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一迢

冷cp自走产粮机

【楚白】不谓侠(33)

白展堂在客房里跟楚留香把自己打从葵花派出来之后的事一五一十地全交待了,甚至还一度想跑出屋子去把当初皇上给他的那块虎符拿给楚留香看,然后被香帅给按在床上制止了。

楚留香觉得白展堂自打退出江湖在这个小客栈干起跑堂之后,性子比以前更活泼跳脱了,也有些更吊儿郎当地不着调了。

两个人在客房里把整件事从头捋了一遍,在确认过每个细节之后,就连楚留香也是连连摇头:坐在高位上的人如果用起计谋来可真是事无算漏,环环相扣。他们这群江湖人在当今皇上的眼里也不过只是一枚枚的棋子而已,康王想指着江湖人翻盘夺位也是蠢到家了。

折腾了半天楚留香又想起白展堂的旧伤来,又不放心地问了他一遍,白展堂也没打算瞒着他,很痛快地交待了:”其实也没啥大事儿,这不就是这几年我手头不太富裕么,也没啥钱买点儿补品啥的,就有点儿耽误了。”

楚留香又问他:”我听巫七娘说过了,你身上除了内伤还有毒,这是怎么回事?”

白展堂”嗐!”了一声说:”还不是当初闯阵的时候着了道儿么,我本来以为这阵再难也难不到哪儿去,没成想那帮孙子他损招儿多啊!”

白展堂闯九九归一奈何阵的时候本来是不会出什么大事的,偏偏他运气不好,碰了上几个中二病晚期,这几个货就觉得白展堂年纪轻轻敢称”盗圣”实在是忒狂了,于是就暗地里使阴招想废了他的武功。

那个时候的白展堂满心都是找药救人,哪有时间去想其他的?无非就是见招拆招,却没成想碰上这么几个不要脸的阴损玩意儿,前脚刚闪开一个机关,后脚那支淬了毒的峨嵋刺就到了。

毒并不是什么要命的毒,但是在身体里时间长了一样是在消耗白展堂的生命力,所以自打退出江湖之后白展堂就开始尝试解毒——内伤好养,毒却没那么好解。

白展堂自己也懂一点儿医术,自个儿给自个儿把了半天的脉得出的结论就是:一时半会儿死不了。于是就把心又先放回了原位,然后找到朱九钱揍了他一顿,就退出江湖了。

楚留香觉得奇怪:”你退出江湖之前揍朱老板干什么?”

白展堂气哼哼地说:”谁让他不告诉我他跟皇上是亲戚的?!”

朱九钱是皇上亲叔叔这事儿江湖上谁都不知道,大家都只知道朱老板人脉极广、消息灵通,却根本不知道朱九钱并不是一个合格的江湖消息贩子,他其实是暗中专为皇上监视江湖武林、各地藩王的人。

至于当初发现康王生了反骨,大肆收买江湖之人、招募私兵想有朝一日逼宫谋反,然后便向皇上提议组建葵花派的也正是这位江湖上最有名、消息也最灵通的朱老板!

白展堂背着已经半死的东长老从饮血宫里杀出来之后,就把人送到了皇宫,当场跟朱九钱撞了个正着,然后才知道了这位一天到晚坑他酒钱的半个义兄的真实身份。

那天受了伤的白展堂抱着一只皇上给他的八宝金丝酱鸭在皇宫里一边啃一边想了半天,才终于想明白这当中的起承转合竟然是如此地简单!

康王的想法很直接:在江湖上招集奇人异士,然后易容伪装成皇上身边的人,一个个、一步步地将皇上的心腹、卫士统统干掉,最后再给皇上下药作出恶疾缠身命不久矣的假象,然后再传一个旨意传位给康王。这样下来,康王名也有了、利也有了,可谓是兵不血刃,一举多得。

但康王想得挺美,却忘了自打永乐靖难之后,藩王们都早就成了上位者重点关注的对象。

所以自从一开始他打算夺位造反的时候起,皇上这边就已经开始步步为营步下了无数的棋子,只要康王一动,整盘棋立刻就活起来,每个棋子连起来就成了将康王推向断头台的动力。

而皇上只需要坐在一旁看戏就可以了。

于是在啃完了一整只酱鸭又听朱老板解释完这整件事来龙去脉的白展堂再一次怂了。他甚至连朱老板后面的话都不敢再听,连夜就从皇宫跑路了。

所以白展堂错过了皇上刚从袖子掏出来的免罪金牌,也错过了朱老板后面那句”玉汤啊你先回六扇门找三娘去,等这事儿结了就给你们娘儿俩安排个清闲的好位置啊。”

以至于退出了江湖的白展堂到现在都认为自己是个洗不清案底的贼;以至于白三娘在接到朱九钱送到自己手里的那块免罪金牌之后,又一时没忍住脾气把这位皇上的亲叔叔打了个鼻青脸肿;以至于太医院的院判拿着配好的解毒丹疑惑地问韦公公”中毒的人呢?”时,韦公公却只能干笑望天。

所以说,江湖上的传闻还真的没有错,盗圣就是个耗子胆儿,不禁吓,想跟他说话得先追上他才行。而江湖上能追得上盗圣的那位盗帅那个时候却正在天山被人缠得脱不开身。

评论
热度 ( 24 )

© 鱼一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