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一迢

冷cp自走产粮机

【楚白】不谓侠(47)

陆青月坐在同福客栈的大堂里有一口没一口地喝着茶,跟她一起坐在大堂里的有巫七娘、符君和锦衣卫的指挥使季诚。之前佟湘玉也想同她一起坐在客栈大堂里等楚留香和白展堂,被陆青月和无双一起给劝住了。

巫七娘坐在符君身边,半闭着眼睛,似乎有些困倦,她的身子微微晃了两下,向符君身上靠了靠。符君正闭着眼睛养神,被她这么一靠便睁开了眼睛。

“你若觉得困倦就去睡,我在这里等着便是。”符君凑到巫七娘耳边低声地对她说,声音温柔得能滴出水来一样。

巫七娘白了他一眼,索性就身子一歪就靠在他身上,头枕在符君的肩上,沉默了一下才轻声地说:”我有些想丫丫了。”

符君笑了笑,又无意识地抬手摸摸自己瞎掉的那只眼睛,轻声安抚她:”她也想着你呢,日日追着问我阿娘到哪里去了——待到此间事了,你便同我回去吧!”

巫七娘没说好也没说不好,她只是轻轻地叹了口气,复又想起什么来,有些恨恨地道:”这次待我抓到那个杀千刀的家伙,必定要剜了他两只眼睛!”

符君笑着没说话,伸手握住巫七娘的手,又抬头看向半开的客栈大门。

客栈的门只上了一半,开着半扇,门口从刚才就无声地站了一个穿着斗篷的人,这人就站在那开着的半扇门的门口,宽大的兜帽遮住了大半张脸。这人低哑着声音问客栈里的几个人:”盗帅和盗圣在不在?”

季诚缓缓地站起身来,一手按在自己腰间的绣春刀上,一双鹰目紧紧地盯着这个人:”阁下是谁?找盗帅与盗圣有何事?”

“何事?”斗篷里的人低低地笑了起来,”自然是有要紧的事。”

季诚沉下了脸,身上的每一块肌肉都绷得紧紧的,按住绣春刀的手也微微地用上了力,只要对方一有动作,他的刀便会出鞘。

一旁正捧着茶碗托着腮神游的陆青月突然把脸扭了过来,看着门口那个莫名其妙的斗篷怪人冷不丁问了一句:”蓉蓉姐,你觉得这样好玩儿么?”

“自然是好玩儿呀!”苏蓉蓉一把掀开了斗篷的兜帽,刻意装出来的低哑声音也变回了少女温柔恬美的声音,她笑嘻嘻地对陆青月说,”小陆还是像以前一样厉害,一下子就猜出是我来了。”

陆青月放下茶碗说:”我猜这些日子你也该过来了,我跟楚大哥是先走一步,老胡肯定是要到船上找了你们才会过来。正巧老胡前些时日就过来了,所以我估计着你也差不多要到了。”

苏蓉蓉笑咪咪地踏进客栈,一边解开斗篷一边对陆青月说:”其实我也是前两天就到了,但是我一直在十八里铺探查,所以就迟了两天才过来。”

刚刚还一脸戒备的季诚此时也放松了下来,他的手从刀上拿开,脸上泛起一丝笑意刚要说话,客栈的门外就狼狈扑进来了两个人,吓得他差点儿就把绣春刀拔出来砍过去。

“我的九爷啊,看着你没几两份量,怎么那么沉呐!您这是早年把饭都吃到骨头里去了?”带着朱九钱一路跑回来的曹公公累得狠喘了两口气,索性就直接坐在门口捶起自己的腿来。

朱九钱顾不上回答曹公公的话,他直接扑到陆青月跟前抢过茶碗一口喝干了碗里的茶水,然后又赶紧倒了满满一碗的茶水,再几大口喝干,才呼出一口气说:”老曹啊,你这带人的技术可比我白兄弟差多了,他可从来没这么把夹着我跑啊。”

陆青月眨眨眼睛,有些不可置信地看着朱九钱:”朱九钱?你……没事儿?”

朱九钱笑眯了一双小绿豆眼:”老朱我福大命大,自然是没事的!”

陆青月缓缓地松了一口气,一直悬着的心终于放回到了原位,她脸上慢慢地浮起笑容,这是自打她来到七侠镇之后第一次发自内心放松地笑,好似之前那些压在心头上的事,犹如一阵被风吹跑的烟尘一样,一瞬间就消失了个无影无踪。

苏蓉蓉坐在陆青月的身边,伸脖子向门外张望了一下,奇怪地问朱九钱:”楚大哥呢?”

朱九钱没说话,坐在门边的曹公公一边慢慢地站起身来一边回答她:”放心吧,香帅跟小白随后应该就能回来了,他们两个要去找一件要紧的东西。”

苏蓉蓉歪一歪头,俏丽的面容上浮起笑意:”不如让我来猜一猜罢,楚大哥跟小白要去找的必定是你丢的东西,是不是?”

曹公公惊讶地看着她:”你怎么知道是我的东西?”

苏蓉蓉的笑容里带上了一丝调皮,她眨眨眼睛道:”我自然是知道的。”

“我们蓉蓉姑娘聪慧无比,又在十八里铺打探了那么长时间,所以她知道我与小白要去找什么自然也就不稀奇了。”

楚留香与白展堂带着一丝微凉的夜风一前一后走进了客栈里,白展堂冲着曹公公笑嘻嘻地把右手里的东西一抛一接,带着些小炫耀与得意:”齐活儿!二大爷你看看是这个不?”

曹公公接过白展堂递过来的那枚小小的印章,仔细查看了一下,笑着点点头:”确实就是这一枚!”

评论
热度 ( 19 )

© 鱼一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