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一迢

冷cp自走产粮机

【楚白】不谓侠(42)

《盗门从业者守则》

第一条,夜探时不许穿白衣,也不许耍帅——盗圣;

第二条,夜探时不能带着花生瓜子核桃栗子等炒货,卖萌也不能带——盗帅;

第三条,双人夜探时绝对禁止秀恩爱,尤其是X圣和X帅——来自所有眼睛已被闪瞎的盗业同行们


***********************************************************


朱九钱被困在十八里铺的一座大院子里,院子是连着一间铺子的——这是盗圣和盗帅仔细跟符君谈过之后得到的信息。

十八里铺,大院子,还连着铺子……白展堂在脑子里把十八里铺所有大大小小的民居和商铺都过了一遍,最终确定困住朱九钱的地方就是十八里铺尤记杂货铺。

白展堂想了想对陆青月说:”听符君的意思,九钱儿目前是没啥太大的危险,就是不知道困着九钱儿的地方会不会也是康王暂住的地方,更不知道康王打的啥主意。我看这么地吧,今天晚上我跟楚儿俩人去踩个点儿,看看具体情况是怎么回事儿,完了咱们想个万全办法。”

陆青月先是点点头表示同意,继而又有些担心地问白展堂:”白大哥,那你身上的伤不要紧么?实在不行就只让楚大哥一人去吧。”

白展堂笑着拍一拍自己的胸脯:”能有啥事儿?就是看着吓人,实际上没什么事。”

“小陆放心就是,”楚留香在一旁接话,”小白身上的毒已经解了,虽然还有旧伤,但等下我帮他用内力梳理一下经脉,仅仅是去探查个消息还是没问题的。你在这里安心等我们回来就是。”

陆青月虽然担心着白展堂的伤势不大愿意让他去夜探,但是也知道现在眼下情况非常,没办法计较这种事,白展堂又跟她拍着胸脯保证自己的伤势没事,旁边楚留香也帮着敲边鼓,两个人说得她也没了脾气,只能耐住性子留在店里等两位贼祖宗。

其实要说到夜探这种事,盗圣也好盗帅也罢,做得都是相当熟练了,毕竟这两位在飞贼这一行都算得上是绝顶高手,基本是没什么地方是他们去了不了的。所以对于晚上去十八里铺夜探这种事,白展堂和楚留香两人都没什么紧张的。

夜探消息这种事自然是越低调越隐秘越好,但那是一般的贼,这两位是谁呀,贼祖宗啊!就算是夜探也是要十分地有个性。

所以当夜幕下一黑一白两道身影轻巧飘落在十八里铺的时候,康王和他手下的那群江湖异士恐怕做梦也没想到,盗业的两位大佬会这么大摇大摆地在他们眼皮子底下一边嗑着瓜子把瓜子皮洒了一路,一边把他们的情况摸了个明白。

楚留香无声地跃到与杂货铺比邻而居的成衣庄的屋顶上,伏下身子眼睛向旁边的院子扫了一下,看着来来回回巡逻的人,在心里默默地数着数。每数三十下,就能见到两队巡逻的人走一个照面。

“咋样儿?多长时间?”趴在楚留香身边一身夜行衣未蒙面的白展堂一边嗑瓜子一边问他巡夜人经过的时间差,同时也不时地抻着脖子往那个院子里看一看。

楚留香无奈地转过头,压低声音对白展堂说:”小白,我们是在夜探,不是在看戏。”

看白展堂抬头不明所以地看着自己,香帅轻轻地叹了一口气继续说:”所以,你不觉得在夜探的时候还带着瓜子嗑是件很蠢的事吗?”

楚留香恳切的话换来了白展堂快要翻到天上的白眼与鄙视:”那你咋不说把你这一身白给换了呢?大晚上穿一身白搁这儿飘,你怕别人逮不着你呗?”

打从盗圣与盗帅认识起,白展堂就没少嘲讽过楚留香爱穿白衣这件事,他觉得香帅老穿着这么一身显眼的衣服跑业务,完全就是不尊重飞贼这个行业,这种带有个人炫耀意味的行为必须要遭到严厉制止与谴责。

然而对于盗圣白玉汤这种”严于律人,宽于律己”的盗门从业者来说,他似乎从来就没把自己每次跑业务的时候总要带上一大包瓜子、花生、栗子、核桃之类的嘎嘣炒货的行为归类到”不敬业”上去。

所以楚留香看着此时一边嗑瓜子一边对自己穿白衣挑刺的盗圣只觉得心累。他有时候都觉得白展堂是不是一只耗子精托生的,嗑了这么多年的炒货,就没见他牙不好、嗑烦了的时候。

盗帅决定先把这个话题放一下,不然很可能是朱九钱的具体情况没探出来,他们两个就先因为讨论”盗门从业者一百二十六条守则”中应不应该加上”禁止穿白衣”和”禁止带炒货”这两项而被人发现。

不过楚留香觉得就算是要终止这个话题,自己也得先占个便宜才行,哪怕是口头的便宜也成。于是他凑到白展堂耳朵边悄声地问:”那前两天是谁跟我说我穿白衣服好看,跟仙人似的?”

白展堂脸一下就红了,他脑子里又闪出前几天两个人都受了伤并躺在床上的时候,自己那一大段的深情表白——”楚儿我跟你说过没有,你那天晚上是真好看,就跟仙人似的。”

白•伪情圣•真怂贼•展堂此时此刻的想法就是狠狠抽自己俩大耳刮子:让你嘴贱装情圣!这话你跟楚留香说啥啊?自己心里明白不就完了?!

楚留香看着白展堂嘴里半叼着两个瓜子皮,满脸通红一副悔不当初的小模样儿觉得心情大好,伸手帮盗圣拿走嘴边的两个瓜子皮,又顺毛捋了一把:”其实小白你穿白衣服要比我好看,但你从来都不穿啊,我让蓉蓉和红袖给你准备了好几套白衣服在船上,回头你穿下试试看,说不定会将我比下去的。”

几句话就把毛刚炸起来的盗圣瞬间顺舒服了,老老实实地趴在屋顶继续盯着下面巡夜的人不再吱声。所以,无心刀陆青月认为盗圣永远会被盗帅压得翻不了身这种想法还是有原因的——天底下还有哪个人会有香帅这种对盗圣一击必中的顺毛技巧呢?

评论 ( 2 )
热度 ( 47 )
  1. 怪卡鱼一迢 转载了此文字
    这守则怕不是针对两人的hh

© 鱼一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