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一迢

冷cp自走产粮机

【楚白】不谓侠(39)

楚留香也好,白展堂也好,两个人都已经很久没有这么放松地大笑过了。

江湖子弟江湖老。从少年成名,到现如今在江湖上的名气越来越大,盗圣也好、盗帅也罢,盛名之下是压在肩膀上的责任与义务。少年时期闯荡江湖的豪情壮志早已被江湖里的尔虞我诈消磨得剩不下什么了。

越是高手就越是孤单寂寞,因为看到的风景不同,所以很难有可以倾诉的同伴。

楚留香还算幸运,至少有胡铁花和姬冰雁一同走过风风雨雨,但白展堂的江湖成名之路是他自己一步步走出来的,其中的艰辛血泪有多难也只有他自己知道。

不过好在盗圣遇到了盗帅,又互相引为知己,两个人也都总算是有了一个可以互相倾诉的对象。两个人的默契十足,时常会因一件事或者一个观点不经意间想到一块儿去,所以越是接触就越觉得与对方投缘。

楚留香和白展堂其实都是很敏感的人,尤其是在发现自己对对方都存有别样心思的时候,两个人都不约而同地选择了看似不经意的回避来解决,所以才导致产生了之后两人之间那种相互猜来猜去最后都身心俱疲的厌倦感。

但好在幸运的是,这种倦怠还未曾爆发出来,白展堂就退出了江湖,两个人分开了足足五年,而这五年的时间也足以让两个人都得以冷静反思一下,待到再见面的时候,便是阅尽千帆归来仍少年的洒脱。

所以,此时的盗帅和盗圣已经完全卸下了背在身上多年的束缚枷锁,两个人面对对方的时候,只剩下了”你是白展堂,我是楚留香”那种剖腹明心的最真诚、实在的本质。

这实在是让人极其开心的一件事。

两个人笑过之后,白展堂也坐到了榻上,坐在楚留香的对面懒洋洋地半眯着眼睛斜靠着,有一搭没一搭地跟楚留香说话。

楚留香的扇子也是有一下没一下地晃着,声音既缓且柔:”小白,你的伤还要不要紧?”

“也没啥,那一箭看着吓人,其实没中要害。”白展堂不在意地说,”养几天也就不差啥了。”

“你身上的内伤如何?要不要我帮你调理一下经脉?”楚留香半合上扇子问。

白展堂想了想点了下头:”也行,你内力比我强,有你我还能恢复得快点儿。”

楚留香点点头,又想起几个人刚回到客栈时胡铁花围着佟掌柜那坛七十年的女儿红打转时的样子,不禁又笑了起来:”佟掌柜很关心你。”

“咋了?”白展堂抬头看他一眼,”我是这店里伙计,我受伤了掌柜的咋还能关心一下都不行啦?”

看楚留香只是笑不说话,白展堂”啧”了一声,斜着眼睛看着他:”你可拉倒吧啊,几岁了还学人小姑娘吃飞醋那一套?我跟我们掌柜的那是纯洁的上下级关系,你别老往别的地方想啊。”他顿了一下,好像想起什么来一样继续说,”再说了,就你这几年也没少撩别的大姑娘小媳妇儿吧?”

楚留香坐在榻上笑得半天直不起腰来,白展堂也坐到他旁边笑,一边笑一边又推了香帅两下:”来,你接着往下编,我看你还能编出什么花儿来。”

楚留香摆摆手笑着说道:”盗圣明察秋毫,楚某甘拜下风。”

白展堂乐得够呛,好容易等两个人都笑得差不多了,他才又仔细地想了想问楚留香:”楚儿啊,你说我用不用先把皇上给的虎符拿出来交给季诚?”

楚留香考虑了一下,反问道:”除了虎符之外还有别的东西么?”

白展堂掰着手指头一样样给他数:”还有康王的亲王印、饮血宫的宫主令牌、大内内监的牙牌还有……”

楚留香伸手抓住白展堂的手打断他的话,很真诚地看着白展堂的眼睛,语气十分诚恳地问:”小白你实话告诉我,你退出江湖之前是不是去皇宫干了票儿大的?”

就在同福客栈楼上两位贼祖宗为了白展堂在退出江湖之前是不是在皇宫干了一票儿这件事进行深入而友好的交流讨论的时候,客栈楼下的大堂里却是气氛紧绷,几乎每一位江湖客都站起了身,并且将自己随身的武器拿在了手里。

佟湘玉被郭芙蓉紧紧地抱着腰,防止她不要命地往前冲,吕秀才和李大嘴一个拿着毛笔一个拿着菜刀,哆哆嗦嗦地看着已经迈步走进客栈里的人。

陆青月坐在桌子旁手里端着一碗水,眼睛连看都没有看那个走进店里的人。胡铁花气愤地拍着桌子骂:”你他娘的把手放开!”

走进同福客栈里的人穿着藏青色的短打,头上束着网巾,脸是一张长长的马脸,瞎了一只眼睛,他一手拎着一把弧月钩,另一只手则是掐在莫小贝的脖子上,脸上带着高傲的神情环视了众人一圈,用嘶哑的声音问道:”盗圣在哪儿?!”


评论
热度 ( 15 )

© 鱼一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