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一迢

冷cp自走产粮机

【楚白】不谓侠 (番外) 青年表演艺术家与江湖名侠

白展堂回同福客栈已经大半年了,之前段素冲冒充康王谋反的事就好像是一段说书先生嘴里的故事一样,已经被客栈里的人都渐渐地扔到了脑袋后头。

经历过了那么刺激的一件事后,白展堂也依旧没有回到江湖,在跟楚留香跑出去一个月之后,他还是回到了客栈继续当他一个月二钱银子的小跑堂。

一开始郭芙蓉和莫小贝还有些不解,她们觉得白展堂颠颠儿跑回来当跑堂这件事实在是蠢极了,明明他就可以回到江湖,回到那个潇洒肆意、游戏江湖的盗圣白玉汤的形象上去,但偏偏老白就是没那个心思,每天在客栈里招呼那小猫两三只的客人还特高兴。

对这一大一小跟在屁股后头的追问,白展堂总是抿嘴一笑,然后就打岔混过去,从来都不解释为什么。

后来佟湘玉又问了白展堂一遍为什么不重新回到江湖上去的问题,他这才笑着说:“这还有什么为啥的啊?我就喜欢现在这样的生活,天天招呼招呼客人,喝点儿小酒儿、吃点儿小菜儿,不挺好么?”

佟湘玉不太相信地瞅着白展堂:“真滴?”

“骗你干呀?”白展堂无奈地坐下,伸手给自己倒了一碗水,“楚儿这人吧,好玩儿喜欢刺激,所以他才天天管东管西的。我跟他又不一样,我觉得现在的这样儿就挺好的,天天管那么些事儿多累啊!”

“所以,这就是小白你连跟我多走两天都不愿意,急着回来的原因?”

白展堂噗的一口水就喷出去了,然后操着抹布跳起来就要往后院跑,楚留香身形一动,手里的扇子一横就把他拦住了。

香帅用扇子敲敲白展堂的肩膀,无奈地叹了口气:“我说小白啊小白,什么时候我们两个见了面能不用轻功,互相安安稳稳地打个招呼呢?”

白展堂一撇嘴:“看你说的,您老是盗帅,我谁呀?我就一小跑堂的,哪敢跟你打招呼?”

楚留香没办法,收了扇子,把另一只手往上举了举,那手中拎着一只小酒坛,泥封都没有开,香帅把小酒坛递到白展堂面前带着讨好的意味道:“这酒是我特意从解五姑那里求了半个月才求来的瑞露酒,总能说明我的诚意了吧?”

白展堂没伸手接酒坛,反倒斜着眼睛往楚留香身后瞧:“你真没带别人儿来?”

楚留香又想叹气了,他无奈又好笑地说:“真没有!这次只是来找你喝酒,决没有带麻烦过来。”

白展堂又抻着脖子往客栈的门口看了半天,确定楚留香确实是一个人只身前来,没带着什么麻烦,这才满脸堆起笑来伸手把酒坛接了过来:“你看你,来就来呗,还带礼物干啥哈哈哈哈哈哈……哎呀楚儿你还站着干啥,坐!来来来,有啥话坐下说!”

不知道为什么,楚香帅莫名地觉得自己的手有些痒,很想伸出去掐一掐白展堂那张脸,然后顺便再问问前盗圣脸皮有多厚,怎么半年时间没见觉得他的脸皮又变厚了呢?

看着拎着小酒坛笑得贱了吧叽的白·前盗圣·厚脸皮·跑堂·展堂,楚留香开始反省自己来这一趟到底值不值。

两个人刚坐下来还没等白展堂把酒坛的泥封拍开喝一口解解馋,燕小六就带着祝无双踏进了客栈。

燕小六一进门就喊佟湘玉:“掌柜的,由吃的么?饿死我了!”

祝无双则是一抬眼就看到了坐在桌边的楚留香,惊喜地叫了一声:“楚大哥?!你怎么来了呀?”一边说一边就跑到楚留香身边坐下笑嘻嘻地问,“楚大哥,你什么时候来的呀?要在这里呆几天呀?你是一个人来的吗?红袖姐没跟你来吗?陆姐姐哪?她是不是又去别的地方啦?”

楚留香笑着展开扇子慢慢地扇着:“小无双,你一下问这么多的问题,要让楚大哥先回答哪个啊?”

祝无双还没来得及回话,燕小六嘿嘿地笑着凑了过来,一双小绿豆眼闪着诡异的光看着楚留香:“您是楚留香?”

楚留香微笑着点点头:“正是。”

“就是那个盗、盗帅?”

“如果江湖上没有另外一个盗帅的话,那么就是在下了。”

燕小六嘿嘿嘿地笑着,一手摸到了腰间的刀上:“盗帅好,很好,非常特别以及极其的好!”

祝无双扒拉他一,瞪着一双大眼睛表情不善地看着燕小六:“喂!你又想干嘛?!”

燕小六被祝无双扒拉得一怔愣,然后才吭哧了两声,有些不好意思地结结巴巴地解释:“没、没想干嘛,就、就想让盗帅给我签个名儿么。”

“签名儿啊?来来来,哥给你签!”一边抱着酒坛子小心翼翼启封的白展堂一听到燕小六要楚留香的签名,立刻就来了精神,抢了吕秀才的毛笔就要往燕小六身上划拉:“说吧,签哪儿?”

燕小六使劲儿往回拽自己的衣服,不断往无双身后缩:“干嘛干嘛,你干嘛呢?我又不要你签名儿!”

“啧,你不就要盗帅的签名么?”白展堂皱着眉头,一手拿着笔看着燕小六,“我跟你说,我跟楚儿我俩在一块儿的时候,都是我帮他签的名儿。”

“银、银家是盗帅!你、你你你……你又不是盗帅。”燕小六缩在祝无双身后梗着脖子冲白展堂喊。

“不是盗帅怎么了?啊?咋就盗帅签名稀罕呐?”白展堂瞪一眼燕小六,又回头瞪一眼坐着看热闹的楚留香,楚香帅被瞪着一愣,随即很委屈地看着白展堂表示自己躺枪很无辜。

祝无双见不得自己师兄吃亏,把燕小六从自己背后拎出来反驳:“哎呀我师兄给你签就签呗,再说了,我师兄可是盗……”她刚说出一个盗字,猛地又想起了什么,立刻就把嘴闭上了。

“盗……盗嘛?”燕小六眨巴着小绿豆眼看着祝无双,“你说老白是盗嘛?”

“盗、盗……”祝无双一边嘟囔着一边冲着白展堂打眼色。

燕小六看着祝无双“盗、盗……”地“盗”了半天也没说出下文,拍拍脑袋想了一下,就问祝无双:“你是不是想说老白是盗圣?”

祝无双一下就被燕小六给吓住了,她呆呆地看看燕小六又看看白展堂,声音里带上了一丝颤抖的哭腔:“师兄……”

白展堂的脸色也变了一下,抿了一下嘴,佟湘玉从一旁抓住燕小六压低了声音问他:“效六儿,泥咋知道捞白是……刀升?”

燕小六奇怪地看着佟掌柜:“早就知道啊。”

“泥是啥时候知道滴?!”不光佟湘玉瞪大了眼睛,就连一起凑过来的郭芙蓉、吕轻候、李大嘴也都齐齐看着燕小六,坐在一旁的楚留香此时已经把扇子收了起来,微微垂着眼睛不知在想什么,白展堂把手里的毛笔放到桌子上,脸上没了笑容,看向燕小六的眼神有些冷。

燕小六被客栈里的人吓了一跳,他结结巴巴地说:“不、不就是那次!就是姬无病来那次!我跟我师傅不就找老白演盗圣来着么?我师傅还夸他演的好,完了我们楼知县都知道了,还夸老白为艺术献身,连盗圣都能演。我师傅还说老白是青年表演艺术家来着呢。”

燕小六的话就像是一根细细的针,一下就把店里突然严肃紧张的气氛给戳破了,众人松了一口气之余又埋怨燕小六说话东一句西一句吓唬人。白展堂悄悄地松了一口气,随即不知道又想到什么,抿嘴一乐,又坐回去开他的酒坛泥封去了。

楚留香看了看燕小六和客栈众人,坐到白展堂旁边,凑近了他耳边笑着问:“演盗圣?”

白展堂憋着笑看他一眼:“晚上地,晚上我跟你好好说一下这事儿。”

楚留香笑一笑,扇子啪地一下展开挡在嘴前瞥着白展堂问:“青年表演艺术家?”

白展堂噗哧笑了一下,又急忙把笑声憋回去,笑着看楚留香一眼,拎着酒坛子就上楼了。

楚留香又看一看还在跟客栈众人说话的燕小六,微微一笑,扭身也跟着上了楼。

三天后,香帅离开了七侠镇,同福客栈还是一如既往地开门营业,每天依旧接待着小猫两三只的客人。

燕小六却往特意十八里铺跑了一趟,乐颠颠地拿着一把扇子给邢捕头看:“师傅,你看!介是盗帅的扇子!还有盗帅的签名儿哪!”

评论 ( 1 )
热度 ( 32 )

© 鱼一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