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一迢

冷cp自走产粮机

【楚白】不谓侠(19)

白展堂觉得自己现在很不好。

五脏六腑就跟在油锅里滚过一样,没一处是舒坦的,全身又像是被浸在寒冰水一样,冷得人直打哆嗦。更让他觉得受不了的是一股钻心的疼痛,疼得他恨不能大喊大叫、摔桌子砸凳子,疼得让他发狂。偏偏他现在连喊的力气都没有,只能无助地躺着,任由这股疼意蔓延全身。

亏了!白展堂有些不甘心地想。

当时看到箭冲着楚留香过去,他想也没想就跟着窜过去了,本以为伸手就能抓住那只箭,再借力反手把箭丢回去,可偏偏就忘了自己身上还有没治好的内伤,还有没医好的毒。

强提内力窜过去接箭的结果就是,箭没接住反倒扎到自己身上了。

亏大了呀!白展堂迷迷糊糊地想,白玉汤啊白玉汤,你说你的命咋就那么苦呢?楚留香他是没手啊还是武功比你差啊?你说你逞什么能呢?

不知道自己究竟昏迷了多长时间,等白展堂好不容易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

白展堂动动脑袋,辨认出这是同福客栈的客房,再往旁边看一看:竟然一个人都没有!

咋就这样儿呢?白展堂委屈得差点儿就哭出来,哥都伤成这样儿了,咋连个陪着的人都没有呢?这是对待重伤员的态度么?不说别人,楚儿你咋连陪着我都不能陪啦,这是对待救命恩人的态度么?

昏迷时间太长,乍一醒过来除了觉得天旋地转地晕之外,剩下的感觉就是渴和饿了。白展堂觉得自己喉咙干得冒火,胃里空得可以塞下一整只烧鸡。可偏偏自己现在全身无力,动一动手指都觉得疼。

一方面是又饿又渴,一方面又觉得自己受了重伤没人陪着太委屈,白展堂开始反省自己是不是平日里坑莫小贝太多核桃瓜子遭了报应。

正在胡思乱想着,客房的门被推开了,小米一手拎着要根打狗棒,一手端着个托盘进来了。

小米放好东西一抬头就看见床上白展堂正扭着个脑袋看着自己,他咧嘴一乐:”耶!老白泥姓咧!?”一边说一边凑到床边去看白展堂。

白展堂皱着脸,使劲儿咽咽口水,哑着嗓子小声地说了一个字:”水……”

“哦哦!”小米听了老白的话,急忙回身到桌边从茶壶里倒了一杯温水,又回到床边小心翼翼地把白展堂扶起来,让他靠在床上,把水递给白展堂看着他缓缓地喝了两口。

解了渴,白展堂才感觉自己又活过来了,他哑着嗓子问小米:”小米啊,你咋来了?别人儿呢?”

小米坐在床边对白展堂说:”不光卧来咧,卧们丐帮‘恭喜发财’四大长老也来咧!不光卧们丐帮,还有饿妹、少吝、武当、崆峒、华衫等等等等,好多门派叶都来啦!还有那个六扇门儿、锦衣卫!也来啦!还有还有……”

“行了,别还有了,”白展堂摆摆手打断小米的话,”我问你,我们店里的人呢?”

“店里?都在楼下呢!老白你不知道,现在楼下可热闹咧!”小米兴奋地手舞足蹈地一边说一边比划。

白展堂听明白了,敢情江湖各大派跑七侠镇这儿开武林大会来了。他也没心思再听小米在那边唠唠唠了,索性闭上眼睛靠在床上闭目养神。

不过,小米也没叨唠多长时间,因为陆青月回来了。

陆青月一进屋就看到白展堂靠在床上装死,小米就跟说书的似的,手舞足蹈地讲江湖人都到七侠镇啦,可多可多的高手啦,现在全在同福客栈里那!

陆青月走过去拍拍小米的肩膀,示意他下楼去:”小米,你们帮里的长老正找你呢,你快下去吧。白大哥这边有我呢。”

小米颠颠儿地跑出去了,陆青月这才伸手戳戳白展堂:”行啦,还装?”

“嘶,哎呀!疼啊,你这倒霉孩子瞎杵啥?”白展堂睁开眼睛,故意缩了缩身子,一副自己重伤未愈一碰就坏的样子。

“行了啊,”陆青月白了他一眼,没好气地说,”我要真能给你戳趴下,那我宁可提早动手,让你天天窝在屋子里。”

白展堂笑了笑,接过陆青月递过来的一小碗粥喝了一口,叹了口气说:”小陆啊,我听小米说,江湖上的门派全来啦?”

陆青月又看了看白展堂,犹豫了一下才问:”白大哥,当年到底是怎么回事,你能跟我说说吗?”

*********************************************************

话说,想还原武林外传里各个角色的口音还真挺难的。

毕业大家说的基本都是带着地方口音特色的塑普,每次一写到武林外传人物出场时口音的时候,就得先用普通话写出来要说的话,然后再看一遍电视剧,学着电视剧里的口音腔调再把话说一遍,最后再慢慢地用相近的字尽量还原这种口音……

所以…………

我就想问问自己…………

当初为什么想不开要自己产粮…………QAQ

评论 ( 6 )
热度 ( 50 )

© 鱼一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