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一迢

冷cp自走产粮机

【楚白】不谓侠(35)

今天七夕肿么木有人发糖?╭(°A°`)╮
那我就多更两章,权当七夕发糖好了_(:_」∠)_
从此章之后大家要注意了!!!盗圣要解除怂的封印了!!!
请为盗圣的帅大声尘叫!!!(*ˉ︶ˉ*)

*****************************************

对于来到七侠镇解救白展堂这件事,盗帅楚留香一直都觉得是件江湖大事,于是他喊来了胡铁花,又叫来了江湖各大门派的高手,甚至还给苏蓉蓉传过信让她快些赶来。但他从来都没有想过,在他和众多江湖客、朝堂锦衣卫指挥使眼中极其严肃郑重的一件事,到了同福客栈这里,却偏偏就跟一颗小小的石子投进到湖水之中一样,只泛起了一点点涟漪就悄没声息地沉底了。
楚留香可不相信佟掌柜和店里众伙计没察觉到这件事闹得有多大,但是在这些人的眼里,似乎除了白展堂受伤之外,好像七侠镇被困、康王要造反、锦衣卫要抓人,说不定还要面临一场恶战这些事都统统入不了他们的眼,进不了他们的心。
同样的,白展堂一直以来的表现也让香帅有些疑惑。就算是受了伤、就算是旧伤未愈、就算是毒还未解,他依旧轻松如常,好像没事人一样。
盗帅觉得,这大概是自己跟盗圣分开的时间太久了,久到两个人之间可能出现代沟了。
楚留香被白展堂捅了一下也只能无奈地问对方:“真的不紧?不如你在店里等着,我跟小陆先去找找看?”
“哎呀行啦,哪那么娇贵?”白展堂不耐烦地摆摆手,“我跟你说啊楚儿,你啊就是江湖呆太久了,总是什么事儿都往复杂了想。我就问你一句,既然康王都能把这七侠镇带人儿围上了,那他为啥就不敢进来呢?”
“因为他怕死。”楚留香笑了笑,“只有怕死的人才会一直都躲在角落里,等到一切都尘埃落定了才出来享受胜利。”
“那他不还带着一大群人来的么,那咋不让那帮人杀进来?”
“七侠镇再小也是一个镇子,况且这里临近西凉河,与十八里铺通信极为方便,一旦镇子上出了乱子,消息很快会传到外面,十八里铺也有捕快,联系六扇门极为方便。除非能在一夜之间杀了全镇的人,否则一样会惹来大批官差。”
“那人家不也是王爷啊,人家还怕啥官差呀?”
楚留香笑着摇摇头:“藩王无旨不离擅自离开封地,若是擅自离开封地,无论什么原因,都是会被上位者视为谋反。”
白展堂也笑了,他摊了摊手看着楚留香,脸上那得意洋洋贱了吧叽的小表情似乎在说,看,这事儿没那么严重吧?
楚留香怔了一下,他猛然间明白了白展堂为什么会突然就决定退出了江湖。
白展堂是对江湖上的打打杀杀有些厌倦不假,但是当他手握皇上给的调兵虎符、知晓了葵花派和饮血宫的密闻,又明白了康王的打算之后,就开始用自己的方式将这一盘已经摆好的棋重新布了个局。
按皇上的计划,无非就是掀起江湖武林中的一场大风波,不管是帮康王的人还是帮皇上的人,都会在这场风波中被波及到,甚至平添不少的血仇恩怨。但不管江湖人的血仇恩怨究竟添了几分,这对皇上来说,是绝对有利的。
一是可以除去有反心的藩王,二是可以剪除武林中各大门派的势力,三是借此可以以“危害百姓、动摇社稷”为名连抓带杀一批江湖客,清洗一下民间的尚武之风。
就连楚留香都没有看破皇上这个局,但是怂得天怒人怨的盗圣白玉汤却一眼就看穿了皇上的打算,并且以一己之力将这个局扭转过来。
五年前,盗圣独闯九九归一奈何阵取回解药救了众多江湖客,然后又从饮血宫中将半死不活的葵花派东长老背回了皇宫大内,接着带着皇上给的虎符就去了康王符偷走了康王的亲王印信和饮血宫的宫主令牌。
最后,满载而归的盗圣大摇大摆地跟着盗神姬无命一起来到了七侠镇,转身拍拍衣服就退出了江湖。
白展堂的动作太快,快到皇上和康王两边都反应不及,等到两边反应过来之后,才发现一个是调不了兵,一个是约令不了手下的人,两边都被绊在了原地。
而如今好不容易找到了盗圣,偏偏盗圣就窝在七侠镇哪儿都不去,一天天除了喝点儿小酒,听听书,嗑个瓜子,跑个堂之外,好像已经把江湖的那段记忆给忘到脑后了。
再说这个看似普普通通的同福客栈,里面的掌柜就是龙门镖局的千金,她那一天到晚惹事生非的小姑子就是衡山派掌门兼五岳盟主,万里挑一的武学奇才,盗圣跑堂、关中大侠算账、六扇门总捕头的亲闺女当伙计,好容易一个厨子没啥本事,结果人家娘是赌场的圣手、师傅是宫里的御厨——江湖人不傻,但凡长了脑子、消息稍微灵通些的,都能想明白这样的店能不能惹。
更何况,这家客栈那简直就是江湖黑道恶人们的坟坑,也不知道当初建这家客栈的人是不是特意看过风水,但凡是带着恶意来到这家客栈的人,没一个不折在这里头的。
所以白展堂在这里活蹦乱跳地得瑟,恨得康王牙都咬碎了也是半点儿办法都没有。康王不动,皇上设的局就活不了,皇上一时半会儿动不了手,就有足够的时间让盗圣给武林同道送信透露出朝庭要向江湖动手的消息。
所以,一场惊天的风暴布局就让盗圣白玉汤仅凭一己之力生生给定在一个小小的镇子上拖了五年之久!
而白展堂退出江湖在这个小小的镇子里一耗就是耗了五年,一直耗到了盗帅终于来找他了,他才懒洋洋地站起身,重新站在了众多江湖客的前面,一如五年前那个夜晚一样。

评论 ( 2 )
热度 ( 23 )

© 鱼一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