他。”

白展堂也笑着点点头:”是。”

“因为你觉得那个冒牌货是个愚蠢的傻瓜。”

“是。”白展堂承认,”你压根儿就不可能说这种话。”

“所以,”楚留香问道,”小白你当初为什么要退出江湖?”

白展堂抬起头看着楚留香的眼睛,看着那双眼睛里流露出来的温柔,他听到自己说:”因为皇上当初给了我一样东西,这样东西正是他们想要得到的。”

“是什么?”

“虎符。”白展堂轻轻地吐出两个字,垂下眼睛看着他跟楚留香交握在一起的手。

评论
热度 ( 32 )

© 鱼一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