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一迢

冷cp自走产粮机

【楚白】不谓侠(43)

朱九钱现在很烦躁,烦躁到他在屋子里已经转了快二十圈了,转得坐在一旁的曹公公直眼晕,忍不住出声叫住他:”我的九爷诶,您这快把地都转出一个坑来了,坐下歇会儿好不好?”

朱九钱抓了抓自己的脑袋,一脸愁容地问曹公公:”老曹啊,你说白老弟能来么?”

“哎哟,这话您老都问了十四遍了。”曹公公人动不了,只能无奈地眨巴着眼睛示意朱九钱先坐下来歇一会儿,”您不是让符君去找小白了吗?只要他找得到小白,那以小白的性格一准儿会来。”

“不是,我吧就是想……那什么……”朱九钱犹豫了一下,扒到曹公公身边小声地问他,”白老弟来我当然很高兴,但是我怕他再把那个姓楚的招来。楚留香太精了啊,什么事儿都瞒不了他。我说老曹啊,你能不能帮我想想办法,看怎么能把香帅放我这儿的那十万两黄金给昧下来。”

“简单啊,你只要把这些黄金送给盗圣,盗帅自然就不会再问你要了。”朱九钱只顾着扒着曹公公算计那十万两黄金,却没注意到曹公公冲着他猛打眼色。冷不防背后传来个声音,吓得他一屁股就坐到了地上。

朱九钱哆哆嗦嗦地回头一看,就看见盗圣盗帅两个人一黑一白穿得跟黑白无常似的站他身后,正一起瞪他呢。

朱九钱抽抽鼻子,咧开嘴刚要嚎两声抒发一下感情,白展堂就在他面前蹲下身,右手的食指和中指一并威胁他:”钱儿你要是敢出一声儿,你信不信我就让你半个月都说不了话?”

朱九钱急忙捂住自己嘴巴,疯狂点头表示自己很愿意配合二位贼祖宗,让往东绝不往西,让打狗绝不撵鸡,只要白展堂一句话,他现在就往外面冲杀出一条血路都行。

白展堂没好气地瞪一眼自己这不着调的半个把兄弟,回头又把手指在楚留香的眼前晃一晃:”你也一样,等会儿回店里你就把黄金的事儿给我交待明白了,不然我就把小六找来让他跟你唠唠。”

楚留香强忍着笑摊摊手表示自己是无辜的,白展堂斜他一眼没再理他。反倒是绕过朱九钱走到了曹公公面前,伸手在曹公公身上上上下下拍了几下,然后问他:”二大爷,这是谁点上的啊?”

曹公公叹了口气:”唉,别提了,都是我一时大意。”

曹公公在把白展堂送出葵花派之后,扭身就回了山上准备在葵花派里继续装他的”糊涂”二大爷北长老,却没成想刚一回派里就被人给堵到了葵花派的议事堂里。

看着面前葵花派齐齐整整的东南西北”四大长老”,曹公公心里咯噔一下,觉得自己这条命只怕是要交待在这里了。

他知道康王在葵花派里下手拉拢人的事,也知道葵花派里已经有一半的人变成了康王的拥护者,他甚至都做好了要带着剩下的人拼死杀出葵花派的打算。但是却没想过已经挖空了葵花派一半墙角的康王竟然还不知足,非要让整个葵花派归自己才满意。

四位假长老对曹公公动手的时候曹公公还真没怎么怕,因为他觉得大不了就是一死,反正自己是皇上的人,康王恐怕也容不下自己的存在。但却怎么也没有想到这四位假长老只是点住了自己的穴位,然后从自己的身上搜走了一枚小小的印章。

那个时候曹公公就觉得坏了,东厂里肯定也是出了内奸了,不然他们不可能只搜走自己的那枚小印章却把人关押起来不闻不问。

那枚小印章看着不起眼,但实际上是东厂里的一种专用印信,一共五枚,东厂厂督一枚,下面四位掌班各一枚。平时各用各的印信,到关键时刻五印合一,可调动三大营军士共三万人和神机营的半数火器。

而知道这小印章共有五枚的人加起来不超过十个,如今曹公公的印章被人搜走,他就觉得背后直冒冷汗:如果康王已经得到了余下的四枚印章,再加上自己这一枚,那就相当于将一部分禁卫的精锐力量掌控到了手里,此时如果再加上康王手下的兵士和江湖人士一起内外共同发力逼宫,十有八九就会成事!

曹公公越想越后怕,等见到了朱九钱的时候他险些直接跪下!

待见到因秘密潜入饮血宫探听消息暴露被抓的朱九钱之后,曹公公把印章的事跟他说了一遍,朱•皇叔•消息贩子•九钱•老板琢磨了好一会儿才咂摸着嘴说:”不急,康王那个兔崽子的性格我清楚,他天生心大胆小脑子不够用,而且东厂也不是他想拉拢就能拉拢的,估计是有人平时就跟你不对付,此时又投靠了康王所以才露出这个印章的秘密。”

然后朱九钱就心特别大地告诉曹公公:”你放心,我已经想办法往外传信了,到时必定会有人来救我的。”

但是朱九钱没想到的是,信他是传了,但是却偏偏没传到楚留香或是陆青月的手里,等楚留香和陆青月察觉到他出事的时候,他跟曹公公盼得就差以泪洗面了。

评论
热度 ( 21 )

© 鱼一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