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一迢

冷cp自走产粮机

【楚白】不谓侠(60)

老白怂是怂,但是他真的不傻。

不然江湖上那么多贼,怎么就他成了盗圣?

老白该精明的时候,可从来都没有犯过糊涂~~~

****************************************************************

段素冲从被绑起来之后就一言不发,脸上带着一种中二病发作的似笑非笑的表情,任由锦衣卫押着他走来走去,既不挣扎也不反抗。

但此刻,段素冲却开始死命挣扎,他脸上的笑容也不见了,两只眼睛里充满了血丝,他拼命向前探着身子,却被锦衣卫死死地按住,段素冲死命地向前挣着,喘息粗重,他恨恨地瞪着白展堂,嘴里咬牙切齿地说:“你骗我,你骗我!你这个贼!!!你骗了我!”

“哎,这话可就不对了。”白展堂老神在在地看着段素冲笑着说道,“你自个儿笨就怨不得别人儿了,我这包儿都放这上边儿好几年了,你们只要抬抬头就能看见,可谁让你们这帮人都不愿意抬头往上看呐?”

此时楚留香把扇子打开挡在鼻子下面,眼睛瞟向别处,但是被扇子挡住的嘴却不自觉地越咧越大。

白展堂这招够狠!那么重要的东西就这么随意地扔在所有人的眼皮子底下,却没一个人发现。更何况为了夺回饮血宫宫主令牌和康王的亲王印,段素冲带了多少人过来,明里暗里把七侠镇里里外外给搜了个遍,却依旧死活都没找到这些印信令牌。

偏偏白展堂还常常会跑到茶馆这里听个书、喝个茶、混一盘瓜子,满脸悠闲和得瑟,好像已经笃定了段素冲什么都找不到一样。段素冲也派了人跟着白展堂身后来来回回转了好几次,却从来没有人发觉这些可以掀翻整个江湖和朝堂兵符印信就安安静静在茶馆的大梁上放着。

段素冲一向自持甚高,以至于被抓了之后,他都只是觉得自己不过是时运不济,若是论计谋只怕这些人加起来还是算计不过他一个。

可就在刚刚,白展堂把包裹从茶馆大梁上取下来的举动却结结实实地给了他一个响亮的耳光——盗圣之所以能名震江湖,凭的可不单单只是一身好武功而已,论起心计来,白展堂其实是可以笑傲大半个江湖的。

楚留香看着段素冲那副目眦欲裂的样子,再回头瞧瞧白展堂得了巴瑟的模样儿,忍不住转过身去暗自笑了个痛快。

把包裹交给季诚和曹公公之后,白展堂也不理会一旁还犹自想较劲儿蹦起来活撕了自己的段素冲,他冲季诚笑一笑道:“行啦,这些东西你们自己看着办吧。老季你给我和楚儿备两匹马,我们俩人儿这就去饮血宫。”

季诚摸摸到手的虎符,心说这下可算是能跟皇上交差去了,又有些不解地问白展堂:“怎么这么急?你不回客栈先准备两天再走?”

“哪有那么多要准备的?”白展堂笑了,“这事儿都拖了多长时间了,早点儿了结早点儿拉倒,省着我这一天天连当个跑堂的都当不踏实。”

季诚等人听了都忍不住笑了起来,但楚留香的笑容却一点点消失了,他“啪”地一下把扇子合上,敲一敲白展堂的肩膀:“小白,走吧。”说完就带头走出了茶馆。

季诚让人带了两匹马过来,目送着一黑一白两道身影渐渐远去,转头看一看被绑得结结实实的段素冲,季指挥使问曹公公:“曹厂督是跟我一起回去面圣呢?还是我先走您随后再回?”

曹公公沉吟了一下回答道:“咱家跟你一起回去吧,横竖葵花派的事也不急,先面圣回了话,再作其他的打算。”

季诚点点头,招呼起锦衣卫整装出发,曹公公那边也不知跟西长老又说了什么,西长老也是点点头就跟他们一同上路了。

白展堂许久都没有骑过马了,偶尔骑一次跑了一小会儿就觉得屁股略疼,于是就跟楚留香打商量,两人下马牵着马往前走一走缓一下。

楚留香牵着马跟白展堂一边走一边有一搭没一搭地说话,说着说着突然问了一句:“小白,此间事了,你有什么打算?”

白展堂听了也没多犹豫,随口就说:“还能有什么打算,还回客栈呗,一个月二钱银子呢。”

楚留香斜他一眼:“怎么?白少侠还在乎这一个月二钱银的工钱?”

“废话!”白展堂瞪他一眼,“我又不像你,一天天小游艇儿开着小酒儿喝着,闲着没事儿还白送九钱儿十万两黄金。”

盗帅噎了一下,有些心虚地摸了摸鼻子并且试图岔开话题:“我本以为你会重新做回盗圣的。”

白展堂嗤笑了一声,并没打算就此放过心虚的楚香帅:“你别给我打岔啊,我早就退出江湖了还做什么盗圣?!”他拉住马停住脚步,指着楚留香的鼻子,“你可把那十万两黄金的事儿给我说明白了,要不咱俩没完,听见没?”

楚留香摸摸鼻子,抬手把白展堂的手攥到爪子里,凑过去道:“我说是说,但得事先说好,小白你听了可不能生气。”

白展堂没说话,把另一只手举起来竖起两根手指并出剑指,抿着嘴瞪着楚留香。楚留香觉得这道坎儿自己可能是真躲不过去了,于是叹了口气老老实实地把这件事儿交待了。

很快,官道上就传来白展堂的一声怒骂:“楚留香你个败家孩子是不是傻?!”

评论
热度 ( 21 )

© 鱼一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