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一迢

冷cp自走产粮机

【明侦/双北】最后的晚宴(五)

我一直都觉得……大老师在明侦里最大的贡献就是时不时地常着众人飙车,明侦里每个人的车技真的都非常厉害……简直就是直接焊死车门超速行驶的那种。

************************************************************

第五章 昔日伙伴大老板

宴会上的吵闹想当然地吸引了宴客们的注意,甄有钱被人拽着衣领,脸色变得难看起来,他皱着眉头看着眼前扯着自己衣服明显是喝高了正放飞自我的人,无意中瞥到跟鸥律师站在一起正一脸笑意看自己笑话的男人,甄有钱的脸色又难看了几分,他一边从面前这位喝大了的人手里勉力将衣服挣出来,一边转脸向那鸥律师身边的男人说:“乔经理,麻烦你过来处理一下这件事。”

言下之意就是要对方将面前这个正在宴会上闹事的人赶走。

乔经理被甄有钱点了名,却不慌不忙地理了理自己的衣服,慢吞吞走到甄总裁的面前,笑意盈盈地看着甄有钱说:“不好意思啊甄总,我觉得对待昔日的创业伙伴好像不应该太过冷漠,至少应该表现出一下欢迎的意思嘛。”

“你!”甄大总裁瞪着乔经理那张笑得如春风般和煦的脸,气得嘴唇都微微抖了几下,最终还是强压下了自己的怒火,挤出一个恶狠狠的笑容看着乔经理和周围的人,硬梆梆地扔下一句话:“等下到我屋子里来,我们‘好好’谈一下!”

说完也不顾宴会上其他宾客的窃窃私语,就头都不回地离开了宴会现场。甄有钱这一举动不光让宴会上的宾客有些不知所措,更是让他身边长相甜美的女助理措手不及,她带着歉意地笑容跟宾客们一一道歉,然后就匆匆忙忙地小跑着离开了宴会厅去追甄总裁了。

宴会上这样一段插曲,不光让各位来宾猜测不断,也让撒侦探有些不明所以地皱起了眉头:看刚才乔经理两句话就气走了甄总裁的架势,难道这中间有什么隐情?

不过他没有疑惑太久,就有人过来给他科普了:鸥律师拿着一杯鸡尾酒优雅地走过来,抬起手状似不经意地撩一下头发,抿了一口酒后瞥了一眼那边正跟别人说话的乔经理,低声对撒侦探说:“MG集团高层内部出现裂痕这件事你不会不知道吧?”

撒侦探奇怪地看了看鸥律师:“MG集团高层内部出现裂痕?”

“你可别以为看起来温柔的人性格就一定会很好。”鸥律师轻轻地哼了一声,用下巴向乔经理那边点一点解释道,“主要是甄大总裁跟这位乔经理之间出现了裂痕。”

“可别小看了这位乔经理,虽然是MG集团下属公司的一位小经理,但是实际上他手里可握着不少MG集团的股份呢。”

“据传,以前乔经理跟甄总裁是一起的创业伙伴,MG集团是这两个人共同创立起来的,但是却一个成了集团的总裁,另一个成了下属分公司的经理。”鸥律师说到这里的时候,风情万种地看一眼撒侦探,“你猜,这是为什么呢?”

撒侦探没有答话,他的目光落在正在安抚人的乔经理身上,过了一会儿他才问鸥律师:“那那个人又是谁?”

撒侦探口中的“那个人”指的就是刚刚在宴会上揪着甄总裁衣服领子不放,大嚷大叫闹事的男子,此刻他正在跟乔经理说话,但完全不像是刚才与甄有钱撒泼吵闹起来的样子。他现在显得很轻松,正跟乔经理言谈甚欢,甚至还几次伸手拍了拍乔经理的肩膀,而乔经理看上去也没有不高兴的意思,反倒跟这个男子交谈得很是开心。

鸥律师看了看那个穿着打扮明显跟这次宴会格格不入的男子,轻轻地摇了摇头说:“不大清楚。我们这边对甄有钱的调查有限,有些事只能知道一个大概而已,不过看乔经理的反应……”她顿了一下,语气变得有些犹豫,“他们好像认识?”

“不光是认识,”何天才在一旁接过了鸥律师的话,他此刻也正看着乔经理那边,“很明显是非常熟悉才对。他们两个现在是完全放松的状态,从他们的肢体语言上来看,他们两个人不光是互相认识,恐怕在此前很长一段时间里都十分亲密。”

“十分亲密?”鸥律师的表情突然变得蜜汁难以言说,她斜眼看了一眼撒侦探,追问了何天才一句,“比如像你们……俩?”一边说一边还用端着杯子的手在何天才和撒侦探之间划了一下。

何天才被口水呛了一下,无奈地看了眼鸥律师,突然就像是豁出去了一样,一把搂住撒侦探的胳膊,然后往上一靠说:“至少还没达到这种‘亲密’的程度。”

撒侦探被何天才的举动吓了一跳,一脸震惊地看着何天才,一旁的鸥律师脸上露出神秘微笑,一边笑着一边又端起酒杯假装喝酒掩饰自己的笑容。

正巧张法医带着白刑警过来,一看到何天才的举动二话没说,一把就抓着白刑警的肩膀把小伙子转了个方向,同时嘴里嫌弃地吐槽:“别看,辣眼睛。”

撒侦探这个时候才反应过来是怎么一回事,刚想张嘴解释就听到张法医的吐槽,他立刻就不高兴了,很配合地伸手一揽何天才的腰,故意放软了声音说道:“走,小何。我们跟张法医好好谈一谈。”

何天才实在忍不住笑喷了,张法医、鸥律师也跟着一起笑,唯独白刑警还处在状况外,一边往自己嘴里又塞了块黑糖钮扣饼干,一边含含糊糊地问张法医:“我能转过来了么?”

几个人笑完,撒侦探轻轻叹出一口气,又往乔经理那边看了看说道:“就刚才的情况看来,这个乔经理跟甄总裁的关系可真不怎么样。”

“嗯嗯,这个我知道!”白刑警一听到撒侦探说到乔经理,立刻就来了精神,赶忙把嘴里的饼干嚼几下咽下去,然后对几个人说:“那个男的是大老板。他当初跟乔经理和甄总裁三个人是共同创业的伙伴,但是后来不知道是因为经营不善还是因为其他别的原因,大老板就被抓起来了,好像是判了几年,然后乔经理当时一直替大老板多方周旋,但是甄总裁却一直都没有露面。大老板入狱没两年,MG集团就成立了,等到大老板出狱的时候,MG集团已经开始上市作大了。那个时候乔经理是MG集团的副总裁,但是后来听说大老板曾经去找过甄总裁,然后乔经理突然就从总裁的位置上一下就变成分公司的经理了。”

白刑警说到这儿,咽了咽口水,又往嘴里塞了一块小饼干,嚼了几下之后,稍有些含糊地说:“据听说,大老板去找甄总裁的时候,他们三个人在屋子里吵得特别厉害,然后乔经理当时貌似还打了甄总裁。”

白刑警说完一抬头就看见撒侦探、何天才、张法医还有鸥律师几个人正集体盯着自己,看得他觉得心里发毛、背后冷汗直冒。

白刑警刚想张嘴辩解一下,张法医就一脸严肃地拍一拍他的肩膀问:“小白,这些情况你都是从哪儿知道的?”

白刑警眨眨眼睛,胡乱地指着自己身后说:“就、就是刚才我拿吃的东西的时候,碰上一个女孩子,她说她是记者,然后我们俩就一块儿一边吃一边聊了好多事情。她跟我说的,甄总裁跟乔经理关系不好,还说甄总裁曾经对他的老婆家暴,说甄总裁这人特别特别人面兽心,是个伪君子。”

他的一番话让几个人的脸上露出不同的神色来,何天才听到白刑警说到甄有钱对自己的妻子有家暴行为的时候,脸色很显明沉了一下,鸥律师倒是对他嘴里说的那个女孩子很感兴趣,开口问白刑警:“那个女孩子还在这儿吗?”

“在啊,她就在那个桌子……”白刑警一边说一边扭头指向宴会厅中放置食物饮料的长桌子那里,但是话却说到一半就顿住了,他奇怪地眨了眨眼睛说,“奇了怪了,刚才还在那边来着?”

张法医与撒侦探对视一眼,开口问道:“她除了有关甄总裁和乔经理、大老板的事之外,还跟你都说什么了?”

白刑警仔细地想了想说:“她还说甄总裁曾经杀过人。”

这句话让几个人不约而同地愣了一下,何天才急忙问他:“甄总裁杀了谁?”

“甄夫人。”白刑警想了一下说。

何天才的脸上出现一丝震惊之色,他看了看张法医,又扭头去看撒侦探,撒侦探皱着眉头、微抿着嘴想了一阵子,才开口问白刑警:“小白,你确定她说的是真话吗?”

“……这我哪儿知道啊?”白刑警有些崩溃地小声喊道,“我跟她又不熟,而且当时我们两个都在吃东西,说话聊天也是顺口说的,谁知道她说的是不是真的啊?”

一旁的鸥律师这时倒是沉吟了一下,才有些犹豫地对撒侦探说:“说不定……那个女孩子她……说的确实是真的呢?”

撒侦探向鸥律师摊了下手,有些无奈地问她:“那证据呢?”

鸥律师犹豫了一小会儿,看了看何天才,又看了看张法医,这才用不太确定的口吻对撒侦探说:“我曾经……听说甄有钱总裁养过一个外室。”

评论
热度 ( 8 )

© 鱼一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