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一迢

冷cp自走产粮机

【楚白】不谓侠(28)

第二十八章

陆青月站在客房门口,嘴角不由自主地抽了两下,她觉得自己下一刻就会捂着脸冲出同福客栈,然后向全江湖宣布自己跟盗帅和盗圣割袍断义。

但事实上陆青月却没有这么做,她非常冷静地把聚在客房门口的客栈众伙计和江湖侠士们全部轰到楼下大堂去,然后拉着佟湘玉离开,临走时还记得关上了客房的门,并且狠狠地瞪了床上两个臭不要脸的盗业精英一眼。

客房的门被关上了,楚留香好心情地戳戳白展堂:”怎么了?哭什么?”

白展堂哽了两声,然后扑倒在床上捶着床嚎:”白玉汤啊白玉汤,你这命咋就这么苦呢啊?!”

楚留香听着白展堂嚎,忍不住笑了起来:”这下全江湖的人都知道盗圣白玉汤欲对盗帅行不轨之事了,甚好。”

“好个屁!”白展堂翻身坐起来骂道,”谁欲对你行不轨之事了?别瞎说啊!不然爷我点死你!”一边说一边又竖起手指在楚留香的眼前晃了晃。

楚留香没敢再继续撩下去,偶尔看白展堂炸炸毛是乐事,但是要真把人撩炸了,那自己就有的好果子可吃了。

他不紧不慢地整理了一下衣服,然后又在床上舒舒服服地靠了下去,拍一拍还在生气的白展堂笑着说道:”好啦,不过是开个玩笑罢了。我们两个再这么下去,天亮了也说不完饮血宫的事了。”

要说生气,其实也并不是很生气。只不过白展堂这个人好面子,本来他对楚留香就存着那么点儿心思,没想到这次却被这么多人给撞了个正着,尤其还是被佟掌柜和客栈里的众伙计给看了个正着,这回过头,他们还不知道怎么笑自己呢,所以他自觉面子上总是多多少少有那么点儿挂不住,于是就习惯性地拿楚留香撒气。

这阵儿楚留香又把话题引回到正事上,便是白展堂再好面子,也知道事有轻重缓急,所以他就把火气往下压了压,并且在心里小心眼儿地记上一笔,打算跟香帅以后再算账。

白展堂又躺回到床上,放松身体,想了一小会儿,这才慢慢地跟楚留香说:”我不敢跟小陆讲太多真事儿,你也这知道现在这江湖上有多乱,不管啥事儿这知道的越多,那死的就越快。”

“当初我是真进过宫呆过一段时间,但不是南长老把我给抓进去的,是我自个儿找过去的。”

“当年六扇门杀上葵花派把我娘抓走,我就有点儿慌,一门儿心思就想把我娘救出来。本来吧我想去找葵花派里的北长老,求求他让他找些人帮帮忙把我娘给救出来。然后就一个人在晚上悄悄儿地溜到他那屋里找他,结果那一晚上就看了一出儿大戏。”

白展堂叹了口气,眼神有些黯淡:”你肯定想不到葵花派的北长老其实是两个人。”

“两个?”楚留香摸了摸鼻子,想一想低头问:”难不成这北长老还是个双胞胎?”

白展堂摇摇头,苦笑一声:”怎么可能?除了双胞胎这种事儿,这天底下要让两个人长得一模一样的办法,可不光一个。”

“易容?”楚留香问。

白展堂”嗯”了一声,继续说:”我那天本来打算半夜潜进北长老的屋子里去找他老人家,结果没想到他屋子里竟然有两个人。一个就是北长老,另外一个我不认识,就是说话的那个腔儿啊,我当时就觉得挺怪的。”

“曹公公?”楚留香问道。

“嗯,就是他!”白展堂把手枕到脑后,”我本来以为是北长老的朋友,但是后来看那俩人儿说话间的举动又不太像。那天他俩说话时声音挺低,但是后来说着说着又不知道咋回事儿就开始吵起来了,我听那意思是曹公公想让北长老去干啥事儿,北长老不同意。完了俩人就动手了。”

“然后曹公公杀了北长老?”楚留香问。

白展堂摇摇头:”哪儿啊,是北长老把曹公公给……”他做了个杀鸡抹脖儿的动作。

楚留香皱了皱眉头:”北长老杀了曹公公?那他的目的又是什么?”

白展堂犹豫了一下,翻身坐起来压低了声音对楚留香说:”我本来以为北长老不会武功容易吃亏,都想要现身去帮他了,哪想到北长老不但会武功,而且还是个绝顶的高手!那天他们俩打起来的时候,我在房梁上听到那个曹公公说了一句——‘既然都是姓朱,换一个人又能怎样?!’”

“既然都是姓朱,换一个人又能怎样……”楚留香又重复了一遍这句话,仔细地想了想,忽然就明白了,”看来,葵花派从一开始建派的时候,就已经分成了两伙人了!”


评论
热度 ( 35 )

© 鱼一迢 | Powered by LOFTER