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一迢

冷cp自走产粮机

【楚白】不谓侠(59)

白展堂托陆青月向佟掌柜请了一个月的假,并且还麻烦陆青月替他在客栈守一个月。

虽然陆青月觉得白展堂这是多此一举,但还是一口就应了下来。

白展堂临走的时候千叮万嘱:“你可一定得告诉掌柜的我这是请假,听到没?我出去一个月就回来,就一个月!你可千万别让她扣我工钱知道不?”

陆青月两只眼睛差点儿没翻到天上去,她觉得白展堂托她向佟掌柜请假的主要原因就是怕被扣工钱——就那一个月二钱银子也值得你这么紧张?!啊?!

深刻认识到盗圣现如今穷成什么德行的无心刀在目送白展堂跟着季诚、楚留香等人远去的背影后,觉得自己应该去跟佟掌柜好好讨论一下前盗圣的工资待遇问题。

“那捞白干啥去咧?”佟湘玉坐到陆青月身边问道,手里紧紧地抱着她那个小钱罐。在得知白展堂还会回到客栈之后,佟掌柜就打定主意要把白展堂这个月的工钱减半——未经掌柜许可擅自请假违反店规第四十六条,必须扣钱!

陆青月瞄一眼佟掌柜死死抱着的小钱罐,觉得自己可能没办法帮白展堂说动掌柜的涨工钱了,就看这架势,自己要是敢说一句帮白大哥涨工钱的话,佟掌柜势必要跟自己拼命。

摊上这么一个抠门儿的掌柜的,也不知道白展堂为什么还死活非要再回来当他那个小跑堂。

陆青月想了想说:“白大哥要带季大人和曹公公去取虎符和令牌,然后还要再去一趟饮血宫,将饮血宫的余孽铲除掉,确保不会有人再危害江湖武林。”

莫小贝急忙问:“那饮血宫在哪儿啊?”

陆青月笑了笑,抬手弹一下莫小贝的脑门:“不管在哪儿,白大哥说了一个月之后就来,那一个月之后他必定会回来。”

佟湘玉叹了口气:“捞白一个月回来也耗,两个月回来也耗,额只希望他能平平安安滴。”

陆青月笑一笑安慰她:“放心吧掌柜的,白大哥不会有事,更何况楚大哥还跟在他身边呢。”

听到楚留香还跟在白展堂身边,佟湘玉就更愁了,总觉得有了盗帅在,白展堂就不会回来了。

“对了,还有件事。”陆青月咂咂嘴,“白大哥跟我说了,他说这几天这么多江湖人在店里又吃又住,这笔钱数目不小,他又怕这帮江湖人脑子不好使,走的时候忘记结账。”她下意识地摸摸了腰上的那把刀,“所以,白大哥告诉我,等这帮江湖人走的时候,让我守在门口让他们结了账再走,有赖账的就随掌柜的你来处置。”

陆青月的话让佟掌柜一下就高兴了起来:“美滴恨!美滴恨!效郭,去告诉修才,让他准备准备算一下账,记得煤一笔都要算清楚!”

郭芙蓉“啊啊”地应了两声,碰一碰莫小贝悄悄地对她说:“你嫂子真是掉钱眼儿里了!”

在十八里铺茶馆里的白展堂不知道此刻佟掌柜心里有多高兴,也不知道在第二天住在店里的那些江湖客们看到无心刀守着门盯着他们结账时是个什么心情。但他却知道,此刻被绑在一边的段素冲心情肯定不太好。

季诚则是有些不太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又问了一遍:“白老弟你再说一遍,你把虎符和令牌都放哪儿了?”

白展堂没说话,却笑眯眯地伸手往上指了指。聚集在茶馆里的众人抬起头,顺着他指的方向看过去:只见茶馆屋顶正中央的那根大梁上,隐隐约约放着什么东西。

这个茶馆是十八里铺最大、最热闹的茶馆,每天人来人往热闹非凡,白展堂偶尔也会来这里喝着茶水听说书。

季诚收回看向茶馆大梁上的目光,有些不敢置信地看着白展堂,见他不说话,便又扭头看向楚留香。

盗帅笑一笑解释道:“季大人可听过一个词,叫‘灯下黑’?”

白展堂又看了看呆愣的众人,抿嘴一笑,突然身形向上一拔,“刷”地一下就跃到了茶馆那根大梁上,拿了东西之后又纵身跃了下来,脚步落地一丝的声音都没有,就像是一只行走于黑夜的猫一样。

被白展堂从大梁上拿下来的是一个小小的蓝色粗布包裹,他拍一拍包裹上面的灰,当着众人的面把包裹打开:御赐的虎符、康王的亲王印、饮血宫的宫主令牌、大内内监的牙牌、东厂掌班的印章、武林盟的盟主令、葵花派的通山手信全都完完整整地躺在里面!

季诚抻着脖子看那包裹看了半天没敢伸手去接,这么多重要的印信、印符一下就摆在自己的眼前,除了让他感叹盗圣手段果然名不虚传之外,也让他的背后出了一层冷汗——幸亏这些东西是在盗圣的手中,不然只怕江湖和朝堂都要变了天!

评论
热度 ( 27 )

© 鱼一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