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一迢

冷cp自走产粮机

【楚白】不谓侠(36)

继盗圣之后,无双妹子武力值封印也解除了!!!撒花~~~~

*************************************

想清楚了前因后果、细节转折的盗帅很想大笑,他似乎很久都没有放松地大声笑过了,自从白展堂五年前退出江湖时起,楚留香就像是一把紧绷的弓一样,没有一刻敢放松自己。
他也很急,比以前任何一次追查案件都要急,急切地想找到白展堂,急切地想解决这桩勾连牵扯太多势力的破事。
楚留香喜欢刺激不假,但他不喜欢能让人丧命的刺激,尤其是有可能让盗圣丧命的刺激。
可如今当楚留香在同福客栈被白展堂几语话点破了这其中的关键所在之后,他忽然就放松了下来,甚至有一点儿略骄傲的感觉,如果不是盗帅时刻需要为了形象而装逼的话,楚留香的脸此刻一定会浮现出陆青月最为厌恶鄙视的那种迷之微笑。
陆青月杀了假扮朱九钱的人之后就把人丢在了西凉河边,如今再返回去找她也不知道那尸体究竟还会不会在原地,就算是尸体真的会还在原地,那尸体上会有解药吗?
陆青月其实很担心,但她现在也不敢说什么,只在心里决定如果到了西凉河边还找不到解药,那么自己就一定要杀出七侠镇找到伴蛇莲。
所以当一行人来到西凉河边看到那具已经凉得透透的尸体的时候,并没有人脸上露出放松的神情,因为所有的人都看到就在尸体的旁边还坐着一个人。
那人三十多岁的年纪,穿得像个行脚的脚夫,一头乱发,赤脚踩着双草鞋,偏偏他的脸漂亮得像女人一样,手跟脚也都细嫩白皙得像贵公子的手脚一样。
这人坐在那具假朱九钱的尸体旁边,笑嘻嘻地看着白展堂,手里还一上一下地抛着一个小小的瓷瓶。
白展堂往楚留香身上靠了靠,撇了撇嘴说:“行啦,想干啥直说,别整这些个唬弄人的事儿!”
楚留香不动声色地单手扶上白展堂的后心,缓缓地度过去内力,脸上却是一派的云淡风轻:“阁下手中的想必就是小白要的解药了?”
那人好奇地看向楚留香:“香帅怎么不问问我是谁?”
楚留香笑一笑:“我为何要问阁下是谁?难不成你还是个大人物?”
那人听了楚留香的话竟然也不生气,反倒很骄傲地挺了挺胸,笑着自夸道:“我自然是个厉害的人物,本来我只比我哥哥稍稍逊色一点儿,但是如今我哥哥死了,我就是最厉害的。”
白展堂看看楚留香,那脸上的表情很明显就是在说,看吧,我就说这哥儿俩脑子有包。
陆青月不耐烦听这个来路不明的人自吹,她的手摸到了自己的刀上,冷冷地说:“我管你是不是个厉害的人,你若是有白大哥的解药那就乖乖交出来,不然我就挖了你的心。”
那个人听到陆青月的话之后笑得喘不过气来,他晃一晃手里的小瓷瓶说:“解药啊,就在这里,只是我偏不想给你。”他的最后一个字刚说完,就身形一动瞬间逼近了陆青月,手里的峨嵋刺直奔着陆青月的眼睛去。
陆青月动都没动,她的手依旧摸在自己的刀柄上,似乎没反应过来一样,眼见峨嵋刺就要到她的眼前了,祝无双突然就从陆青月的身后闪身斜冲出来,两指一并直接点上对方的魂门穴。
白展堂曾经跟佟湘玉说过,祝无双的武功在葵花派里倒数第一,这话其实是个玩笑话。当年葵花派日常论排名打群架的时候,派里没有多少人愿意跟祝无双过招——不是打不过,是因为祝无双的武功是白三娘一手教出来的,而派里人尽皆知的“虎娘们儿”白三娘教祝无双的时候第一招就是怎么撩阴打大椎。
所以祝无双打架的时候,出招向来都是直接奔着致命、致残去的,问题是这位姑奶奶她自己以为自己下手不重,打是都是很普通的地方。等她把人都打残了,她自个儿还没反应过来,以为对方是故意诈她,然后会很气愤地再补上两下子。
葵花派里但凡长着脑子的,都在打架的时候能离祝无双多远就离她多远,跟别人打顶多鼻青脸肿,最多也就是个骨折,跟这位小姑奶奶打基本上那后半辈子就直接交待了。
后来白三娘和白展堂都离开了葵花派,祝无双就被北长老,也就是曹公公带在了身边,教她身法、行气。曹公公是东厂里的厂督,数一数二的高手,又通刑讯手段,所以本来就已经被白三娘教歪、被白展堂宠斜的祝无双再经曹公公这么一亲身调教,更是头也不回地向着出手狠绝、不死不休的方向一路狂奔而去了。
就连盗帅楚留香曾经在跟祝无双偶过了两次招之后,都私下里问过白展堂无双是不是以前心理上落下过什么阴影,要不怎么一出手就是往要命了来呢?
唯一觉得祝无双出手狠辣没问题的,就是本身经历过灭门之痛的无心刀陆青月了。
陆青月因为经历过亲人惨死,所以心理本身就有些走极端,虽然在盗帅的大船上养了那么多年不致于报复社会,但待人处事还是有些尖锐,所以才会被江湖传成喜怒无常。
但她就觉得祝无双招数狠辣没问题,不但没问题,还好得很!并且私下跟祝无双经常交流一招致敌的心得——亏得盗帅和盗圣不知道这俩祖宗私底下的事儿,不然估计两位贼祖宗就得先联起手来清理一下门户了,又不是要发展魔教,干什么那么狠啊?!
但是今天,祝无双的狠却成了让对手心惊的一件事。

评论
热度 ( 32 )

© 鱼一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