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一迢

冷cp自走产粮机

【楚白】不谓侠(48)

佟掌柜我跟你说,楚留香可有钱了,你尽可以放开手去宰他

                   ——by 现在混得略穷的前盗圣

******************************************************************

天色渐渐亮了,一夜都没有睡好的佟湘玉在床上又翻了两个身决定还是先起来再说。这几天她觉得有些心烦意乱,以前同福客栈里也不是没来过麻烦的江湖客,也不是没有过麻烦事,但是无论哪一件都不像现如今这样麻烦。

其实做为同福客栈掌柜的佟湘玉现在并不关心康王是谁,也不关心江湖上有什么危机,更不关心能牵扯到多少江湖朝堂人士,她现在只关心自家的店还能不能像往常那样继续开下去,这几天这么多人在店里吃吃喝喝,却没一个张口说要给钱,再这么下去还没等到人上门寻仇,客栈就得先被这些能吃能喝的江湖人给吃垮了。

昨天晚上,佟湘玉扒拉了半宿的算盘,来来回回地算自己这些天赔了多少,现在只要一想到这些江湖人一旦打起来,同福客栈会被祸祸成什么样子,她就觉得无比地头疼。

佟湘玉穿好衣服摇摇晃晃地走下楼,刚下几步楼梯就看到了客栈大堂里一身布衣的白展堂正在忙着把店里的桌椅摆好,并且拿着抹布挨个把桌子擦干净。

佟湘玉睁大了眼睛,不自觉就叫出了声:”捞白?”

白展堂听到佟湘玉的叫声,抬起头笑着跟她打招呼:”哟,起来啦掌柜的?”一边说一边把一只条凳放好。

“捞白,泥咋回来咧?”佟湘玉一脸的惊讶边往楼下走边问。

白展堂一脸”别闹”的表情回答:”我不回来我能上哪儿去呀?”

“泥不似……”佟湘玉冲楼上做了个手势,跟白展堂无声做着口型说了个”楚”字。

白展堂撇着嘴一边扭过头用抹布擦着桌子一边说:”那又能咋地呀?他是他我是我,我不还是这店儿里的伙计么?”

听了白展堂的回答佟湘玉突然高兴起来,她扭头朝楼上看看,然后拉住白展堂悄声地问他:”捞白,泥索这个似啥时候完嘛?”

“咋地了?”白展堂奇怪地看着佟湘玉,”掌柜的你问这干啥呀?”

“额昨天又算了半天,这济天店里都莫有今账,再这么下去,额看额们就得喝西北风了。”佟湘玉跟白展堂嘀咕着,眉头又皱了起来。

“我还当啥事儿呢,”白展堂听完满不在乎地说,”少赚点儿就少赚点儿呗,说得就好像咱这客栈一天能挣多少钱似的。”他一边说一边又拎着抹布去擦柜子。

佟湘玉一见白展堂那一脸不在乎的样子就觉得气不打一处来,她咬着牙说:”耗!泥不在乎似吧,那这些人在店里滴饭钱额就从腻滴工钱里扣!”

白展堂一听要扣工钱,立马就不干了:”这咋还扣我工钱了?一个月本来就没多少,再扣我就得上外边儿找小米一块儿要饭去了!”

佟湘玉脸色不好地瞥他一眼,一脸”额就是这么滴无情无义无理取闹”的神情,一扭身就坐到桌旁去自己倒水喝。

看着自家掌柜的在经历过前几天的大小事件之后,终于又恢复成了那个抠门爱财的佟掌柜的样子,白展堂在心里松了一口气之余又觉得略怂。

混江湖的人没有多少人吃饭是数着米粒儿吃的,只要是练过武的人饭量基本上都不算小,包括楚留香这位风度翩翩的盗帅也是一顿饭至少要吃四碗才算是七分饱,所以这几天这么多的习武之人凑在一块儿,连饭钱再加上住店的店资也着实不算是小数目。

一想到这么多江湖人能都凑到七侠镇来,究其原因还是跟自己有着莫大的关联,饶是盗圣再怎么厚脸皮,也是觉得心里有些略微的发虚。

白展堂一脸讨好地凑到佟掌柜的身边笑嘻嘻地对她说:”不是,掌柜的我那意思是吧,就这些江湖人吧,他们其实都不差这几个钱儿。你看他们现在虽然没给饭钱,但江湖人么,都爱面子,走的时候肯定都争着抢着给你钱!”

“真滴?”佟湘玉半信半疑地看着白展堂。

“啧,我还能说瞎话么?”白展堂又往佟湘玉的耳边凑了凑,压低声音继续说,”尤其是楚留香!我跟你说掌柜的,这帮人里就他最有钱,到时候你就……”

“楚某虽然随身带着些银子,但是还没富裕到可以住黑店的地步!”

白展堂正巴巴儿地给自家掌柜的讲楚留香多有钱,完全可以把他的饭钱和住店的店资翻个几倍宰的时候,楚留香一身白衣摇着扇子悠然地从楼上走了下来,随口接了一句。

自己给掌柜的出主意宰客却被香帅堵了一个正着,白展堂也没见不好意思,他大大咧咧地站起身来冲着楚留香哼了两声:”香帅这话可就见外了,你要没钱那还谁有钱了?那十万两黄金不都花出去了么?那叫没钱?”

楚留香笑着没答话,跟他前后脚走下楼的苏蓉蓉奇怪地问一起走下来的陆青月:”怎么?你们没告诉小白花那些黄金做什么去了?”

陆青月冷笑了一声,用下巴朝楚留香点了一下:”这话你得问人家盗帅,我想说来着,还不是他心虚给我拦下了?”

苏蓉蓉扑哧一笑,拍着手道:”这下他可是说也不是。不说也不是了!”

评论
热度 ( 27 )

© 鱼一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