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一迢

冷cp自走产粮机

【楚白】不谓侠(37)

祝无双的出手很快,快到也只是一眨眼之间的事。她点对方的魂门穴并不算是致命的,但随着她点下的那一指杀过来的陆青月的刀就要了命了。
陆青月跟人过招,向来只攻不防,完全就是以命换命的打法,打眼猛一瞧她的全身上下都是破绽,随便一人就能破她的招,但是真动上手的时候才会发现,她的破绽里都藏着致命的刀锋。
所以当祝无双与陆青月联起手来,就是武功绝高的高手也得胆颤心惊,因为这两个人一个是不要命,一个是要人命,配合默契度又高,基本上生还的可能性很小。
但偏偏今天这两个人遇上的是个脑子轴的神经病,一对峨嵋刺淬了毒,蓝汪汪的刺尖就冲着陆青月和祝无双的眼睛扎,这人的身法又十分诡异,纵然陆青月和祝无双的身法不慢,但在这人的面前却仍旧被压了一头。
白展堂和楚留香在一旁看得清清楚楚,知道陆青月和祝无双两个人撑不了多久,于是白展堂嘟囔了一句:“不行,得把小陆和无双换下来,不然她俩肯定得吃亏。”
楚留香的手还在白展堂的后心上扶着,他看一看白展堂的脸色,嘴唇微动,传声入密到白展堂一人耳朵里:“你撑得住?”
白展堂含糊地“嗯”了一声,楚留香也没有多劝他,只是慢慢地撤了手,然后身形一动一掌拍向那人的肩头。
那人正拿着峨嵋刺欲往祝无双的眼睛上扎,没防着楚留香这一掌,“诶呀?!”怪叫了一声,身形就往后退,嘴上还不消停:“香帅不厚道啊,偷袭人是大侠该做的事儿吗?!”
楚留香被他气笑了,身形跟着欺上去又是一掌直拍小腹丹田的位置:“难道阁下专用峨嵋刺去刺两位姑娘的眼睛就是厚道了?”
那人嘿笑一声,峨嵋刺的刺尖一转,直奔楚留香的太阳穴扎过来,嘴上却回道:“这是我打架的套路,又不像香帅偷袭别人,怎么能算不厚道呢?”一边说脚尖儿一拧就要转身刺楚留香的后心。
楚留香并没有跟着转身格挡那淬毒的峨嵋刺,他似乎是迟疑了一下。这一下如果不出意外必然是要刺中他了,那人得意地想。
然后那人脸上浮现出的得意的笑容就僵住了,他的峨嵋刺距离楚留香的后心仅仅只有两寸远的距离,便再也前进不了半分毫。
白展堂从他的背后慢慢儿走过来,悠闲地吹了一下手指,瞥了他一眼笑着说:“打架吧,就认认真真打,别老闲不住你那嘴,你多说两句是能赢还是咋地?”
楚留香没管那个被白展堂点在原地的人,他扭过身来伸手就探上了白展堂的脉,眉头微微皱了一下,便又一手扶到白展堂的后背上去度内力。
白展堂拍拍楚留香示意他自己没什么事,然后左手一翻,一个小小的瓷瓶赫然出现在他的手心里——这就是那人刚刚手里把玩的瓷瓶。
被定住的男子看到白展堂手里的瓷瓶脸色立刻就变了,眼睛狠狠地瞪着他,恨不得活吃了他一样。
白展堂笑了笑:“你身法确实比你哥强,但是要论内力和心计,你还真不如你哥。”
“有本事解开我,咱们再来一场!”那人呲着牙冲白展堂喊。
白展堂摇摇头:“我傻啊我?你当唱戏七擒孟获呐?”说完就把手里的瓷瓶递给跟着众人一起过来的巫七娘。
巫七娘打开瓷瓶,倒出了一共三丸只有小拇指盖大小的药丸,她先是闻了闻,然后小心地捏起其中一个用指甲刮了些药沫下来,用舌尖儿轻轻地舔了舔,然后脸色就放松下来,笑着对陆青月说:“确实是解药,这下可好了!”
陆青月也松了一口气,她的手指一动,刀在手里灵活地转了一圈儿之后,刀尖一指那个被白展堂定住的人问:“这货怎么办?宰了?”
楚留香摇摇头刚要说话,一边的白展堂立马抢在他之前对祝无双说:“双儿啊,你把这人给绑了,这是你当捕头的业绩知道不?”
祝无双欢呼一声笑嘻嘻地取出锁链来,在那人的眼前晃一晃:“听到没有?你要乖乖的啊。”
祝无双说话的音调本来就有南方女子的软糯感,再加上她说的这句话的语气,怎么听怎么像是哄小孩儿一样,别人没觉得怎么样,倒把被点住穴动都动不了的男人给气了个够戗,他使劲儿瞪着祝无双有些歇斯底里地喊着:“你敢碰我?!你们这帮人都是一路的,有本事解开我的穴,咱们再打一场!”
祝无双被他的样子吓了一跳,跑到白展堂身边悄悄地问:“师兄,这个人他是不是这里……”说着指了指自己的脑袋,“有什么不大好的呀?”
白展堂撇撇嘴安慰她:“没事儿,他们哥儿俩都这样,估计是看他哥死了受刺激了。你要不爱听就点他哑穴,完了绑客栈里边儿让小六儿看着他——就小六儿那脾气还治不了他?”
祝无双听了白展堂的话乐颠颠儿地点那人的穴去了,巫七娘拿着药递给白展堂笑着说:“盗圣运气一向都不错,快把这解药服了吧,免得……”说着瞥一眼楚留香,抿嘴儿一乐,“免得有人担心。”

评论 ( 1 )
热度 ( 22 )

© 鱼一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