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一迢

冷cp自走产粮机

【楚白】不谓侠(53)

话说,大家还记得老白都会哪些功夫吗?

除了看家的本领轻功和点穴手之外,白三娘可是亲口承认过,她是调教捕快的路子来教老白的,那么捕快会的武功老白肯定是很熟练的,还有九九还阳掌,虽然名字很搞笑,但是别忘了那是老白在救佟掌柜的时候万般法子使尽仍然没有半点儿效果的情况下用出来的。

忽略佟掌柜当时是故意装昏这一点,结合掌法的名字,可见这个掌法明显得是内力强悍的人用才有效果,说不定是在危急情况下可以吊回一口气,保住一条命的。相对的,这个掌法侧重于内力,带着强大内力哪怕只是随意拍出一掌,估计是个人都得吐血。

所以,个人觉得……九九还阳掌这个,不知道编剧是不是从“九阳真经”改过来的……如果是的话……emmm…………

为老白双击666啊~~~

********************************************************************

被楚留香夹住了剑的人长着一双丹凤眼,薄薄的嘴唇,眼睛里淬着狠毒与疯狂,他被楚留香夹住了剑也不着急,只冲着楚留香笑道:“只怕香帅口中的那个人不是我。”最后一个“我”字刚出口,他的另一只手就突然向前一送,藏在袖子里的一把短剑就露出了头,直接奔着楚留香的咽喉而去。

那短剑离楚留香的咽喉还有一寸远的时候,白展党的手也到了,他的手指点在短剑的剑身上,力劲之大让那枚短剑一下就偏了方向,擦着楚留香的头发就过去了。

白展堂没给对方收招的机会,点偏了剑之后,反手一撩,变指为爪,直抓对方的肩膀。

那人见白展堂抓过来,索性就直接弃了剑,短剑往回一撤向旁边一削,逼住白展堂的招式,接着脚下发力向后急退几步,与盗帅和盗圣拉开了距离,勉强稳住了身形才笑道:“擒拿手?没想到盗圣除了点穴还会别的武功。”

白展堂紧抿着嘴不说话,逼身上前,手指内钩沉腕探爪,下手的地方除了对方的咽喉就是肩膀、手肘等关节要害,招势又急又狠,专往分筋错骨上走,颇有几分六扇门捕快缉拿要犯时的狠决劲儿。

那人被白展堂的招逼得步步后退,正打算抬手再用短剑挡一挡的时候,白展堂的手突然从他的肩膀掠过,内钩的手指一下变直,化爪为掌,暗吐掌力,一掌拍在他的胸膛上。

白展堂这一掌没留半分的余地,直接就把人打吐血了。

对方急转身形狼狈地避开盗圣的攻势,跳至一旁,又咳了两下,不自觉地又吐了一口血,单手抚一抚自己的胸口,眼神既惊讶又有些愤恨,他眯着眼睛看着白展堂,一字一顿地问:“九九还阳掌?”

白展堂没急着再贴身上去继续打,他收了招,抿抿嘴伸手一指那个人,冷冷地说:“你不是西长老!”

“哈哈哈哈!”那人听到白展堂的话之后竟然笑了两声,喘息了两下才抬一抬下巴,有些傲慢地说道,“他?他那个优柔寡断的废物怎么能跟我比?!”

楚留香在一旁听到两个人的对话,一下就明白了,他走上前拍一拍白展堂的肩膀道:“这位就算不是西长老,只怕也与西长老有莫大的关联。”

白展堂的眉头又皱了起来,他也想明白了这其中的关窍,收回的手慢慢握成了拳头,脸也绷紧,嘴抿成了一条直线,明显是有些愤怒了。

楚留香安抚地在白展堂的肩膀上按了一下,然后勾起嘴角,淡淡地笑着问道:“我现在心里只有一个疑问——康王在哪儿?”

“康王?”那人听到楚留香的问题之后,大声笑了起来,伸手往怀里一掏,掏出了一张薄薄的人皮面具抖了抖,嚣张地坏笑着,“康王不就在这儿吗?”

“阁下难道杀了康王?”楚留香盯着对方的眼睛问。

哪只那人又笑了起来,一边笑一边又咳了两下,他伸手又抚了抚胸才缓缓地说:“我怎么可能会杀康王?他不过是个倒霉的短命鬼,合该成全了本王而已!”

这人说完又喘了两下,抬眼瞅一瞅白展堂和楚留香,笑着说道:“本王也不怕什么,索性就告诉你们好了!”他顿了一下,接着说,“本王乃是大理皇室嫡系,姓段名素冲,你们这位康王,”说着又抖了抖那张人皮面具,笑了两声,“他是本王的结拜义兄!”

楚留香和白展堂都没说话,只不过两个人看向这位颇有些癫痴的段素冲时,眼神里都不约而同地带上了看傻子的情绪。

对于白展堂来说,只要知晓西长老没有背叛葵花派这个消息,他就已经挺满足了。但他却没想到,面前这位自称大理段氏皇室嫡系的王爷段素冲这么痛快就把底儿交了出来。

盗帅和盗圣两个人都并不笨,任何复杂曲折事情只要让他们知晓几个关键的点,两个人就能立刻将整件事情的因果捋得顺顺当当。

如今这位全身上下都散发着一种“劳资最聪明,尔等不过就是些凡人还不来跪拜”的中二晚期治不好的大理王爷,在这两位贼祖宗的眼里突然就从“有威胁的人”一档一下降到了“此人多半有病”这一档。

看一看那位受了伤还在嚣张得瑟的王爷,白展堂突然不太想听他继续叨逼叨下去了,反正剩下的事他跟楚留香一样猜得出来,与其听这位在这里说自己的“惊天计划”,倒还不如把西长老先救出来比较好。

于是白展堂给楚留香打了个眼色,然后手指悄悄地并成了剑指打算先点住段素冲。没想到就在他刚要动手的时候,一个人突然如鬼魅一般闪到了段素冲的背后,抬手就要往他的天灵盖上拍下去!

白展堂刚要出声提醒,天上突然就飘下来了一个人,一下就架住了那要段素冲命的那一掌。

来人冷笑着道:“我说解公公,你这是打算杀人灭口么?”

评论 ( 3 )
热度 ( 22 )

© 鱼一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