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一迢

冷cp自走产粮机

【楚白】不谓侠(56)

段素玄再怎么跟段素冲不对付,那也是与自己血脉相连的兄弟。自打知道段素冲假扮康王,建立饮血宫意图造反之后,身为葵花派西长老的段素玄就假意答应与段素冲合作,侍机给曹公公传信。

不过也合该段素冲没有当皇帝的命,葵花派里出了一个盗圣白玉汤,一转眼就把饮血宫宫主令牌和康王印信给偷走了。段素冲气得肝儿疼也没有半点儿办法。

无奈之下段素冲只能要本就是葵花派西长老的段素玄出手去解决盗圣夺回令牌和印信,西长老打小就疼白展堂,怎么可能会出手,于是他装糊涂跟段素冲打太极,硬生生把这事儿糊弄过去了。

本来西长老以为自己这么拖一拖,就能拖到曹公公带着葵花派的人来饮血宫找自己。

没成想,有一天段素冲带了两个人来见自己,说是这二人是新归入他麾下的人,一个叫柴茂,一个叫郑希明。

当时西长老的脑袋“嗡”地一声,段素冲于江湖上闯荡的时间不长,所以对这两个人的具体底细并不清楚,但是西长老熟啊!蝮蛇判官柴茂和笑面枭郑希明这两个人在江湖上的名声都不算好,都是心狠手辣没什么是非观的人。

而这两个人给段素冲出的第一个损主意,就是让他跟西长老兄弟两个人同时假扮康王,用以迷惑别人,让别人误以为康王深藏不露。

西长老心里叫苦但面上却不敢露出来,当时他点死这两个人的心都有了。

直到前两天盗圣盗帅夜探十八里铺,西长老才终于见到了白展堂。那个时候扮成康王的西长老突然就下了决心破釜沉舟,不管柴茂和郑希明当时看向他的眼神,任两位贼祖宗在众人面前大摇大摆地离开。随后刚一回屋,西长老就被自己的亲弟弟一掌拍在了胸口。

段素冲将被他打得半死不活的西长老关在后院厢房,让人严加看守,却不防让甲愣看了个正着,于是甲愣拼死逃出来跑到七侠镇去找盗圣救人。

听完季诚的讲述,白展堂跟楚留香两个人互相你看我我瞅你地看了半天,谁都没说一句话,好半天楚留香先回过神来,一拉白展堂的衣袖,冲季诚虚一拱手:“季大人先忙,我与小白先去救人。”说完就拉着白展堂往后院跑去。

不怪盗帅和盗圣半天没反应,只是事情的真相太让人无语。此时往后院狂奔的两位贼祖宗只觉得槽点满满,让人很想就此离开这里,狂奔几十里再不管这破事儿!

两个人来到后院,一打眼就看到了被守得严严实实的一间厢房,白展堂连脚步都没停下,脚尖一点、手指一竖:“葵花点穴手!”身形疾动之下,看守的人一个没落都被点了个结结实实。

楚留香伸手刚要推开房门,白展堂就拉了他一下,香帅回过头,看到盗圣皱着一张俊秀的脸,活像吃了一大颗酸杏子,一脸复杂地对他说:“你说这都叫什么事儿啊!”

楚香帅语塞,他也觉得整件事从头到尾简直就是个笑话一样!

段氏两兄弟来到中原,一个恰巧成了皇帝的探子,一个恰巧就成了藩王的义弟;康王又恰巧死了,一下就成全了段素冲的野心;段素冲造反恰巧又碰上了皇帝建立葵花派,于是挖了葵花派的墙角;西长老报信又恰巧把饮血宫的令牌给了白展堂;白展堂闯饮血宫,又恰巧救走了东长老;西长老被迫假扮康王,恰巧赶上盗帅盗圣夜探十八里铺……

各种的巧合凑在一起,再加上康王坠马而死,段素冲借机李代桃僵的事,就连见过不少匪夷所思事件的盗帅也只能摇头感叹:“时也,运也,命也!”

白展堂咂咂嘴摇摇头:“行啦,别再这儿拽啦!赶紧地,先把西长老救出来,让季诚该抓谁抓谁吧!”一边伸手推门一边嘟囔了一句,“我可再也不想跟你们江湖人起这些个妖蛾子事儿了。”

楚留香无奈地叹了口气,拍一拍白展堂的肩膀:“小白,白盗圣,你也是江湖人啊!”

两位贼祖宗一边互相挤兑对方一边进了屋里,屋子里点着灯,靠墙边的一张榻上躺着一个人,听到白展堂的声音之后,那人动了动,喘息着半撑起身子抬头看过来:“白小子?”

评论
热度 ( 22 )

© 鱼一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