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一迢

冷cp自走产粮机

【楚白】不谓侠(52)

七侠镇的晚上是很安静的,小镇不大,一般镇子里的人也都不会有什么太过丰富的夜生活——除了同福客栈,镇子里很少有谁家在夜里会闹什么妖蛾子事儿。

半弯的月亮挂在天上,几颗星子似隐似现地散落在天幕上,不算特别明亮的月光下,一黑一白两道身影快速地划过,快到就像是一阵风轻轻地从人的面前吹过一样,无声无息却让人反应不及。

十八里铺尤记杂货铺的大院子里还是像昨天一样,夜晚巡逻的人带刀拿枪来回走着。

有两支巡逻的队伍迎面走过来,刚一错身的功夫,就听到耳边一道破风声,随即队伍领头的两个人就站住不动了,像是被什么定住了一样。

领头的动不了,队伍后面的人就立刻警觉起来,手里把刀一横,大声喊了一嗓子:“敌袭!”接着四下里就冲出好些人点灯拔刀,院子里一下就变得亮如白昼。

拿着武器的众人四下里乱瞅,生怕错过什么可疑的动静,其中一个人无意中一抬头,眼睛一下就瞪大了,他把手往屋顶上一指,大声地喊:“那里!”

所有人抬起头,就看到屋顶上一黑一白两道身影正站在那里,穿白衣的人身姿潇洒飘逸,似仙似幻,着黑色夜行衣的人身形挺拔,通身侠气。两个人都长得十分英俊好看,若是此时有女孩子看到屋顶上的两个人,必定会尖叫痴笑,一脸地娇羞。

看到底下的人都抬头往上看,白展堂咧嘴笑了起来:“哎呀,这么多人哪!”

楚留香笑着说:“所谓做贼心虚,既然明知道自己做的不是好事,自然就要找多一些人来保护自己了。”

“啥做贼心虚?”白展堂听了楚留香的话不乐意了,他扭头瞪一眼香帅,“我就从来没心虚过!”

楚留香看着白展堂,脸上的表情分明就是在问:那你怂这么多年是为了什么?白展堂装作没看见把脸扭了过去,很镇定地又挺了挺胸,表示身为江湖名侠、一代盗业精英,自己从来都没心虚过……吧?

两位贼祖宗在屋顶上眉来眼去,下面院子里的人却已经炸锅了,毕竟盗帅和盗圣的名头在江湖上并非虚传,盗帅楚留香自不必说,盗圣白玉汤当年夜探将军府、义救朱九钱、独闯饮血宫那也都是江湖中人亲眼所见、亲身经历过的事实。

俗话说得好,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院子里这些人跟着康王造反本身就是把脑袋别在裤腰上博命,最怕的就是造反途中横生变故。如今被屋顶上的两位还是贼圈儿里的祖宗惦记上,只怕就不是少些身外之物的小事了,以这二位在江湖上的地位和人脉来看,惹上了就是要命的买卖。

再加上盗帅和盗圣的武功绝对能排到江湖顶尖高手的前几名上去,所以等下若是真动起手来,哪怕院里院外加起来有百十来号人,到时候吃亏的只怕还真不是这二位。

白展堂又瞥一眼下面闹闹哄哄的人,一抬下巴冲下边一点,问楚留香:“你动手我动手?”

楚留香笑一笑:“手快者嬴。”

白展堂嘿嘿地贼笑:“这可是你说的,等会儿输了可不许耍赖哟。”

楚留香不说话只是笑了一下,眼睛一扫下边的人群,突然身子一动,如燕子抄水一般瞬间落入院中,他的动作很快,只是一个转身的功夫,身边就有三个人被点住了穴动都动不了。

待楚留香正要去点左前方一个人的穴道时,一道细微的破风声划过,那个人立时就被定在了原地,除了一双眼睛叽里咕噜地乱转之外,身子是想动都动不了了。

楚留香回头白展堂,就见盗圣吹一吹自己的手指,一脸不屑地瞥他一眼:“身法快了不起啊?我还会隔空打穴呢!”

楚留香笑笑身子猛地向后一退,闪开一把劈过来的刀,右手向前一弹,立时又定住一个人,他转头看看白展堂挑了一下眉,问了句:“隔空打穴?”

白展堂从鼻子里哼了一声没搭理又开始装逼的盗帅,脚下轻点,身形疾转,凡是挨着碰着的,没一个能继续活动下去,个个儿被定在了原地姿势相当一言难尽地当雕像。

盗圣和盗帅两位点穴高手打赌,不长眼的往上凑除了被点就是被点,剩下脑子反应快的也不敢再往前上了,生怕自己被点出个什么奇葩的姿势定在院子里供人参观一晚上。

大半夜里的,两位贼祖宗把个院子闹得乱七八糟,是个人就忍不了,于是楚留香在点住一个人之后,一转身食指和中指一夹,就夹住了那柄要刺向自己后脑的剑,笑道:“阁下终于愿意出来了?”

评论
热度 ( 22 )

© 鱼一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