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一迢

冷cp自走产粮机

【楚白】不谓侠(55)

其实要说段素冲一开始就生了造反的心也不太对。

因为段氏兄弟两个一到明朝的地界之后就分开了,段素玄要去闯荡江湖,而段素冲则是要去京城开眼界,所以兄弟两个意见不合,只能半路分手。

段素玄后来成了葵花派的西长老,天天举着俩手指头满派跑着抹墙面。段素冲却在去往京城的路上结识了当时出门郊游的康王。

康王这个人就是个典型的无脑子、无野心、无城府的“三无”王爷,每天的日常就是逗猫遛狗、混吃等死。一次出门郊游的时候,无意中碰上了段素冲,这两个脑回路明显不在一个频道上的人也不知道是因为什么事,竟然聊到一块儿去了——而且聊得还相当地投机!

康王本身就没什么心机,与段素冲聊来聊去就被忽悠着跟这个底细不明的“段兄弟”莫名奇妙地拜了把子,义结了个金兰,之后段素冲就成了康王府里的常客。

也不知道该说是段素冲的运气太好,还是康王的运气太过糟糕,在两个人结拜了大半年之后,一次出门打猎的时候,康王为追猎物不小心跌下马,正巧头朝下直接把脖子窝折了,当时就没气儿了。

按理说,大明王朝的藩王暴薨是要立刻遣人上京报丧,并由皇帝交由宗人府办理后续的一切事宜的,而且藩王的子弟能不能继承王位,需不需要降爵都要经宗人府讨论后再由皇帝拍板定论的。

康王突然挂了,王府里自然是要准备找人上京报丧的。但那个时候官儿迷段素冲的脑子里也不知道怎么就突然灵光一现,拦下了要去报丧的人,然后带着康王的几位幕僚在书房里关起门来商量了一天一夜。

等书房的门再打开的时候,“康王义弟段素冲”消失了,活生生的“康王”从书房里走了出来。

所以,无论是皇帝也好、朱九钱也好、曹公公也好、白展堂也好,所有的人都以为那个吃撑了要造反的人是康王,却从来都没有人想过,真正的康王早已气绝身亡,被草草地埋在一处小山窝里,而那个要争大明王朝皇位的人,却是大理段氏的嫡系皇子段素冲!

等到远在葵花派里抹墙面抹得正欢的西长老段素玄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假康王建立的饮血宫已经开始向江湖各门各派下手了。

段素玄一开始是真没想到自家兄弟能有那个胆儿去冒充明朝的藩王,他一开始去探查饮血宫的时候,还以为是那位“三无”王爷蠢得感动了上天神佛,脑子突然开窍想当皇帝了。

等他到了饮血宫跟假康王一交上手的时候,西长老才猛然发觉,面前的人并不是康王,而是戴了一张康王的人皮面具的自家官儿迷弟弟!

西长老纠结了,此时的他其实已经算是明朝皇帝的“外聘”手下,在葵花派里与其他三位长老相互配合,为皇帝打探各种江湖消息及汇报各地藩王的一举一动。

如今自己的弟弟假冒藩王、意图造反,无论是哪一件事拿出来,都是个死罪。如果把这件事报告给皇帝,那自己就得眼睁睁看着同胞弟弟被杀,然后落得一个六亲不认的骂名;如果不报告,西长老又回想了一下大明京师里的锦衣卫、东西两厂和十万禁军,觉得结果大概也许好像……也好不到哪儿去。

耗子进风箱两头堵的西长老着急啊,不管是为了自家脑子搭错弦儿的弟弟着急,还是为了自己现任上司大明皇帝着急,西长老都觉得自己一个头两个大。

急了两天,西长老决定还是先把消息传回葵花派,告诉曹公公一声,让他跟其他三位长老商量一下拿个主意。

没想到消息前脚刚传走,后脚段素冲就拎着半死不活的东长老进来了。那个时候段素玄才彻底地明白,段素冲已经被权势和野心迷昏了头,根本没什么退路了。

想明白的西长老思索良久,才想出一个不算主意的主意,他悄悄地找来甲愣,递给他一块饮血宫的令牌,告诉他将这块令牌交给葵花派的北长老或者南长老,实在不行就交给公孙乌龙。然后又拿出代表自己身份的铜牌,让他交给已经有盗圣之名的白展堂,并给白展堂传一句话——“我在饮血宫,待君前来。”

甲愣本来就有些憨,接过两个牌子之后一扭脸就把这两块牌子给弄混了。结果白展堂被人莫名其妙地塞了块饮血宫的令牌,曹公公却得到了西长老的身份铜牌和传话,误以为西长老背叛了葵花派。

所以当西长老得知甲愣把牌子送错之后,气得他把一面墙都捅成了马蜂窝。

评论 ( 2 )
热度 ( 30 )

© 鱼一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