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一迢

冷cp自走产粮机

【楚白】不谓侠(45)

楚留香知道白展堂要做什么,他笑一笑问道:”小白你觉得我会让你一个人去找那枚印章么?”

“啧,你这人咋那么犟呢?”白展堂皱起了眉头,”咋我业务水平比你差啦?”

楚留香摇摇头:”小白你心知肚明我在说什么,你现在若是能在那些巡夜的高手围攻之下全身而退,我必然不会拦着你。”

白展堂噎了一下,他现在确实不敢保证自己能在这么多的高手的围攻下全身而退,但是如果不把曹公公的那枚小印章找回来,他就总觉得心里有事。

一旁的曹公公也大概明白了白展堂想要去做什么,他笑一笑说道:”既然这样,让香帅陪你走一趟也好,我之前只是被封了穴,又不是被废了武功,如今我一个人带着九爷出去还是可以的。”

白展堂瞅一瞅曹公公再看一眼楚留香,考虑了一下,一抿嘴:”行,那二大爷你跟九钱儿你俩可小心点儿。”

“这个我省得。”朱九钱笑嘻嘻地站起身来拍拍衣服,”白兄弟你也小心点儿,康王那兔崽子别看他胆子小脑子不怎么样,但他身边确实有几个了不得的家伙。”

曹公公点点头对白展堂叮嘱:”康王身边有两个人,一个叫柴茂,一个叫郑希明,这两个人都是心思深沉之辈,你万要小心——我怀疑这两个人之中有一个就是葵花派的西长老易容所扮。”

白展堂点点头,指指楚留香说:”放心吧,我这边有楚留香在呢,吃不了亏。”

当初分封藩王的时候,上皇曾经问过朱九钱对自己这些皇子的印象,其中对于康王,朱九钱给出的评价就是”平庸无咎”。意思就是如果康王不是脑子进水,安安心心地呆在他的封地里当他的富贵王候,那是出不了什么大乱子的,就是挺普通的一人而已。

但是让上皇和朱九钱都没想到的是,被重点”照顾”到的几位藩王没生出反意,反倒是这位”平庸无咎”的康王脑子还真就进水了。

要说生为皇子皇孙没有夺位的野心,那就是骗人的谎话,但能下得去手夺位的,除了要有那份野心之外,还要有相应头脑和胆识,甚至本身还要有一股六亲不认的狠劲儿。偏偏康王除了野心这个要素之外,剩下的一样都没有。

所以朱九钱也好,曹公公也罢,一直都在纳闷康王究竟是为了什么突然就想要逼宫夺位——就算是这几年手下笼络了一些江湖上的能人异士,但也不能跟正规的朝庭军队比啊。

不过现在不管康王是不是脑子进水,也不管这些追随着康王的江湖人士到底是存着个什么小心思,白展堂都没那个心情去猜,因为他此刻正伏在康王居住的房屋顶上,屏息凝神仔细听着屋子里的谈话声。

屋子里一共是四个人,其中有一个人的声音偏阴柔,说话的时候总是不自觉地带出一股让人想翘兰花指的劲儿来。白展堂歪着脑袋想了想,觉得这个人应该跟曹公公认识,毕竟天底下的宦官就那么些,再怎么不熟,也应该是见过两面的。

另外三个人的呼吸绵长不绝,想必应该是内家的高手,而且听着他们说话时声音不急不缓,不高不低的劲儿,应该都不是什么普通的江湖人士。

白展堂和楚留香两个人在屋顶上趴着听了半天,听着听着楚留香微微皱起眉头,他轻轻地拍一下白展堂,嘴唇微启,声音凝成一丝细细的线,传入白展堂的耳朵里:”这里面没有康王?”

白展堂也趴在屋顶心里纳闷,听曹公公和朱九钱的描述,康王应该是个不会武功的养尊处优的王爷,但是现在屋子里的四个人从气息和声音上判断应该都是数一数二的江湖高手才对。

那么,康王又去了哪儿呢?

白展堂也皱起了眉头,他觉得这事儿来得太过蹊跷,现在他跟楚留香两个人趴在康王的屋顶上,但是这间屋子的主人却没有在里面,只有四个武功极高的人在,难道是康王胆子太小躲了起来?

白展堂又抬头看看天色,觉得不能再这么耗下去,管他康王在哪儿,先把曹公公的那枚印章拿到手再说!

于是他拍一拍楚留香,凑到楚留香的耳朵边,微吐气声,轻轻地说:”你,下去把他们引开!”

楚留香正被白展堂凑到自己耳朵旁边说话吐出的气弄得心痒痒,猛一听到这句话,立时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地用手指指自己,然后又指了指屋子里,一脸”小白你就忍心让我去做这么危险的事”的表情看着白展堂。

白展堂眼睛一瞪,做了个口型,无声地催促道:”赶紧地!”

香帅突然觉得自己略命苦,心上人好不容易主动凑到身边说悄悄话,竟然还是这种业务性的话题。

楚留香无奈摇摇头,伸出爪子在白展堂的脸上捏了一把,然后趁白展堂要伸手戳他的时候身形一飘就跃下了屋顶,潇洒地落在了院子里。

屋子里的人听到外面的响动都冲了出来,一抬眼就看到楚留香一身白衣飘飘,仙人似的站在院子当中背手微笑。

冲出来的四个人先是相互看看,然后站出来一位,冷笑着冲楚留香道:”香帅光临,蓬荜增辉。就是不知道香帅为什么如此好兴致,要大半夜跑到这里来做什么?”

楚留香微笑着说:”并非楚某兴致好,而是我答应了一个人,要来这里寻几个人,找一样东西。”

评论
热度 ( 18 )

© 鱼一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