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一迢

冷cp自走产粮机

【明侦/双北】最后的晚宴(二)

第二章 凶案圣地大酒店

白刑警带着何天才与撒侦探敲开张法医的房门时,张法医正在打电话。他一边跟电话另一头的人说话,一边拉开门,当看到跟着白刑警身后的撒侦探时,张法医挑了一下眉,一张严肃正直的脸上瞬间就写满了“狗男男”三个加粗描边画重点线的大字!

撒侦探在张法医放下电话之后,十分正式、严肃、认真地对他说:“张法医,你知道诽谤罪一般判几年么?”

张法医莫名其妙地看着他:“怎么了?谁诽谤你了?”

白刑警在撒侦探开口控诉前插嘴:“没人诽谤啊,我就刚才叫了他一声‘狗头撒’,然后说他有‘柯基基因’——这不是您说的么?”

“……”张法医看看一脸严肃、时刻准备咬人的撒侦探,又看看一旁已经背过身去抖个不停的何天才,最后再瞅瞅一脸无辜的白刑警,慢条斯理地开了口:“根据法律规定,诽谤罪的前提是故意捏造并散布虚构的事实——但是我并没有捏造或者虚构事实。”

“说我有‘柯基基因’这还不算是捏造虚构事实?!”撒侦探惊讶地发现,一年多没见,张法医的脸皮厚度又增加了不少。

张法医上下打量了一下撒侦探,最后他的目光意有所指地停在对方的两条腿上,不紧不慢地说:“腿短这件事确实是先天基因决定的,你不要伤心。”

一旁的何天才笑得已经蹲下身去了,他眼泪都笑出来了,只觉得脸都笑酸了,白刑警忍了又忍,实在没忍住,转过身去跟着何天才一起蹲到一边儿笑去了。

撒侦探还想继续绷着脸,但绷了又绷依旧没绷住,自己也笑了,一边笑着一边给张法医的肩膀一下子:“好,我记住了,这个仇我以后一定要报。”

张法医也笑了,他侧过身子让出路,向门外的三个人示意:“进来吧,不然让人看见了还以为我们这边儿出什么事了呢。”

四个人进到张法医的屋子里之后,张法医给每个人都倒了一杯水,然后奇怪地看着撒侦探问:“你怎么到这边来了?”

撒侦探正要喝水,听到他的问话便放下杯子说:“这句话应该是我问你们几个才对吧?你们几个怎么到这边来了?”

张法医与白刑警互相对视了一眼之后,又看了看何天才,挑挑眉向何天才示意:你解释呗!

何天才接收到张法医的眼神,也放下杯子对撒侦探说:“我们来这边是因为这里今天晚上可能会死人!”

听到何天才的话,撒侦探的脸色变得很严肃,他皱了皱眉头问何天才:“你们怎么会知道今天晚上‘可能’会死人?”

“因为有人打了一个报警电话。”一旁的白刑警插嘴说道,“是我接的。”

“是打的110报警电话,还是直接打到了警局的电话上?”撒侦探追问。

“是警局电话。”这次接话的是张法医,他皱着眉头脸上也有一丝不解的神情,“确切地说,是打到了我的办公电话上,只不过那天我刚巧出去,而小白正在帮我整理材料,接了这个电话。”

撒侦探也皱起了眉头,他看向小白问:“电话是谁打的你不知道吗?”

白刑警摇摇头:“不知道,很模糊的,勉强能听出是个女人的声音,我接的时候电话里兹兹拉拉的像是信号不好一样。”

“女人?”撒侦探奇怪了,“电话的内容是什么?就是告诉你今天晚上会死人么?”

“嗯……我接的时候也没太听清……”白刑警一边回忆一边说,“我听得最清楚的一句话就是——‘14号晚上会有人对甄总下手’。”

“14号晚上?”撒侦探一愣,“今天?那你接到那通电话是在哪一天?”

“三天前。”这次接话的是何天才,“而且我让小白查了一下来电的电话号码。”

撒侦探看着何天才没说话,眼神里却明明白白地在问:查到什么了?

“那个电话号码,”何天才顿了一下继续说,“是我的一位朋友的手机号码。”他说到这里就停了下来,看着撒侦探,神情上突然带上了一丝悲伤,他沉默了好一会儿才又接着说下去,“她在一年前就死了。”

撒侦探没说话,他的眉头微微皱着,试图把这一点信息联系起来:三天前,白刑警接到一个打到警局内部的电话,说有人会对甄总下手,打电话的是个女人,但是电话号码却是属于何天才一个已经去世一年的朋友的……

撒侦探又想到了自己今天来到这里的目的,不禁在心里自问:是巧合么?

他摇了摇头,看着何天才说:“但是说不通的地方太多。首先,你说那个打到警局的电话号码是你一个已经去世一年的朋友的,那么很可能这个号码已经被电信公司收回重新卖出去了;其次,为什么是直接打到警局内部办公电话上去?而且还是专门打到张法医的电话上?还有就是,”他转头看向白刑警问,“你接电话的时候,电话另一头的人告诉你有人在14号晚上会对甄总下手,那对方有没有提到地点?”

白刑警摇摇头:“没有。”

“真的没有?你确定?”

“……没有。”白刑警又仔细想了一下,肯定道。

“那就更奇怪了,”撒侦探说,“同名同姓的人那么多,又没有具体的地点,你们是怎么判断那个‘会被人下手的甄总’就一定是今天晚上的这个‘甄总’?”

他的话问完,白刑警眨了眨眼睛,好像一时没反应过来他嘴里那个跟绕口令一样的问题是什么意思。张法医看了看何天才,端起一杯水若有所思地喝了一口。

何天才从撒侦探开始分析的时候眼神就一直没有离开他的脸,他看着撒侦探因为思考而变得严肃认真的脸,手指不自觉动了动,有一种冲动想去把撒侦探皱在一起的眉头给抚开。他的嘴角含着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眼神里略微带了一点点痴迷,好像又似想到了什么让他高兴的事一样。

张法医和白刑警都不说话,何天才看着撒侦探的脸突然开口问道:“你知道这个酒店叫什么名字么?”

撒侦探被何天才突如其来的问话问得愣了一下,下意识回答:“玫瑰酒店,怎么了?”

“那你知不知道,在一年前这个酒店发过一起大案子?”何天才似笑非笑地看着撒侦探问。

撒侦探想了想问:“你是想说那个在酒店里聚会,然后又牵出做什么灵魂转换实验的甄珠的那件案子?”

何天才点点头:“你还记不记得当时一共死了几个人?”

“这个啊……”撒侦探双手插到口袋里,半仰着头叹口气,“这么长时间了谁还记着啊,我想想啊……甄红、吴所谓……白……”他突然想到了什么,“白首富?不对!”撒侦探看着何天才说,“不是白首富,应该是白首富的儿子白大神!”

“那你知道白首富是谁吗?”何天才继续问道。

撒侦探皱着眉头问:“白首富……就是有钱人、首富……还能是谁?”

何天才叹了口气说:“实际上,白首富不光是个有钱人,他是甄有钱,也就是MG集团总裁甄总的好朋友。据说他找甄珠做灵魂转换这件事,还是甄有钱从中牵的线。”

“等等,”撒侦探打了个手式示意何天才等一下,“甄有钱、甄珠……他们是什么关系?”

“兄妹。”张法医说,“同父异母的兄妹,外界很少有人知道他们之间的关系。”

撒侦探点点头示意何天才继续说,何天才想了一下继续说道:“甄珠做灵魂转换的实验品除了当时因为玫瑰酒店案件涉及到的赵星儿、鬼可云、甄红、白首富等人之外,她其实还有一个实验品,也就是她第一次进行灵魂转换实验的首个实验品……”他顿了一下,脸色不太好,“就是我的那位已经去世了一年的朋友,甄有钱的妻子——甄夫人!”

屋子里静了下来,四个人都不再说话,撒侦探的眉头紧紧皱到一起,他回想着一年前的玫瑰酒店事件,那件事被媒体报道出来之后,对MG集团产生了很大的影响,好在MG集团的公关非常到位,再加上多方面的运营,才将这件事又压了下去。

但是,如果真的像何天才说的那样,甄珠在玫瑰酒店进行灵魂转换实验之前就做了一次实验,那么甄有钱妻子之死的原因恐怕就很值得让人回味了。

撒侦探想了想还是决定把自己这次到酒店来的目的说一下,他清了清嗓子又看了一下其他三个人说:“我这次来是因为甄有钱委托我调查两件事,其中一件事就是委托我找到他妻子的下落。”

他的话让屋子里另外三个人都一愣,何天有些难以置信地问了一句:“找甄夫人的下落?她难道不是死了吗?”

撒侦探摇摇头看着他说:“甄有钱对我说他觉得他的妻子还活着,而且很有可能还会回来找他。”

他“觉得”他的妻子还活着,而且很有可能“还会回来”找他。

何天才把这句话反复琢磨了几遍,突然想到了一件事,他猛地扭过头去看向张法医,看到张法医也在看着他,眼神里也同样是带有一些不可思议的神情。何天才转过头去看着撒侦探一字一顿地说:“甄珠死了!”


评论
热度 ( 6 )

© 鱼一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