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一迢

冷cp自走产粮机

【楚白】不谓侠(51)

大半夜里本来客栈四周都悄没声息的,突然间就“咣当”一声来这么一下,是个人就会觉得奇怪和害怕。

正打算运功调理经脉的盗帅和盗圣同时愣了一下,白展堂指一指客栈的门口问楚留香:“楚儿,你听见没?”

白展堂这句话问的如果是佟湘玉或者客栈里其他的伙计们,八成会得到一枚白眼和一句“费话,这声儿只要不是聋子都听得见!”的回答。

但楚留香知道白展堂问的不是那声撞到客栈大门上发出的响声,而是伴随着那声撞门的声响传来的低低的喘气声。

楚留香侧耳细听了一下:“似乎是有人受了伤,听呼吸伤势应该不轻!”

白展堂听到他的回答之后,二话不说就跳下桌子,三下五除二就把门挡板卸掉,抬手就把门拉开了。楚留香也随着他几步来到门口,两个人看向那个面朝下趴在门口台阶上的人。

那人浑身是血,身上穿的衣服已经看不出本色了,他跑到客栈的门口后似乎已经用尽了身上最后的一丝力气,现在只能趴在同福客栈的门口出气多进气少地低低喘息。

楚留香蹲下身将这个人翻过身来,这人的脸上也是一片血污,但却并不妨碍白展堂认出他来。

白展堂一见到这个人的脸就“诶?”了一声,然后也蹲下身仔细地看了两眼,这才惊讶地对楚留香说:“楚儿,这人我认识!当初就是他给的我那块儿饮血宫的令牌!”

楚留香一听也愣了一下,他问白展堂:“你确定?”

白展堂又仔细地看了这人两眼,肯定地点点头:“没错儿,就是他!”

楚留香正待说话,这满身污血的人突然喃喃地说:“盗……盗圣……救……救王……爷……”说完就昏迷了过去。

楚留香与白展堂互相对视一眼,白展堂跳起来就往楼上跑:“我去找巫七娘!”

大半夜里,同福客栈里却是灯火通明,客栈掌柜的佟湘玉无精打采地坐在大堂正中那张桌子旁,伤心地自言自语:“额错咧,额真滴错咧,额从一开始就不应该嫁到这个地方来……”

郭芙蓉受不了地急忙倒了一碗水递到佟掌柜的面前:“掌柜的你先喝点儿水——老白不都说了嘛,没什么事儿!”

“莫事?”佟湘玉的火气一下就上来了,她瞪着郭芙蓉问:“腻家门前倒个人还浑身似血!这叫莫事?!”

佟掌柜的发火郭芙蓉不敢硬顶,手一缩就把给佟湘玉倒的那碗水给收了回来,自己缩着脖子喝了一口。

吕秀才抻着脖子往楼上看了半天,然后凑到佟掌柜的身边问:“掌柜的,要不我去找小六吧?”

佟湘玉犹豫了一下,还是摇了摇头:“舅似照了也木有用,再看看吧。”

在客栈楼上的客房里,巫七娘慢慢地拔起最后一根银针,接过苏蓉蓉递过来的布巾擦了擦手对楚留香道:“一时半会儿的死不了,等下就会醒过来,香帅若要是问什么就抓紧时间问,我也不敢保证他能撑多久。”

楚留香皱了皱眉头问巫七娘:“怎么?他身上的伤很重?”

巫七娘摇摇头说:“不光是伤,还有毒,而且这毒在他的体内已经有些年头了,根本清不了。”

季诚在一旁仔细地打量着昏迷在床上的男子,先是不解地皱皱眉头,然后抬起头对楚留香说:“这人应该不是康王府里的人,锦衣卫暗中调查过王府中的一举一动,对每一个人的情况都有记录,但是这个人却并不是府中的人。”

楚留香听到季诚的话之后没说什么,却抬头跟白展堂互相看了一眼。他们两人在客栈门口的时候听得清楚,这人说的是“盗圣救王爷”,如果这个人不是康王府的人,那么他口中的“王爷”指的必定是另外一个人。

白展堂冲楚留香打个眼色,然后转身走出客房的门,楚留香也吩咐苏蓉蓉和巫七娘一定要保住这个人的命,有什么事待到这个人醒过来再说。然后转身也走出了客房。

楚留香走出客房,左右看了看,发现白展堂站在离客房不远处的一个小角落里,半边身子隐在暗处,让人看不清他的脸。香帅走过去之后低声对白展堂说:“季诚说此人不是康王府的人。”

“没错,”白展堂的声音淡淡地听不出什么情绪,“但是他又叫我去救王爷。”

“所以这位‘王爷’也必定是另外一个人。”楚留香接着道。

“其实还有一位王爷也在十八里铺,但是都被我俩给忽略了。”白展堂的眼睛看向楚留香。

楚留香的嘴角缓缓地向上勾起:“西长老。”

评论
热度 ( 15 )

© 鱼一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