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一迢

冷cp自走产粮机

【楚白】不谓侠(46)

楚留香这话说得有些模棱两可,话里的透出的信息也是十分地模糊,但架不住对面的四位本身就心里有鬼,所以一时间就被楚留香的话给唬住了。

四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互相用眼神交流了一会儿,然后走出一位穿着墨青长衫的,这人圆脸阔口,长着一双三角眼,面皮净白无须,一张嘴就是一股让人想捏兰花指的味儿,他撇着嘴问楚留香:”也不知道香帅要找什么人、什么东西,竟然找到这里来了?只怕香帅在我们这里也找不到什么吧。”

“阁下说的可不是实话。”楚留香笑道,”至少要找的人我已经找到了。”

那人皱一皱眉头:”难不成香帅要找的是人就是我们几个?”

“是,也不是。”楚留香嘴唇勾起一道好看的弧度,”本来找的人并不是几位,不过能现在能见到你们几个倒是个意外之喜,是我没想到的。”

楚留香的话让那个人脸沉了一下,他从鼻子里哼了一声,似乎并不大想跟楚留香继续纠缠他到底是来找谁这个问题:”既然香帅都已经找到了要找的人,那么还在这里做什么?”语气里有一丝丝的不耐烦,好像恨不能马上就把盗帅轰走一样。

楚留香并没立刻回答他这个问题,反倒是仔细地打量起站在自己面前的这四个人,把这四个人看得心里有些发毛,其中一个长得一脸凶相的人忍不住粗声喝问道:”楚留香,你看什么看?!”

楚留香摇一摇头,笑着叹了口气,依旧没有答话。

圆脸的男子脸上终于显出了烦躁的情绪,他的眼睛里甚至都流露出一丝狠意,不耐烦地问道:”香帅站在这里不说话又是个什么意思?难不成香帅要找的东西是在我们几个人的身上吗?”

楚留香摇摇头道:”东西在不在你们几人的身上我不知道,我只是觉得以前听到过的一些传闻不大可信而已。”

“你听到什么传闻?”圆脸的男子一愣,有些狐疑地看着楚留香。

“传闻当年分封藩王之时,上皇曾评价康王‘平庸无咎’,更对身边的人说过康王”文武皆怠,不堪大用”,所以我一直以为康王不过就是一位富贵的皇亲而已,却从来都没有想过,康王竟然也是一位有绝顶内功的高手。”楚留香说话的时候,一双眼睛紧紧盯着四个人中一位长着容长脸、丹凤眼的男子。

他的语速不急不缓,好像是在聊天气如何,却让四个人一起都变了脸色。

楚留香盯着的那个人身上穿着一件石青色的长衫,外面罩着一鸦青色的外氅,留着稀疏的胡子,左手拇指上带着一只象牙扳指,这人面沉似水,打从屋子里出来开始就一言不发地站在那里。

“楚某见识浅薄,”楚留香看着那人,淡淡地说:”只知道要拥有像康王殿下这般深厚的内力肯定是要从孩童练起,也不知王爷是师承何处?能在短短的时间里就有了如此之好内力?”

康王被楚留香叫破了身份,倒也没见他恼羞成怒,虽然阴沉着脸,但说话的语调却是很平静,他没有回答楚留香的问题,反倒反问起来:”孤猜想香帅只怕不是一人孤身前来吧?”

楚留香看了康王一眼,笑一笑道:”想必王爷已经猜到我是为什么来的了,也猜到我要找的是谁,更猜到了与我同来的是何人。”

康王点了点头:”自然,而且这人孤还见过,至今难忘。”

楚留香依旧在笑,但是笑意却没有达到他的眼底:”正是,当年饮血宫一战,您的心思费了不少,他却依旧没站到你那一边,所以才会让王爷耿耿于怀至今。”

“所以,如今孤对他依旧是那句话——若他肯归顺孤的麾下,孤便以厚禄许之。”

“康王说的只怕是梦话。”

“那你就做你的梦去吧!”

随着楚留香开口说话的同时,一道声音从四人身后传了过来,众人扭头望过去,就见到半弯的明月之下,一人身着夜行衣,身姿挺拔地站在屋顶上。

楚留香抬头看着屋顶上站着的白展堂,嘴角的笑意渐浓,虽然今夜的月亮只不过是枚弯弯的半月,但却依旧映得白展堂目若灿星,合身的夜行衣不但没给白展堂身姿减分,反倒衬得退出了五年江湖的盗圣依旧十分地高大上。

楚留香轻笑一声,脚下一动,身形闪动轻轻地飘落在了白展堂的身边。

半弯的月亮下,一黑一白两道挺拔俊秀的身影仿若仙人之姿,除了绝顶高手的傲然与自信,还带着几分少年江湖行的洒脱意味。

如果这个时候屋子下面站的不是四个糙老爷们儿而是四位黄花大姑娘的话,肯定是一准儿尖叫着满脸娇羞地嗔怪痴笑。

可惜,盗圣和盗帅长得再好看,月夜中装逼技能再满点,面对的也只是四个下一刻就可能跟自己大打出手的糙汉子。所以今夜这两个人的身姿也注定只能有天上半弯的月亮来欣赏了。

“盗圣!”长得一脸凶相的男子指着屋顶上的白展堂咬牙切齿地喊,”白玉汤你有本事就下来我们打一场!”

白展堂贱了吧叽地嘿嘿一笑:”你让我下我就下啊?你白爷我偏就不下去!”

“你!”那男子恨得刚要往房上窜,一旁的康王突然伸手拦住了他,神色复杂地看着白展堂没说话。

白展堂把自己攥着东西的右手冲这几个人一晃,笑嘻嘻地说道:”东西我拿走了,你们几个就别送了啊!”说完身形一动转身几个起落就窜出几丈开外去了。

楚留香笑着冲下面四个人一拱手:”东西已经找到,楚某在七侠镇恭候诸位,待那时诸位所欠的帐楚某必要与诸位清算明白!”说完便追着白展堂闪人了。

四个人站在院子里抬头望着两位贼祖宗的背景或是恨得咬牙切齿,或是神色复杂一脸怅然。

圆脸的男子凑到康王身边低声地问了句什么,康王摇摇头说道:”不必看了,那两个人必定是不在了。”说完这句话,他又叹了口气对圆脸男子吩咐道,”三日后,血洗七侠镇!”

评论
热度 ( 16 )

© 鱼一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