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一迢

冷cp自走产粮机

【楚白】不谓侠(50)

震惊!葵花派西长老竟然是这样的人!!!

        ——by 江湖八卦日报

*******************************************************************

葵花派的西长老出身大理段氏,段氏的绝学一阳指被他练得炉火纯青,指力的控制相当精准。平日在葵花派里,西长老负责的最主要的工作就是派里的各种建设与维修工作。

也不知道西长老心底是不是有一个当瓦匠的梦,葵花派里只要是建房子修屋子,就总少不了西长老的身影。尤其是在建房子的时候,西长老伸着俩手指头能从房梁一路抹到地面去,不把看到的地方抹得溜光就决不罢手,谁劝都不好使,不让抹就急眼。

白展堂小的时候长得白白嫩嫩跟小姑娘似的,特别招人喜欢,除了自家的老娘能咬着牙、狠着心逼他练武之外,派里基本没人管得了他——不是不想管,而是一看白展堂那副的小模样就舍不得下狠手去逼他练武。

白展堂天生爱说话、好凑热闹,小小的一个人却总装小大人的模样,再加上一说话就是一口关外的大碴子味,反差感太过于强烈,所以葵花派里谁都喜欢逗他玩儿,尤以葵花派的四大长老为最。

出身段氏皇族的西长老也喜欢白展堂,他表达喜爱之情的方式就是拉着白展堂死活非要教他段氏绝学一阳指,然后被白三娘往死里揍了一顿才罢手。不过就算是没教成一阳指,西长老还是偷偷地背着白三娘教了白展堂九九还阳掌。

所以白展堂对葵花派东西南北四大长老还是很敬重且关心的,当初无双跑到客栈投奔自己的时候说四大长老因为打麻将自相残杀而死的时候,白展堂就骂了一句”报应!”

这句”报应!”骂的不是四大长老,而是那四个假扮成四大长老在葵花派作威作福的人,因为当初北长老曹公公把白展堂送下山的时候就已经把康王要造反、葵花派里的人被换了大半的事告诉了他,所以白展堂心里门儿清祝无双下山时葵花派是个什么状态。

如今被楚留香又提起这话题来,当跑堂当习惯了的盗圣觉得脑子略晕。

“等会儿,等会儿!”白展堂抬手晃了两下,眨巴眨巴眼睛,“楚儿你容我捋一捋——你越说我越觉得那个康王像葵花派西长老!”

楚留香惊讶地看着白展堂:“葵花派西长老?小白你确定?!”

“就是不敢确定啊!”白展堂拍拍石磨,一脸的纠结。

“曹公公说西长老背叛了葵花派,成了康王的爪牙。”楚留香肯定地说。

“所以,你那意思就是二大爷撒谎了?”白展堂不确定地问他。

楚留香摇摇头:“未必,曹公公说的应该是实话。”

“不可能!”白展堂下意识就反驳道,“西长老这人我了解,他这人重情重义,决不可能做出这种事来!”

“曹公公未必会说谎,西长老也未必会背叛葵花派。”楚留香用扇子点一点白展堂的肩膀,安抚道,“这中间必定有什么我们没有想到的事情。更何况,曹公公说是谁点了他的穴?”

白展堂噎了一下,底气不太足地回答:“西长老……”

楚留香也不再继续问下去了,两个人都沉默下来不再说话,现在不管是盗圣还是盗帅都觉得这其中必定是有什么事被两人忽略了,但偏偏现在两个人谁都想不明白这其中究竟缺失了什么。

不过两位贼祖宗并没有纠结太久,答案自己就找上门来了。

晚上的时候,白展堂非常自觉地睡在客栈大堂里尽自己的守夜之职。他刚把被褥铺好,楚留香就从楼上走了下来,白展堂抬头看看他:“大晚上不睡觉你下来干啥呀?”

楚留香拍了拍铺了被褥的桌子笑了笑:“自然是来睡觉休息的呀。”

“你睡觉就回楼上睡去不咋地,来我这干啥……”白展堂下意识反驳道,然后就突然明白了楚留香话里的意思,一向厚脸皮的盗圣脸上猛地染上了一层薄薄的红,同时在心里骂道:流氓!

楚留香笑得非常温柔,他眼睛里的笑意都快化成了一汪春水,他一边欣赏白展堂的脸色,一边悠悠地说:“看来展堂你已经明白了我的意识。”

白展堂被楚香帅那一声柔情满溢的“展堂”叫得鸡皮疙瘩爬了一身,下意识打了个哆嗦,不太自在地清了清嗓子:“咳……那啥,你你你……你说话好好儿说,别整这些个事儿!不然我真点你了噢!”

楚留香笑着摸了摸鼻子,说真的,如果白展堂是个女孩子,他调起情来是毫无压力的,但偏偏心上人就是个一口大碴子味儿的汉子,最擅长的就是破坏气氛。所以纵然楚香帅再想“柔情”下去也没办法继续了。

更何况刚才那一声“展堂”不光把白展堂的鸡皮疙瘩叫得爬满了一身,就连楚留香本人都觉得略有些不太适应,感觉“展堂”到底不如“小白”来得顺口亲昵。

于是楚留香放弃了继续“柔情”下去恶心自己和白展堂的打算,转而手一撑桌子就坐在了上面,他拍一拍被子对白展堂说:“来吧,我再帮你用内力顺一下经脉,说不得那帮人什么时候跑来偷袭,总要先把你的旧伤快些调理好才是。”

白展堂这才明白楚某人刚才是耍着自己玩儿呢,一想到刚才楚留香那副“柔情似水”的样子,他也绷不住笑了:“那你不许再像刚才似的,听见没?”说着也坐到桌子上与楚留香面对面,摆了一个五心向天的姿势,气沉丹田凝神运功。

结果楚留香刚一运功,两个人就同时听到客栈的大门发出沉闷的撞击声。

评论
热度 ( 26 )

© 鱼一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